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重生軍少辣嬌妻>第70章 不,她要殺了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0章 不,她要殺了他!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同人競技

秦以澤放開了人販子。

他眼眸暗沉,渾身一片冷意,「好,我放開你兒子。」

說著鬆開了手。

顯然這兩人早就配合的很熟練了,秦以澤一鬆手,人販子幾步竄過去,就站在了顧喬喬的面前。

「娘,我們帶著她下車。」說著陰狠的大喊著,「誰敢上來,我弄死他。」

周圍的人,嚇得又朝後面退去。

車廂里亂成一團。

母子兩個挾持著獃滯的顧喬喬朝著車廂門疾步的走去。

秦以澤面色暗沉,站在車廂里沒有動。

人販子逼著列車員開了車門,然後死死的抓著顧喬喬的胳膊,下了車。

刀,依然在顧喬喬的脖子上。

而車廂里人影一閃,秦以澤就迅速的打開車窗,翻身躍下。

前後不到三秒鐘,人就消失在了車廂里。

隨後如山中的獵豹一樣朝著挾持著顧喬喬的老太太撲去,只覺一道疾風從後背而來。

老太太拿著刀的手嚓一聲彎曲下來,刀子落在地上,秦以澤拉開了顧喬喬,飛起一腳,將人販子踹翻。

前後動作沒超過五秒鐘。

老太太握著手倒在地上慘叫,而人販子捂住胸口痛苦的掙扎著,惡狠狠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顧喬喬,陰毒的開口,「臭表子,賤貨,只要老子活著,就一定抓住你,將你賣了,讓你生不如死……」

倒賣人口的人販子,都是沒有人性之人。

否則,也不會做這喪盡天良之事。

顧喬喬耳朵里忽然飄進來三個字,賣了你,賣了你……

她驀然的抬起頭,這如果是夢,她在夢裡還要受這屈辱嗎?

不,她要殺了他!

如果殺了他,他再不敢將她賣進大山,再也不會殘害那些無辜的女孩了。

對,她要殺了他!

顧喬喬眼眸一片狠厲,朝著人販子衝去,一把的抓住了他的頭髮,朝著水泥地狠狠的撞去,她的聲音帶著恨意,神情彷彿如從地獄里爬出來的惡鬼,「我現在就弄死你,看你還怎麼去害人……」

人販子的話戛然而止,眼冒金星,目露驚恐的看著神情癲狂的顧喬喬。

都說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他面對真要殺了他的顧喬喬,害怕了。

而顧喬喬抓著他的頭就要狠狠的朝著水泥地撞去。

人販子嚇得嗷嗷大叫。

想象中的疼痛沒有傳來,顧喬喬被秦以澤用力的拉開。

顧喬喬瘋狂的大吼道,「我要殺了他,放開我,我要殺了他……」

秦以澤反手按住了顧喬喬后脖頸的一個部位,顧喬喬眼前一黑,軟軟的倒在了他的懷裡。

這個時候,現場已經被乘警和聞訊趕來的車站公安控制住了。

依然昏迷的女人被抬下了火車,而他們的行李也被送下來。

驚魂未定的人透過車窗看著那一幕。

列車緩緩的繼續前行。

很快就消失在視線里。

秦以澤給公安出示了自己的證件,那人馬上敬禮,隨後面帶崇敬之色的單獨安排了一台車,離開了車站。

另一台車,拉著那對被拷住的母子朝著附近的公安局駛去。

秦以澤抱著顧喬喬進了公安局的招待所。

他輕輕的將顧喬喬放在床鋪上,首先是查看脖頸受沒受傷。

幸好,只是有一道紅印子。

他又探向顧喬喬的脈搏,心跳有些急促。

而眉頭死死的皺著,神情顯得惶恐而又不安。

沒想到,顧喬喬竟然被嚇成了這樣。

是他的疏忽。

也是他的失職。

秦以澤眼底閃過一片內疚之色。

門外進來一個公安,將他們的行李送過來,隨後告訴秦以澤,醫生馬上就來。

秦以澤點點頭,沉聲的對著眼前圓臉的小夥子說,「告訴他們仔細審,母子作案,手法嫻熟,肯定是一個配合有序的團伙。」

「是,首長1小公安滿眼放光的看著秦以澤,這就是他們隊長口裡的英雄啊,今天竟然看到真的了。

他讓另一個公安給送來一暖瓶熱水,而他直接去了審訊室。

秦以澤沉吟了一下,緩緩的坐在了床邊,垂眸看向依然不安彷彿沉浸在噩夢裡的顧喬喬。

一雙星眸,如夜晚的大海一般幽深。

而此時的顧喬喬再一次的陷入了前世的噩夢中。

陡峭的山崖,莽莽的森林,進村只有一條盤山路。

她被一個一臉傻笑的三十多歲的男人扛進了山裡。

這是一個只有一百多戶人家的西南山村,從前是土匪窩,如今叫山崖村。

她被人販子賣給了這個男人。

男人家只有一個寡婦娘。

老太太先是打了不停哭喊的顧喬喬一頓,然後將她仍在炕上,剝去了衣服。

隨後就將兒子趕了進來。

被打了一頓的顧喬喬那掩藏在內心深處的狠厲被激發出來,她和這個男人廝打起來。

她寧可死,也不會讓他欺負她。

廝打中,男人的下身被她踢壞,隨後慘叫的男人被村裡的人抬去了山下。

而顧喬喬沒有跑成,她被村子里的人團團圍住,那個老太太瘋了一樣用鞭子打她。

而其他人就那麼看著,沒人去阻攔。

最後,老太太一邊罵,一邊將火炭灌進了她的喉嚨里,然後將身無寸縷的顧喬喬扔進了豬圈裡鎖上。

而這個時候,已經是深夜了,看熱鬧的村民打著哈欠回去了。

而那個男人因為受傷嚴重,住進了山下的醫院裡。

老太太用鞭子又打了她一天。

那個時候的她,已經啞了,再也不能說話了。

手腳都唄鎖住的她,想死都死不了。

她絕望極了。

而就在第二天的中午,秦以澤來了。

村子里歷來抱團,也都秉承著法不責眾的心裡,也為了為維護自己的利益,因為大多數人家的媳婦都是買來的。

所以,紛紛的拿起了自製的筒子槍,還有鋤頭和秦以澤打了起來。

顧喬喬只聽到了聲音,卻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一個小時之後,秦以澤出現了。

臉上手上都是血漬,他來到了顧喬喬的面前,掏出一把軍刀,割斷了鎖鏈,迅速的脫下了自己的衣服,將滿身傷痕,口不能言的顧喬喬包裹好。

他面色平靜,雙眸深如幽海,輕輕的開口,「喬喬,別怕,我來帶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