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軍少辣嬌妻>第88章 如果可以,他也想幫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8章 如果可以,他也想幫她!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歷史穿越

「我說的是事實啊,而且我爺爺養大了他,已經是仁至義盡,難道還想擔著我爺爺後人的名頭,再說了,人家姓康,沒準心裡早就不樂意我叫他小叔呢。」顧喬喬笑著看向康山,「我說的沒錯吧康叔。」

康山,「……」

連玉紅忙打圓場,「你這丫頭,廢話這麼多,趕緊和阿澤去看你姥姥,晚上媽給你們包餃子。」

然後熱情的拉著李翠花,笑得極是真誠,「這孩子被阿澤慣得不像話,昨天剛進村,就拿著棒子給子書一頓打,咱別和她一樣,來上炕吃糖……」

連玉紅雖然沒有什麼文化,但是待人接物就極是伶俐。

話里話外的,不但沒貶低自己的女兒,反而讓大家覺得顧喬喬和秦以澤夫妻恩愛。

所以,李翠花是大人,不能和孩子計較。

李翠花的臉色好了很多,也跟著笑了起來,這事她聽說了。

說昨天顧喬喬剛回來,就拿著棒子追著顧子書打,有的人說進了城脾氣更大了,也有的人說,顧子書那孩子太皮了。

在不管管,還不得上天呢。

隨後,連玉紅伸出手,推著顧喬喬的後背,「早點去早點回來,媽今晚上給你們包酸菜肉餡餃子……」

顧喬喬嘿嘿笑了。

不過沒有笑意的雙眼卻掃過了那兩個人,這兩人穿的一般,是自己做的棉襖,外面套了一件卡其布的外衣。

外衣很新,顯然是過年做的新衣服。

康山家裡有四個孩子,三個兒子一個女兒。

兒子正是半大不小的年紀。

幹活不頂大人,吃的卻和大人差不多。

所以康家的日子一般。

當然了,這村子里除了幾個出去跑買賣的,其他人的日子,也就普普通通。

八十年代的北方農村,此時還跟不上改革開放的腳步。

所以,和南方相比,總要差了幾年的距離。

而這康家,顧喬喬上輩子沒聽顧天峰說他們家發財了,那麼他哪來的五千元借給妹妹呢?

五千元,半個萬!

即便是三年後,在這石頭鎮也是一筆巨款。

顧喬喬跟著秦以澤朝外面走去。

很快,就出了石頭鎮。

顧喬喬的姥姥家距離石頭鎮步行一個小時的距離。

是距離石頭鎮最近的連家村。

只有一條可以通過一輛馬車的穿插在田地里的路。

這裡也沒什麼其他的代步工具,而大家也都習以為常。

對於農村人來講,走上個把小時,那根本就不是事兒。

顧喬喬有些沉默,看似平靜,心裡卻思緒翻騰。

總覺得,上輩子發生的那些事,好像一個個散落在地的珠子,但是卻沒有線可以將它們穿起來。

康山哪來的錢放高利貸。

傻妹妹怎麼上的當?

這一切,似乎永遠都找不到答案了。

秦以澤拎著東西,忽然停住了腳步。

北方的平原一望無際。

此時因為已經過了立春,有的地方雪化了,露出了黑黑的土地。

但是,遠方依然一片白茫茫的。

顧喬喬正想著心事呢,不防旁邊的秦以澤忽然的停下了腳步。

她走了幾步才反應過來。

怔怔的抬眸看秦以澤。

因為是逆著光,眉眼看的不大真切,只看得清秦以澤那彷彿幽深如海的眸子。

顧喬喬覺得陽光很刺眼,不自覺的眯了眯。

然後,秦以澤不疾不徐的走過來。

到了距離顧喬喬一步遠的地方停下,微微俯身,凝眸看向顧喬喬。

心裡是有著太多的疑問。

一個人,怎麼可以有這麼多的面孔呢?

在你以為你已經覺得這是全部的她的時候,她會用實際行動告訴你遠遠不止。

今早看到的那一對夫婦外表看起來很老實,是典型的北方農民。

也許有小算計,也許是想要藉機認識自己。

這都很正常。

而且,昨天聽顧天峰說過這事。

話里沒聽出兩家有什麼深仇大恨。

可是,剛剛的顧喬喬,不說她刻薄的言語,只說那一眼。

涼的讓人心驚!

他一直有疑惑,但是卻很少像今天這樣,覺得後背發寒。

是的,沒錯,那一眼,不但讓人心驚,還讓人遍體發寒。

可惜,那一對夫婦只顧著對著他討好的笑了。

確實沒看到。

他仔仔細細的看著他這個說嫁就嫁,說離就離,說反悔就反悔的小妻子。

還是那樣的容顏。

膚色白皙,在陽光下,似乎泛著淡淡的光澤。

卷翹的睫毛如蝶翼一般的微微的輕顫著,從來不塗口紅卻嬌艷如花瓣的唇,此時微微的張著。

似乎又萬語千言,卻不知道如何開口。

而那滿是心事的雙眼,此時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心事就如流水一樣的溢出。

當她一旦想心事的時候,似乎就將自己和這個世界隔絕開。

而她,也不準備讓任何人知道她的心事。

甚至連她的父母也同樣被拒之門外。

秦以澤第一次這麼專註的看著顧喬喬,雖然覺得她長大了,可她才十九歲,到底經歷了什麼事情,讓她的冰冷和仇恨總是不經意間流露出來,有的時候帶著他無法理解的蒼涼?

他們去年七月結婚,距離現在不過是短短不過七個月的時間。

這七個月她都是在秦家度過的。

她恨白芸,討厭自己的父母和小雨,這些他可以理解。

但是,昨天對顧子書的翻臉,今早對那對夫妻的恨意讓他覺得顧喬喬的行為實在反常。

她的疾言厲色,讓他不解。

康山和她說話,明顯沒有局促,而且還帶著親切,顯然從前也是這麼說話的。

可她卻忽然咄咄逼人。

他有些震驚的發現,他已經做不到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了。

他想了解她,他想知道她的心事。

如果可以,他也想幫她!

只是,看著顧喬喬又重新豎起的防備的盾牌,秦以澤就知道顧喬喬是不會告訴他的。

有些煩躁的心,一點點的冷寂和平靜下來。

可心裡,卻有些空蕩蕩的……

顧喬喬不解的問,「怎麼了?」

「沒事。」秦以澤靜默了一瞬,淡淡的回道。

剛要抬腿就走的時候,卻忽然聽到不遠處有少年略帶沙啞的聲音,「喬喬姐……」遲疑了一下,又接著說道,「秦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