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軍少辣嬌妻>第69章 而這,不過是她的一場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9章 而這,不過是她的一場夢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歷史穿越

而在這個時候,秦以澤伸出手將她拉了回來,按在座位上,然後對著人販子說,「你不用這麼緊張,我不讓她打擾你女兒。」

顧喬喬急的五內俱焚。

可這列車上,除了她之外,誰會想到這人是一個人販子,而這個女人,不是他的女兒,是他將要拐賣的。

顧喬喬不在遲疑,忽然的拉過了秦以澤的身子,在他的耳邊低低的道,「那人肯定是人販子,這女孩身上有怪味,應該是迷藥。」

秦以澤來不及去躲那耳朵處傳來的癢意,就被顧喬喬的話給驚住了,他不動聲色的同樣壓低了聲音,「你有證據嗎?」

「沒有。」顧喬喬眼眸劃過一抹涼意,「如果他下站下車就糟了。」

兩個人的樣子有點像情侶的竊竊私語。

男的帥,女的俏,怎麼看怎麼養眼。

人販子悄悄的鬆了一口氣。

秦以澤的姿勢沒變,腦子裡卻在飛速的旋轉著。

這事假如是真的,不好辦,下一站很快就到了,女子還不醒的話,就無法證明他們的關係。

但是,他也察覺到這裡有問題。

所以,他不會讓他們下車的。

而顧喬喬卻忽然又貼在了他的耳邊,「我去將那女人的口罩摘下來,你擋住人販子。」

說著,她又站起身,似乎一時沒站穩,人就朝著依然昏睡的女子撲去。

人販子時刻的都在警惕著,他的動作很快,一彎腰,就要將女人抱住,嘴裡就要大喊的時候。

一陣凌厲的罡風襲來,秦以澤一把的扼住了他的喉嚨,一使力,就將人販子扔在了過道上。

顧喬喬一把的扯開了女子的口罩,眼睛驀地瞪圓,女子的嘴巴被封了一層層的膠布。

和上輩子的她一模一樣。

顧喬喬顫抖的手指著倒地的人販子,大聲的喊道,「他是人販子,這女人不是他的女兒。」

車廂里轟的一下好像炸了鍋。

人販子不死心的哭喊道,「那就是的我的女兒,你們才是人販子,你們要是敢動我女兒一下,我拼了我這條老命不要,也絕對不讓你們禍害我的女兒。」

顧喬喬一點點的撕開了女子嘴上的膠帶,然後搖晃著她,急急的說道,「你快醒一醒,有壞人要害你,快醒一醒……」

可惜,就和上輩子一樣,女子緊閉著雙眼,根本就沒有醒來的跡象。

而這個時候,車廂廣播響了,還有十分鐘車站就到了。

顧喬喬指著人販子,厲聲的罵道,「你閉嘴,你這個喪盡天良的人販子,有當爹的給女兒的嘴都封上膠布的嗎?」

接著顧喬喬大喊道,「車廂里有沒有醫生,過來幫著看下,這姑娘是不是中了迷藥……」

車廂里亂鬨哄的,卻沒人站起來。

秦以澤基本確定這裡有問題,他一腳踩在了人販子的心口上,「說,那女人是不是你女兒?」

「是,是我女兒……」

「你在哪下車?」

「就這站,馬上下車了。」

「好,我跟你一起下車,我們去站前派出所,如果是你的女兒,我和我妻子一定給你賠禮道歉,並賠償你的一切損失。」

秦以澤說完,隨即也抬起了腳。

人販子的心口被踩的有些悶疼,但是他還是一翻身爬起來,搖搖晃晃的站在了座椅旁。

陰沉的目光死死的盯著顧喬喬,都是這個賤人,臭婊子壞了他的大事。

一起下車肯定不行,如今只有逃了。

等有機會的,一定將她抓住,先玩夠了在將她賣去西南的大山裡。

讓她一輩子都出不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人販子忽然轉身,朝著車廂的一頭瘋狂的跑去。

顧喬喬急的大叫,「快抓住那個人販子,別讓他跑了。」

話音都沒落地,一道矯健的身影如一疾風般的撲向了奔跑的人販子,一腳踹出,人販子一聲慘叫,撲倒在地。

想從他獵豹隊長的手裡逃生的人,迄今為止,還一個都沒有。

秦以澤一腳踏在人販子的後背,看到列車員也終於出來,擰緊了眉頭,「叫乘警過來,這人疑似人販子……」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安靜的坐在一旁的一個老太太忽然瘋狂的撲向了顧喬喬,隨後一把刀就放在了顧喬喬的喉嚨處,對著秦以澤大喊道,「放開我兒子……」

顧喬喬和秦以澤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那個看起來老眼昏花的老太太,竟然是人販子的同夥。

而這老太太,說起來是老太太,可是那雞爪子一樣的手,卻很有力量。

死死的勒住了顧喬喬的脖子,刀尖就抵在了她的喉嚨處,顧喬喬知道,很多人販子,手裡都是有人命的。

她咬牙咒罵道,「你這個賤人爛貨,千人騎萬人誰的臭表子,敢壞我兒子的好事,我今天繞不了你……」

顧喬喬瞬間就渾身冰涼,眼前忽然開始恍惚起來,一個和她差不多的老太太,滿臉惡毒,一邊罵,一邊將燒紅的火炭灌進她的嘴裡。

這樣的回憶折磨了她一輩子,如今依然如毒蛇一樣撕扯她的心。

她剛才的平靜和理智彷彿都離她而去,而周遭的聲音再也聽不到。

她的靈魂似乎已被剝離。

她全身僵直,一動不能動。

眼前的一切是真還是假,是不是她依然在大山裡,依然被人鞭打。

而這,不過是她的一場夢?

秦以澤愣住了。

顧喬喬怎麼了,她的眼神那麼空洞,整個人好似傻了一樣。

他抓著人販子,快步的走到了老太太幾步遠,而這老太太顯然是個慣犯。

因為她站的是車座的死角,讓顧喬喬擋住了自己的身前,她得意的看著秦以澤,「我老太太今年都快六十了,死了也不可惜,要是敢動我兒子,這女人的喉管我馬上就割斷,快,放了我兒子。」

秦以澤迅速的判斷了一下形勢,如今當務之急是不要惹惱這窮凶極惡的老傢伙。

顧喬喬如果沒被嚇壞還好點,可如今顧喬喬被嚇成這樣,秦以澤更不敢冒險了。

而這個時候,列車停下來了。

老太太對著秦以澤喊道,「在不將我兒子放了,我一定殺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