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83章 玩的好好的,幹嘛要問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3章 玩的好好的,幹嘛要問考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顧喬喬低頭看著盆里的紙包。

黑油油很好吃。

她也確實喜歡吃。

夏天的時候,滿園子找黑油油吃。

可卻沒有想到,這黑油油也能晒成干。

顧喬喬打開紙包,拿出了一粒吃起來。

有點酸,有點甜,和新鮮的時候,味道很不一樣。

不過卻真的很好吃。

顧喬喬看著早就跑的不見了蹤影的常卿,心裡想,上輩子的常卿在得知自己已經死了的時候,肯定是很難過的。

她知道他是要報答父親對他的恩情。

可是這恩情同樣會束縛住他。

沒了她和弟弟的拖累,他以後應該會過的很輕鬆的。

顧喬喬將紙包放在了羽絨服的口袋裡,進了倉房,拿了有十幾個豆包,就回了正房。

那些來看熱鬧的都走了。

有的人還想來,但是看這是飯點,也就打消了念頭。

平常的時候,不缺你一雙筷子,但是今天人家新姑爺回門,怎麼的也得有點眼力見。

所以,顧家也安靜了下來。

不過只是那種沒人打擾的安靜,今天的顧家熱鬧的很。

顧喬喬和連玉紅還有顧茜茜在廚房忙的熱火朝天。

而客廳的大炕上,顧子書極是虔誠的聽秦以澤講他執行任務時遇到的可以講述的趣事。

聽得顧子書眼睛亮晶晶的。

不過聽了一會之後,就開始配合秦以澤了。

要麼在炕上匍匐前進。

要麼舉著老媽的雞毛撣子,眯著眼睛模仿開槍的動作。

嘴裡還不斷的砰砰的發出聲音。

就連一向喜怒不形於色的秦以澤,都忍不住笑了。

其實,他前兩次來的時候,這顧子書也是如此的活潑。

而這孩子,對於軍事極其的熱愛和嚮往,甚至對於一些武器,都如數家珍。

那是相當的了解埃

這要是考上軍校,沒準可以大展身手呢。

秦以澤不由得問道,「子書,你成績怎麼樣?期末考試考了第幾?」

顧子書的動作一下子凝滯了。

眨巴著眼睛愣愣的看著自己的姐夫。

玩的好好的,幹嘛要問考試成績呢?

這問題太深奧了。

不太好回答。

顧子書一個翻身就下了炕,匆忙的穿上鞋,朝著外屋跑去。

掀開了門帘子,顧茜茜的小臉露出來,笑嘻嘻的對著秦以澤喊道,「姐夫,顧子書期末考試第三……可惜是倒數的……哈哈……」

顧子書氣的揮舞著小拳頭威脅著,「顧茜茜,你閉嘴。」

「你敢嚇唬我,我讓姐姐收拾你。」顧茜茜回身就去告狀。

顧喬喬笑著看著自己的弟弟和妹妹。

尤其是弟弟,絕對是有多動症。

可是這樣活蹦亂跳的弟弟,她好喜歡埃

那前世的噩夢似乎在一點點離去。

顧喬喬的笑容越發的深了。

這一片土地上的人家,幾乎都是闖關東過來了。

沒什麼土生土長的本地人。

不過沾親帶故的倒也不少。

顧家卻是純粹的外來戶,除了顧喬喬的外婆家,顧爺爺這方面,在這裡沒有一個親戚。

所以,到天黑了的時候,平日里就很安靜的顧家,今天就顯得格外熱鬧。

而連玉紅的心情不是很好。

沒有什麼我家有女初長成的驕傲,就是覺得很心酸,想要落淚。

可是卻要忍著,因為姑爺在屋子裡坐著呢。

她看著大女兒顧喬喬熟練的切菜,炒菜,盛盤,心裡想,這在秦家到底過的什麼日子?

怎麼短短的半年多的時間,她的女兒好似一個熟練的飯店的大師傅呢。

要知道,在家裡的時候,她是連刷碗都不捨得讓她多做的。

一是因為她就兩個女兒。

二是她牢記著公公的話,喬喬的手,天生就是雕刻家的手。

不能用來炒菜做飯。

雖然也許是玩笑話,但是她向來是個能幹的,再加上丈夫也從來不袖手旁觀。

家務活也不會讓她一個人做。

所以,只要忙的過來,這些活,她從來不用女兒伸手。

可她現在看到的是什麼?

連玉紅偷偷的摸了一把眼淚,然後又故作歡顏的表揚道,「我閨女這麼厲害,炒菜真香。」

確實香。

尤其是用玉米杆子燒火,在大鐵鍋里炒出的菜,格外的香。

不過顧喬喬卻察覺到連玉紅的聲音和神色有點不對,不明所以的看過去,卻發現自己的老媽直勾勾的看著她手裡的鍋鏟。

馬上顧喬喬就瞭然了。

連玉紅還真是錯怪秦家了。

兩輩子加在一起,她在秦家也不過是做了半個月的飯菜。

廚藝和秦家真沒關係。

「媽,你想多了,我在秦家沒做過幾頓飯,也就刷過幾次碗,不過屋子倒是經常收拾。

掃地拖地板,她一直做的很利落。

連玉紅似乎不相信,「真的,你沒騙我吧?」

顧喬喬笑了,「我騙你幹嘛,在說了廚藝好也不是丟人的事情,我是跟秦奶奶學的,你女兒有多聰明,你不知道嗎?」

連玉紅怔怔的看著半晌顧喬喬,然後才覺得女兒說的也對,廚藝好是值得驕傲的事情,尤其對於女孩子來講。

於是,她趕緊收起了難過,心裡想,幸虧姑爺在客廳,否則被他看到了,該有多尷尬。

連玉紅接著誇讚道,「我閨女從小就心靈手巧,只要想學的東西,就沒有學不會的。」

「是啊,姐姐,你要是努點力,參加高考,沒準你也是大學生了呢。」顧茜茜很遺憾的說道。

顧喬喬到沒覺得什麼,她嫁給秦以澤是一方面,但是她也確實不大喜歡學習。

她更喜歡的是坐在那裡,用爺爺的刻刀,刻出自己腦海里的那一個個美麗的世界。

不過,今生有了這麼多的機會,她自然不可能在去做廚師長的助理了,她也知道,想要做一個真正的雕刻家,是需要認真去學習的。

最起碼,要去美術學院進修一下。

其實她始終不明白,自己的爺爺為什麼對她絕佳的雕刻天賦,忽喜忽悲呢。

真的很奇怪。

爺爺難道不希望自己繼承他的衣缽嗎?

還是因為自己是一個女孩子?

可是也沒見他逼過弟弟埃

顧喬喬只是發獃了一瞬,就對著顧茜茜說,「茜茜,你好好學習,子書是個坐不住的,咱們家就靠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