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第66章 她,終於可以回家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6章 她,終於可以回家了!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女生小說

然後顧喬喬站起來,輕聲道,「我昨晚給太爺爺和奶奶刻了兩個掛件,我去拿來。」

說著顧喬喬就回了房間,秦家人面面相覷,這是他們沒想到的。

顧喬喬很快的走出來,將兩個刻著平安佛的掛件遞給了秦奶奶,「奶奶,這個平安佛戴在身上,對身體有大好處,您要相信我礙…」

「我最相信喬喬了,我馬上戴上。」

說著秦奶奶立馬就戴在了脖子上,對著顧喬喬笑得極是慈祥。

畢竟是一家人,所以謝來謝去的,反而生分了。

吃飯的時候,電視的新聞里正播放著一條新聞,在軍方官方警方的共同努力,將一個和境外勢力勾結的重大犯罪團伙一網打凈……」

顧喬喬本能的看了一眼低眉斂目慢條斯理吃飯的秦以澤,心裡想,這事他定是參與了。

平常她偷瞄秦以澤的時候,秦以澤向來視而不見,可是卻沒有想到,他卻驀然的鎖定了顧喬喬,星眸閃過一抹寒光,似乎知道她猜了出來,但是卻不希望她多嘴一樣。

眼神帶著警告。

顧喬喬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她該有多心大,會去在管他的閑事。

他的事,和她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自作多情!

一番眼神的交鋒之後,秦以澤緩緩的移開了視線,似乎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繼續低頭吃飯。

而秦奶奶並不知道這些,只是碎碎念的告訴顧喬喬,去了北方,缺什麼少什麼一定要給家裡打電話。

那裡天氣冷,一定要注意防寒,一些常用的東西都提前給他們郵去了,走的時候,也不用拿太多東西。

等等……等等……

說的顧喬喬一陣的窩心。

作為秦奶奶來講,她在對待顧喬喬的問題上,無論前世還是今生,做的已經非常好了。

顧喬喬感恩,如果可以,即便是離婚了,她也不想和秦奶奶成為陌生人。

而沈蔓茹則是坐在秦以澤的身邊,輕聲的說著話。

殷殷切切的,讓秦以澤眉目柔和側耳聆聽。

秦軒卻沒有在意這些,好男兒志在四方,既然選擇了保家衛國這條路,就要挺直了胸膛走下去。

所以秦軒此時拿著放大鏡,正欣賞著給顧喬喬送給老太爺的那塊平安符,眼裡滿是驚嘆之色。

回到房間的時候,秦以澤凝眸看向顧喬喬,有些歉意的說,「我將鋪票換給了戰友的父母,他們年齡大了,而且身體還不好,一天一夜的硬座擔心他們吃不消。」

這個時候的鋪票很難買。

而且還是始發站的帝都的票。

顧喬喬想,重回一回,很多事情還是發生了變化。

救了羅振宇,白芸和寧玉麗依然被關押著沒出來,豪哥的KTV被封了,一個重大的犯罪團伙被抓獲……

而上輩子他們是做鋪直接去的北方,就算是中途倒車,也依然是鋪。

沒有什麼戰友的父母。

顧喬喬一邊擦頭髮,一邊不在意的說,「沒關係的,反正到站之後我是換乘大客車的……」

因為提前說好了,所以顧喬喬的票就是到了終點站。

而秦以澤自然還要坐上另一趟列車去往邊疆。

那裡條件很艱苦,冬天都零下四十多度,無霜期很短,一年四季,除了大白菜土豆就是酸菜土豆。

是北方的北方,是古代用來流放犯人的極寒之地。

上輩子因為秦以澤,她甘之如飴,不過,這輩子她可不會再去了。

秦以澤的目光掃向了兩個已經裝好的旅行袋,不動聲色的挑挑眉梢,不在說話,而是去了已經鋪好的沙發。

一夜無話。

帝都的車站,人來人往擁擠不堪。

離別總是讓人心生惆悵的。

秦小雨抱著大哥嗚嗚的哭,沈蔓茹眼淚也在眼圈轉,秦軒卻有些不耐,揮著手,示意小雨和妻子不要耽誤檢票。

硬座車廂里,秦以澤將三個旅行袋放在行李架上,然後掃視了一眼車廂,皺皺眉頭,也就坐下了。

顧喬喬好像很多年都沒坐火車了。

這個時候大都是綠皮火車,速度很慢,逢站必停。

而且供暖不好,車廂不但很冷,而且還充斥著各樣的味道。

刺鼻的讓人有些犯暈。

顧喬喬將嘴巴和鼻子都捂進了大圍巾里。

他們的座位是長座,顧喬喬坐在中間,旁邊是一個中年婦女,而對面是一個蓋著軍大衣的戴著口罩睡覺的女子,旁邊是一個中年男人,還有一個老太太。

而秦以澤沒有穿軍裝,穿著黑色的呢子大衣,身姿筆挺眉目如畫,如翩翩的貴公子,和這車廂似乎格格不入。

很多人都朝著他偷偷的看過去。

而秦以澤卻雲淡風輕彷彿早已經習慣這樣的目光。

1986年的華國,有一部分人先富了起來,而在帝都的街頭還有西城區,因為他們代表著這個國家的最高層,所以看起來繁華而又祥和。

但是,當坐在火車上的時候,看著來自於天南地北的很多的普通的老百姓時,你會知道,還有很多人過著清貧的生活。

而且還有很多人,都不知道什麼是火車。

這是時代發展的必然規律,而以後,會越來越好的。

隨著汽笛一聲長鳴,火車緩緩的啟動了。

看著窗外掠過的帝都建築,顧喬喬的眼底瀰漫著一層水汽。

她,終於可以回家了!

此時已經是下午一點了,因為是吃完午飯上的車,所以,顧喬喬在經歷了一番激動的情緒之後,有些昏昏欲睡。

不知不覺的顧喬喬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然後於迷迷離離之中,竟然將小腦袋靠在了秦以澤的肩膀。

秦以澤身子有剎那的僵直。

他放下了手裡的書,側眸看向歪在自己肩膀上的小女人。

她的睫毛真長,有著微微的弧度,上面好似沾染了一點水光。

有點像清晨里草葉上的露珠。

因為離得近,有淡淡的馨香氤氳在身側。

此時的氣氛,是兩個人認識以來,從來沒有過的溫馨。

兩個人從上車之後,就沒在交談,不過秦以澤還是看到了她激動而又興奮的神情。

回家了,自然是高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