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75章 我這輩子,只結一次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5章 我這輩子,只結一次婚!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而一旁的安曉蘭一直在笑著,是那種很開朗的讓人心生好感的笑容。

根本就看不出來其他的情緒。

顧喬喬還可以看出,安曉彤和安奶奶親,而安曉彤的親生母親和親大哥,和安曉蘭的關係好。

而安曉彤的母親看自己的女兒,竟然還帶著一點說不出來的複雜。

這還真是奇怪的一家人埃

可是誰又能想到呢?

在五年後,也就是1991年,這一家人就只剩下一個安曉蘭了。

那中風成植物人的安奶奶,其實就是一個活死人。

其他的人,都死了……

顧喬喬心裡泛起了冷意,這安家的安曉蘭會是無辜的嗎?

因為安家人還要急著回去給安曉彤看病,所以,就準備告辭啟程了。

顧喬喬將他們送出了招待所,看著安曉彤被安曉蘭扶著就要上車。

她還是沒忍住,笑呵呵的開口輕喊道,「曉彤姐姐,我們還沒留地址呢,你過來我們交換通信地址。」

秦以澤挑挑眉,沒有說話。

安曉彤一愣,她們已經交換過聯繫方式了,但是她是一個溫柔乖巧的女孩。

所以很聽話的快步的走到了顧喬喬的身邊。

而顧喬喬拉著她背過了身子,拉著她的手,悄聲的說,「花錢僱人賣掉你的人,不一定是你的仇人,也許是你膳笥眩記住,不要相信任何人,遇事多長几個心眼,多看,少說,勤觀察,你肯定會找到害你的人的……」

顧喬喬清晰的感覺到安曉彤的身體微微的顫抖了一下,可是就算是顧喬喬已經猜出來那最後的受益者安曉蘭,也許就是罪魁禍首,但是,她又如何說得出口呢。

誰會相信她呢?

因為她所知道的,都是沒有發生的事情。

安曉彤認真的看著顧喬喬,「喬喬,謝謝你,以後我們可以經常通電話或者寫信嗎?」

「當然可以。」顧喬喬說完,對著她莞爾一笑,「曉彤姐,快去吧,你的家人都在等你呢……」

安曉彤用力的點點頭,深深的看了顧喬喬一眼,不知道為什麼,從今天中午開始,在看到顧喬喬的那一眼時。

心裡就無比的妥帖。

似乎,她可以做她的主心骨一樣。

這樣的感覺有些可笑,因為顧喬喬比她還小兩歲呢。

可是,這樣的感覺卻又真實無比。

安家人都離開了。

沒人注意到安曉蘭投向秦以澤那滿是惡毒和恨意的一個眼神。

雖然轉瞬即逝,但是卻依然被上輩子就對她沒有好印象的顧喬喬給敏銳的捕捉到了。

也許是秦以澤也感知到了。

他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兩輛轎車離去的方向,就收回了目光。

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問顧喬喬,「今天的事情都很順利,你身體沒問題的話,我們今天就走。」

顧喬喬也看了下時間,問道,「還有一個半小時,來得及嗎?」

秦以澤點頭,「這裡到車站只有二十分鐘,完全來得及。」

顧喬喬回身就走,「我去收拾下行李。」

秦以澤隨後跟著上去,並讓昨晚的圓臉小公安馬上安排車。

到了二樓的房間里,顧喬喬將洗漱用品裝好,戴上圍巾,其他的也沒動,所以不用在收拾。

秦以澤也是如此,但是他的速度就極快。

顧喬喬盡量避免自己和他的視線碰上,因為,她一看到他,就想起了前世。

那場災難里,秦以澤並不是無辜的,如果沒有他,她怎麼可能去帝都?

假如不去帝都,那些悲劇就不會發生。

雖然她知道自己是在遷怒,但是眼前沒有別的現成的仇人,她也沒有辦法。

不過今天還是報了仇。

那人販子,也許下半生都要在監獄里度過了。

還敢威脅她?

真是找死!

看到秦以澤拿過軍用包,顧喬喬幾步走過去,輕聲的開口道,「將你寫的離婚報告拿出來,我想起來你好像寫錯兩個字……」

秦以澤一怔,他剛才就察覺顧喬喬的情緒又發生了變化。

那好幾天沒看到的恨意又出現了。

而這樣的認知,讓秦以澤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甚至想起了千面觀音一詞。

此時看顧喬喬認真的樣子,他痛快的翻出了離婚報告遞給了顧喬喬,「哪兩個字?」

他倒這丫頭又要幹什麼。

就見顧喬喬看都不看的將離婚報告摺疊好,隨後就放在了她的那個黑色小挎包里。

然後抬頭看著他。

「我覺得現在離婚太草率,我想在考慮一下。」顧喬喬有些霸道的開口。

秦以澤勾起嘴角,神情似笑非笑,慢條斯理的問,「你還要考慮多長時間?」

其實,他的心裡是意外的。

「三年。」顧喬喬回答的乾脆利落。

她想清楚了,現在和秦以澤離婚,也許真的一了百了。

從此再無煩惱。

但是,她的仇未必報的成。

沒有了這些內在條件,那麼那些外在條件就無法成立。

而上輩子的仇,她一定要報!

不是沒發生,就無辜了。

她能回來,就是來討債的。

她要將那些人統統的扔到地獄里去。

而想要做到這一點,沒有秦以澤,還真不行。

最起碼,她就得不到關於人販子組織的一些內幕消息。

而只有得到線索,才可以進行下一步計劃。

顧喬喬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對不對。

但是不管對錯,總要實驗過後才可以。

還有,最重要的是,她需要強大起來。

只有這樣,才可以有資本和那未知的敵人鬥上一斗。

所以她告訴秦以澤,時間為三年。

三年的時間。

和上輩子一樣。

足夠塵埃落定了!

秦以澤索性將軍用挎包都放進了旅行袋裡,然後拿著旅行袋,很是氣定神閑的說,「我以為你要考慮一個月。」

「怎麼,你著急了?」顧喬喬不屑的開口問道。

秦以澤沒有開口,只是淡淡的看著顧喬喬。

「你著急想要在結婚嗎?」顧喬喬挑眉問,眼角卻劃過一抹深思。

如果是這樣也沒事,在想別的辦法好了。

秦以澤卻忽然開口,聲音低沉,「我這輩子,只結一次婚1

說完,不待顧喬喬說話,順手又拿起了顧喬喬的旅行袋,大步流星的朝著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