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78章 軍區招待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8章 軍區招待所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顧喬喬的眸光有些躲閃,也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幾乎將整個小臉都縮進了大圍巾里。

那樣子,又讓秦以澤想起了那隻小松鼠。

他想,顧喬喬的這個樣子,應該是明白了。

嗯,只要明白了就好。

解釋什麼的,其實他一點都不擅長。

那個高大的軍人已經快步的走到了兩個人的面前,先是咧開嘴笑了。

然後又用拳頭彼此捶了對方一拳。

看起來力度很大。

可是兩個人卻都紋絲不動。

隨後,眼裡閃過懷念,伸出手,彼此輕輕的擁抱了一下。

那種戰友情誼,溢於言表。

男人是典型的北方男人,臉部線條菱角分明,眼睛很亮,年齡大約有二十七八歲的樣子。

一張口就讓顧喬喬覺得很親切,「阿澤,這是弟妹吧?」

秦以澤看了一眼顧喬喬,看她很禮貌的將自己從圍巾里扒出來,也笑了,「這是我的妻子顧喬喬。」

隨後指著軍人,介紹給顧喬喬,「這是我的戰友,叫李大志,你叫他大志哥就可以。」

顧喬喬微微一笑,「大志哥。」

隨後不在寒暄,畢竟這裡的溫度已經零下二十多度了,在加上起了風,所以,天氣格外的寒冷。

吉普車開的很快,不到二十分鐘就開進了北方軍區的大院。

這裡有專門招待來往軍人的一個招待所。

服務員也是剛入伍的小兵,都特別會來事。

顛顛的給顧喬喬打來了熱水,又拿來了新毛巾,顧喬喬笑眯眯的道謝。

然後拿著毛巾去洗漱。

在車上雖然也洗臉,但是畢竟和落地之後不一樣。

顧喬喬洗漱好之後,以為秦以澤會過來,可是出來之後,房間里卻沒看到人。

這是一個套房。

看來是招待首長用的。

軍綠色的床單都是乾乾淨淨的。

而且平整的讓顧喬喬都不敢坐下去。

她朝著客廳走過去,客廳傳來了男人的說話聲。

門是虛掩著的。

秦以澤和李大志分坐在沙發的對面,不知道在說什麼,李大志微垂著頭,看不清臉上的表情。

而秦以澤則是很平靜,甚至給李大志倒了一杯茶。

片刻之後,李大志終於抬頭,胡亂的擦了一把臉,隨後拿起了茶杯咕咚咚的喝下去。

喝完又胡亂的擦把臉,才哈哈的大笑起來。

而秦以澤依然不動聲色。

顧喬喬感覺秦以澤的視線朝著她這邊掃過來,她連忙的轉身躲開。

他們沒有說什麼機密的事情吧。

不過,她可是一個字都沒有聽到。

不一會,秦以澤就從客廳走過來,洗漱好之後,帶著她去了食堂。

晚餐很簡單,可卻很親切。

五花肉燉酸菜,白菜粉條大骨頭,兩碟鹹菜,還有一盤大饅頭。

在配上兩碗大碴粥,吃的顧喬喬頭都沒有抬。

李大志也才知道顧喬喬是北方人,再看她一點都不矯情的樣子,很是親切。

對著秦以澤擠擠眼睛,又悄悄的豎起了大拇指。

秦以澤掃視了他一眼,淡淡的笑了笑。

男人在一起,總是要喝幾杯的。

不過畢竟是軍人,還是軍區大院,有紀律規定,所以喝了一小杯意思意思就改成了喝茶。

顧喬喬看他們依然在聊天,內容天南地北,涉及到了各地的風土人情,雖然很吸引人,可是卻還是抵不過疲乏。

顧喬喬先回了房間。

床鋪還是那麼平整,她卻還是帶著濃濃的睡意一頭栽了過去。

睡得很沉,秦以澤什麼時候回來的都不知道。

時間過得很快。

第二天的中午,顧喬喬和秦以澤站在了鎮子的入口。

這是典型的北方農村鎮子。

名字叫石頭鎮。

鎮政府在石頭鎮的中心。

家家戶戶都是獨門獨院,有的依然是泥房,有的卻蓋上了紅磚大瓦房。

而顧喬喬的家在石頭鎮的西面,和中學離得不遠。

都說近鄉情怯。

顧喬喬站在那裡,有些緊張。

手緊緊的攥著,強迫自己不去想自己上輩子最後那次回家的絕望和痛苦。

從那以後,在沒敢回來!

只有到了父母和妹妹的忌日,才敢對著北方遙遙的磕頭,放聲痛哭……

秦以澤也沒動。

只是靜靜的看著又將小臉埋進圍巾的顧喬喬。

看她拚命的在眨眼睛,似乎是想將眼淚給憋回去。

他等,等顧喬喬恢復正常。

片刻之後,顧喬喬抬起腿,有些迫不及待的朝著顧家走去。

秦以澤拿著三個旅行袋,很是悠閑的跟上去。

說是鎮子,其實就是一個大村子。

路上的積雪從來沒有清掃,可卻也被馬車還有人給踩壓得結結實實。

雖然過了正月十五,但是這村子里的年味依然十足。

偶爾的還能聽到小孩子放小鞭的笑聲和輕微的鞭炮聲。

正在這個時候,前面跑來一群少年,前頭的在拚命的跑,後頭的在拚命的追。

後頭的那個少年年約十五六歲,手裡似乎拿著東西,一邊跑,一邊喊道,「錢二狗,孫鐵華,你們給老子站篆…」

而在他的身後還有兩個小少年,手裡拿著木棒,也在跟著叫囂。

於是,這群人就朝著顧喬喬和秦以澤的方向跑來。

大約有七八個孩子,如一陣風一般的刮過了顧喬喬的身旁。

沒等顧喬喬看清呢,前頭逃跑的兩個孩子驚喜的又掉頭跑回來,在顧喬喬面前又蹦又跳,「喬喬姐,喬喬姐,你回來了……」

隨後又指著身後追來的幾個少年告狀道,「喬喬姐,你弟弟要拿板磚拍我,你快管管他1

顧喬喬一眼就看到了那個跑的臉蛋通紅的少年。

斜飛的劍眉,高挺的鼻樑,眼尾微微上挑,更顯得桀驁不馴。

這是她的弟弟,她唯一的親弟弟——顧子書。

最後的記憶是那安靜的彷彿解脫一般的屍體,而如今卻這樣鮮活的朝著她奔來。

陽光都似乎在他的眼睛里跳躍。

來不及去仔細看,就被顧子書一把的抱住,興奮的大喊著,「姐姐,姐姐,你回來了,你為什麼不讓我去接你們。」

隨後又對著淡笑的秦以澤很是崇拜的喊了一聲,「姐夫1

不等秦以澤張口,顧喬喬一把的推開了弟弟,顫抖著的手指著他手裡的半截磚頭,厲聲的問,「顧子書,你拿磚頭要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