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73章 她更恨秦以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3章 她更恨秦以澤!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嚇到了嗎?」秦以澤蹙眉問道。

「他交代的是真的嗎?」顧喬喬喃喃的問道。

「是真的。」秦以澤點頭,卻不欲飧靄缸硬皇且惶熗教煬塗梢越嵐傅模涉及的範圍太大,為了你的安全,我將你從這個案子剝離出來,從此之後和你一點關係都沒有。」

這也是沒有公安來找她問詢的原因。

顧喬喬木然的點頭,艱澀的開口,「我知道。」

秦以澤忽然看了一眼窗外,開口道,「安家來人了,我出去下,一會在叫你。」

說完之後,他看她的臉色依然不好,就給顧喬喬倒了一杯水,卻什麼都沒說就離開了。

顧喬喬的身體發冷,她蜷縮著蹲下來。

如果秦以澤說的沒錯,那麼上輩子的她,也是人販子的訂單。

那麼,下訂單的人是誰呢?

是誰想要她永遠的消失?

是誰想要毀了她的一生?

是白芸?

楚藍,朱曉紅?

還是其他她不知道的嫉妒她的女人?

想到這裡,顧喬喬的心裡升起了無邊的恨意,竟原來,上輩子她以為不過是被人販子偶然看到然後迷暈的事實,其實卻有著這樣令人憤怒的恨不得想要殺人的真相!

是誰啊!

她擋了誰的路埃

顧喬喬狠狠的攥著手,無聲的怒吼著。

她的眼底乾澀,也很疼痛,但是卻沒有一點淚水。

她唯有的就是恨,無邊無際的恨!

她恨那個所謂的下訂單的人,她恨喪盡天良的人販子,她更恨秦以澤!

如果不是他,她會被人那麼嫉妒嗎?

如果不是他,她會遭遇那麼多的痛苦嗎?

他沒有好好的保護她,他不配做一個男人!

而如果不是因為她的被拐賣,她的父親怎麼可能連夜坐車前往帝都,隨後半路出了車禍,當場死去。

父親死了,母親隨後就得了重病,弟弟隻身一人來到帝都,誰都不知道他帶著刀……

妹妹為了救治母親,借了高利貸,在母親死後,無法償還。

而唯一的姐姐住在醫院,唯一的弟弟差點殺了人。

所以,那個已經走投無路的,但是卻已經接到帝都大學錄取通知書的妹妹,懷揣著錄取通知書和全家福,結束了年僅十八歲的生命。

短短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顧家與秦家一共十人,死了四個,傷了兩個,一個被關禁閉,一個進了公安局……

是誰啊,是誰這麼大的本事,製造了這樣一場慘絕人寰的災難啊!

顧喬喬好似一隻受傷的小獸一樣的低低嗚咽著。

她死死的咬著嘴唇。

直到口腔里傳來了一絲血腥味,她才似乎終於的清醒過來。

顧喬喬扶著牆壁站起來。

忽然抬手,狠狠的掐住了自己胳膊,直到劇痛傳來,她才緩緩的站直了身子。

看著灰濛濛的天空。

她想,這是連老天都看不過眼,所以讓她回來報仇的嗎?

是的,她要報仇!

都說前世因,今生果。

那麼,這輩子她一定要找出那個給人販子下訂單的人,她也要讓那個人,嘗一嘗家破人亡的痛苦。

她也要讓那個人一輩子都活在地獄里。

強烈的仇恨,讓顧喬喬的眼眸好似深夜裡璀璨的繁星,卻又如兩道深不可測的漩渦。

不知道在醞釀著怎麼樣的風暴。

樓下傳來了哭聲,還有人說話的聲音。

顯然劫后重生,讓那一家人喜極而泣吧。

顧喬喬挺直了脊樑,眸色幽深的盯著窗外。

可是,這個仇該怎麼報?

今生命運的軌跡不管如何都發生了很多變化。

那個人還會下訂單嗎?

如果自己和秦以澤離了婚,還會成為那個人的威脅嗎?

此時的顧喬喬冷靜的可怕,她仔細的回憶著前世的一切。

如果那人是白芸或者是其他愛慕秦以澤的女人,那麼,應該在她出事後,成功的嫁進秦家,才算是達到目的。

可是,秦以澤一直未娶。

那麼,接下來的那些事,是巧合還是有意為之?

顧喬喬倏然間後背一涼,不對,時間不對!

她被拐不到五天就被秦以澤救回來了。

五天的時間其實不漫長,那麼是誰將這個消息告訴自己的家人呢?

是秦家人?

顧喬喬拚命的回憶著回來之後,在醫院裡的點點滴滴。

不對,不是秦家人!

她想起來了,秦奶奶哭著告訴她,她被拐這事暫時一定要瞞著她的家人,等以後嗓子好了,身體恢復了,在一點點說。

記得秦奶奶老淚縱橫,拉著她的手聲音哽咽,「喬喬啊,我也是當母親的人,我知道孩子都是母親身上的肉,我們沒看護好你,已經對不起你了,再讓你的爸媽知道你成了這樣,他們該多痛苦,我對不起他們,就讓我老太太自私一回,先瞞著吧,等你好了,我親自在他們面前賠罪……」

那麼,這個電話肯定不是秦奶奶打的。

也不是秦家人打的。

她記得弟弟說過,他捅傷了秦小雨之後,才知道她早就被秦以澤救回來住進了醫院。

如果是秦家人,不會在第五天的時候給顧家人打電話,就算是打電話了,也只會暫時瞞著病情。

可是他們卻不會愚蠢到騙弟弟說他的姐姐被秦家人給賣了。

沒錯,弟弟當時接的電話就是這樣的。

弟弟說那人說他也是秦家人,是實在看不過眼才通知他的。

所以,這個打電話的人是秦家的誰?

弟弟只說是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操著一口熟練的帝都話。

所以,他才堅信不疑。

還有給爸爸打電話的人是誰?

在電話里說了什麼?

為什麼連夜出發?

父親的車禍的後續是秦以澤處理的,但是那車子已經爆炸了,人也被炸的慘不忍睹。

那是一輛小客車。

裡面只有司機和父親兩個人。

公安轉述秦以澤的話,說是爆炸蹊蹺,已經立了案。

後來,這事就一直在調查中。

還有,給弟弟打電話告訴秦家的地址的那人到底是誰,還有弟弟手裡的那把刀。

據弟弟說是他在車站撿到的。

這一切,是巧合還是偶然?

在腦子裡盤桓了那麼多的為什麼之後,顧喬喬卻倏然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