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72章 人販子的訂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2章 人販子的訂單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將離婚報告放在了帆布口袋裡,他回眸看向顧喬喬,「我知道你歸心似箭,不過你昨天被嚇住了,醫生開了些安神的葯,一個小時后,記得吃了,還有昨天你救下的那個女人,還沒有醒,人販子那裡,依然在審訊中,我想,明天下午在動身……」

顧喬喬沒有猶豫的點頭,「可以。」

秦以澤的視線落在了顧喬喬的頭頂,凝滯了一下,端著托盤走了出去。

下午的時候,那個女孩醒了,她的記憶和上輩子的顧喬喬一樣,是被一塊布捂住了口鼻,隨後,她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然後迷糊的記憶里,似乎是在做夢,夢裡有各種各樣的聲音,但是記憶最深的是一個女孩清脆而又焦急的聲音。

似乎在喊她快醒過來,有壞人要害她。

她也知道有壞人,可是無論如何都醒不過來。

所以,在清醒的時候,在聽女民警告訴她事情經過的時候,她才知道,這不是夢。

所以,當時就起身來見顧喬喬了。

顧喬喬還在整理著東西,門就被推開了。

一個面色蒼白,但是一看就教養極好的女孩出現在門口。

鵝蛋臉,眼睛很水靈,溫柔而又清秀。

然後滿眼含淚,對著顧喬喬深深的鞠了一躬,哽咽道,「顧小姐,你和秦先生的大恩大德我永世難忘……」

接下來的話,她說不出來了。

只是淚眼朦朧的看著顧喬喬。

她知道,假如沒有眼前這個俏麗的女孩,她就會被賣進大山,她不是不諳世事的無知少女。

她知道,一踏進那深山,她這輩子就完了。

閨蜜的一個同學在三年前被人拐賣,到現在生死不知。

她的家人一直找到現在,依然音信皆無,本來幸福的一家人,每日活在痛苦中。

她想繼續對著顧喬喬說感激的話,但是卻說不出來。

無語凝噎,是她最好的寫照。

可是她生性靦腆,有些話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出來。

顧喬喬連忙拉過她,兩個人坐在了床上,「你的心情我理解,你的謝意我也收到,其他的就不用說了。」

「我不大會表達謝意,可是你們的恩情,我一輩子都不會忘,我會報答你的。」

「嗯,我理解你的心情,不過你不要這麼客氣,既然看到了,我不可能不管……」

說道這裡,顧喬喬心裡卻想,如果不是她聽出了人販子的聲音,如果不是她有相同的遭遇,如果身邊沒有秦以澤……

依照母子二人的心狠和狡詐,結果是什麼樣,誰都無法預料。

而就算是有人看出不對,又有幾個人敢站出來呢?

不是說人情冷漠,是因為站出來,也未必啄穿。

想到這裡,她真心覺得,遇到了她,是這個女孩的幸運。

顧喬喬轉移了話題,「你通知家人了嗎?」

「通知了,我家裡人現在已經在路上了。」

經過交談中得知,女孩比她大兩歲,叫安曉彤,是大三的學生。

家在帝都,她是在天門街轉角的時候,被迷暈的。

顧喬喬騰地站起來。

她再一次被驚住了。

是巧合,還是其他的什麼?

因為上輩子的她,也是在天門街的拐角被迷暈的。

後來她去過那裡,卻發現那裡除了人少之後,並沒有什麼異常。

「喬喬,怎麼了?」

「沒事。」顧喬喬坐下,卻皺著眉頭問,「那裡有點偏僻,你怎麼從那裡路過呢?」

「那裡距離客之家很近,我喜歡吃她家的面,所以和哥哥約好一起去吃面,卻沒有想到半路就被……」

說道這裡,安曉彤又再次的哽咽起來。

隨後拿著手帕嗚嗚的哭起來。

顧喬喬不好再問了,安慰了一番之後,已經是中午了,秦以澤去了局裡沒有回來。

女民警熱情的給她們端來了飯菜。

安曉彤就住在樓下。

吃完之後,就跟著民警去檢查身體去了,畢竟中了迷藥,她的臉色不好,身體狀態也很差。

下午兩點的時候,秦以澤回來了。

他的神態雖然很平靜,可是顧喬喬卻一下子猜出來肯定是人販子招供了。

畢竟前世也在一起生活了幾年,而她,是那麼的喜歡關注他的神色。

總喜歡看他平靜神色下掩藏的其他情緒。

顧喬喬沒有說話,心底卻泛起了酸澀,以前的顧喬喬,可真是一個傻孩子。

秦以澤眉目溫和,坐在椅子上,看著顧喬喬,忽而俊眉微挑,「顧喬喬,你這次立大功了。」

立大功了?

顧喬喬詫異的眨眨眼,詢問的目光看向了秦以澤。

「昨天的人販子招供了,他們是一個遍布全國的拐賣婦女兒童的犯罪團伙。」

「看他們的樣子,肯定後邊是有組織的。」

「這個組織的規範性超乎你的想象,就像一個公司和單位一樣,各司其職,彼此聯繫,彼此協調,而昨天的人販子母子是專門負責接訂單的……」

秦以澤將可以說的告訴了顧喬喬。

「接訂單是什麼意思?」顧喬喬感到好笑。

「就是有客戶和他們聯繫,讓他們將客戶指定的人以拐賣的名義賣去人煙罕至的深山。」

顧喬喬的笑容瞬間凝固在了臉上,她清澈如水的眸子里露出了一絲迷茫,小聲的問秦以澤,「你說的什麼,我沒聽懂……」

這樣彷徨無助好似被嚇到的顧喬喬,讓秦以澤心一軟,輕聲的開口道,「昨天被拐賣的安曉彤,有人出一萬元的價格讓他們將安曉彤賣的遠遠的,等賣到深山裡為人生兒育女之後,在追加五千。」

半晌,顧喬喬艱澀的問,「他們不是偶然看到才生出拐賣的心思嗎?」

茫茫人海,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被迷暈的。

「據他交代,其他的小團伙是這樣,有專門盯著落單的女子,有專門拐賣沒人看管的兒童,但是昨天的人販子不是,他只負責接單,名門望族,大戶人家,商場之上,總有這樣那樣的隱私和齷蹉,將想除掉的人賣的遠遠的,手裡即沒人命,也不用擔心事發后被嚴懲,因為每條線都是單獨的,昨天的人販子,自己都不知道他的客戶是男是女……」

顧喬喬獃獃的看著秦以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