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軍少辣嬌妻>第68章 較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8章 較量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都市言情

是那些人販子,將她徹底的推進了萬劫不復的深淵。

隨後那一系列的災難和痛苦,讓她的世界變成了地獄。

顧喬喬的眼眸迸射出滔天的怒火和恨意。

那聲音,那傷疤,她不管過了幾輩子都永遠不會忘掉。

上輩子的後來,這些人販子早就消失在了茫茫的人海中。

她沒看清他們的面容,只記得那道傷疤。

後來只找到其中的一個,其他的依然在逃,也依然在販賣人口做著喪盡天良不得好死的惡事。

顧喬喬緩緩的抬起頭,不停的做著深呼吸,直到徹底的掩去了眼眸里的恨意,才平靜的朝著車廂里走去。

緩緩的坐在了座位上,轉頭對上了秦以澤問詢的目光,顧喬喬輕輕的搖頭,「我沒事了……」

「你休息下,我去給你打點水。」秦以澤看顧喬喬依然臉色蒼白,嘴唇也沒什麼血色,說完之後,拿起保溫杯朝著車廂的一頭走去。

對面的中年男人看著兩個人都很高傲不愛說話,他也就老實下來。

列車依然噹噹的前行著。

顧喬喬眼角的餘光看著他,看著那道傷疤,她真想殺了他!

中年男常年流竄在大江南北,是個老油條,馬上就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的視線。

他慌忙的掃視過來。

顧喬喬迅速的轉過頭,若無其事的看著窗外疾掠而過的白楊。

手卻死死的攥住了口袋裡秦以澤的手帕。

很快,秦以澤就回來了,神色平靜的將保溫杯遞給了顧喬喬,「覺得不舒服就喝口熱水。」

「嗯……」顧喬喬輕輕的應了一聲,從善如流的將保溫杯握在了手心裡。

在這一刻,顧喬喬無比感激秦以澤在身邊。

如果是她自己,她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上輩子的噩夢和仇人。

顧喬喬身體朝著後面靠過去,視線不由自主的落在人販子身旁的女子身上。

一股詭異的感覺油然而生。

從上車就睡,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三個小時依然沒有醒。

不對勁!

顧喬喬的心猛烈的跳了起來,一個念頭死死的盤在腦海里。

她認真的打量起歪靠在窗戶座位上的女子。

穿著軍大衣。

有些破,泛著油光。

女子戴了一個厚厚的棉口罩,頭髮很黑,看起來營養極好的樣子。

可是臉色蒼白。

眼睛死死的閉著,如果不是偶爾蹙起的眉頭,會讓人誤以為是一個死人。

顧喬喬將保溫杯放在了列車的桌子上,低下頭,假裝去整理皮鞋的鞋帶,然後迅速的看向女子的褲子和鞋。

毛呢褲子的質量極好,有筆挺的褲線,皮鞋也同樣如此,是棕色的真皮平底棉靴。

褲子和鞋都價格不菲,並且乾淨整潔。

可是卻披著一件骯髒的軍大衣。

顧喬喬直起了身子。

然後用腿碰了碰對面女子的腿,聲音清脆的問,「同志,你的褲子剛才被潑了水,我才發現,我給你擦擦好不好?」

說著,顧喬喬就站起了身子,掏出了口袋裡的秦以澤的手帕就要朝著女子而去。

身旁本來老實坐著的人販子驀然的彈跳起來,伸出手本能的就要去推顧喬喬。

顧喬喬這是試探,萬一不是的話,這人販子不會蹦起的。

事實證明她的猜測百分百的準確。

顧喬喬沒想躲,人販子推開了她,她自有后招。

可卻沒有想到,一個人影更快,一把的扼住了人販子的手腕,秦以澤皺眉問,「你要做什麼?」

「我……我……疼疼疼……」人販子嗷嗷的叫起來。

這年輕人的手,怎麼好像鐵鉗一樣?

而且,眼底的冷意讓他心虛的打了一個冷戰。

秦以澤鬆開了手,然後將顧喬喬拉過來,星眸看向那個依然沉睡的女子,眼底也閃過一片詫異之色。

顧喬喬從秦以澤的身後轉過來,怒氣沖沖的指著人販子,聲音驀然提高,「你這個人怎麼回事,這個姐姐的褲子剛才被水撒到了,我幫著擦擦,你為什麼要推我?」

「天地良心,小同志我可沒想推你。」人販子急急的解釋道。

「沒想推我?」

「是的是的,誤會誤會都是誤會……」人販子強笑著解釋道。

「那就好。」顧喬喬再次的站起來,直接探過身子,推著昏睡的女子,笑眯眯的問,「你怎麼還睡呢,你到哪裡下車啊,你起來活動一下,我們說說話吧……」

「不行1人販子嚇得心都似乎跳出來,看似憨厚的眼神忽然閃過一抹陰狠,伸出手再次的攔在了顧喬喬的面前,不過卻沒敢伸手,而是按住了軍大衣。

抬起頭好聲的說道,「這是我閨女,我帶她來看病,好不容易睡著,你可別吵醒她,求求您了小同志,等她醒了在說好嗎?」

他的閨女?

顧喬喬這次離得近,清晰的聞到了她上輩子聞到的那種怪怪的迷藥味道。

此時外面的天色有些發暗,下一站估計也快到了。

萬一下車了,就再也找不到人販子和這個昏迷的女孩了。

那麼,這個世界上,又多了一個苦難的女子。

「總睡也不好吧,起來說說話,肯定沒事的。」顧喬喬笑著開口道。

而秦以澤卻心神一凜,犀利的目光看向了依然昏睡的女子,這麼大的動靜都沒吵醒嗎?

人販子瞬間就做出了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苦苦哀求道,「求你了小同志,繞了我那苦命的閨女吧,你們有錢人想要尋人說話圖個開心,我懂,可是也不能這麼對我生病的孩子啊,她都半個多月疼的睡不著,你發發慈悲,可千萬別吵醒她礙…」

顧喬喬一怔,狠狠的咬牙。

而此時周圍的人的目光,看向顧喬喬的時候,有些不善。

人家當爹的都這麼說了,還去打擾人生病的閨女,真是太不懂事了。

歷來人都仇富,尤其看到顧喬喬和秦以澤這麼光鮮亮麗的,嫉妒的人大有人在。

所以悄悄的議論起來。

有的還勸道,「小同志,別胡鬧了,人閨女都生病了,你就別吵她了。」

顧喬喬心裡暗恨。

這個人販子太狡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