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第89章 莫欺少年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9章 莫欺少年窮!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女生小說

顧子書說那是他一個人的姐夫,而他,其實並不想叫他姐夫。

秦以澤回頭一看,另一側的一條羊腸小路走來一個背著一捆碎枝條的衣著單薄的少年。

是常卿。

他勾起嘴角,對他點點頭。

隨即低頭去看顧喬喬的神色,果然那戒備和疏離,還有滿心滿眼的心事,似乎都不過是他的錯覺而已。

顧喬喬對著常卿露出了明媚的笑意,燦爛的和當初他看到的一模一樣。

原來,她還是會這樣笑的。

只不過,那個人不是他罷了。

常卿扯開了嘴角,壓下了心裡的酸澀。

喬喬姐和秦大哥真般配。

就那麼靜靜的對視,彷彿周遭一切都已經遠離,似乎在這個天地間,只有他們兩個人。

常卿覺得他應該很高興。

畢竟那是喬喬姐一眼就看中的人,而只有那樣優秀的男子,才配得上他的喬喬姐。

可是,他扯了扯嘴角,卻笑不出來。

顧喬喬看到是常卿,不由自主的笑了。

可同時又皺了皺眉頭,「常卿,你一大早就去撿柴了?」

「嗯,早點撿柴,還可以複習英語,還沒人打擾,真的挺好的。」

常卿連忙解釋道。

顧喬喬想,想幫他也不急在這幾天,反正她這段時間,會一直待在家裡的。

想到這裡,就沒在說什麼,而是從兜里掏出了一把糖,走上前,不由分說的塞到了常卿棉襖的口袋裡,像哄小孩一樣的說道,「這糖可好吃了,不膩人,還可以補充體力,你也別太累著自己,要有個好身體才可以進考場才可以考出好成績……」

常卿不在推辭了,半低著頭,眼底瀰漫上了一層水汽。

他十歲的時候,如果不是喬喬姐衝過來,他可能已經被發瘋的后媽給打死了。

他天真的以為他們可以一直做鄰居。

他以為他們可以一起去讀大學。

他固執的認為喬喬姐會一直都是他的喬喬姐。

可是卻沒有想到,喬喬姐嫁人了,籬笆牆的那一側再也沒有了那明媚而又溫暖的笑容……

而站在她身邊的,是一個丰神俊秀的男子,那是喬喬姐的丈夫!

常卿拚命的壓下了心底的酸澀,拚命的調整著呼吸,可是卻沒有用,他用袖子胡亂的擦擦臉,也就不在躲閃了。

反正,他又不是第一次在顧喬喬面前哭。

也沒什麼丟臉的。

他索性抬起頭,終於笑了出來,看著顧喬喬,「我知道了喬喬姐,你們趕緊走吧,我也得回去了。」

說著禮貌的點點頭,就轉身急匆匆的走了。

秦以澤沒作聲,一是和常卿只見過幾次面,並不熟悉,二是這少年並不需要同情和憐憫。

他什麼都不用說。

就是最好的語言了。

兩個人繼續的朝前走著,顧喬喬顯然並沒有過多的糾纏於常卿苦難的境地。

她踩在雪地上,雪地踩起來咯吱咯吱的,半高腰的靴子都陷入了馬車車輪印旁的鬆軟的雪花中。

有風吹來,吹起了地上的清雪撲簌簌的落在了她的頭髮上,很快就融化在發間。

此時天地空曠,除了那個不疾不徐的男人外,再無其他。

這讓顧喬喬的心莫名的愉悅起來,步伐時快時慢,腳步輕盈,靴子上都沾滿了雪花。

遠處是一片楊樹林,有成群的麻雀在撲簌簌的飛著。

顧喬喬抬頭看著藍天,天空藍的那麼澄澈,雲朵那麼的柔軟。

她覺得自己此刻的心,好似也變得柔軟起來。

秦以澤莫名的又想起了那個和他在雪窩裡對視的小松鼠,在他潛伏的雪窩裡,也是這樣歡快的蹦跳著。

他依然邁著沉穩的步伐,視線卻專註的落在了顧喬喬的身上。

他的嘴角,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微微朝上翹起。

心底彷彿有什麼細小的枝條在抽芽。

似乎想要穿過這皚皚的白雪,悄悄的綻放。

顧喬喬的視線終於落在了那個清淡如雪的男子身上,難得的,看他順眼了幾分。

於是,顧喬喬心情很好的問秦以澤,「你猜我看到常卿想起了一句什麼話?」

秦以澤似乎沒有想到顧喬喬和他說話,不動聲色的挑挑眉,卻淡淡的開口問道,「什麼話?」

顧喬喬歪著脖子,「你這麼聰明,猜猜看。」

「莫欺少年窮1

顧喬喬呵呵的笑了,樂顛顛的走了幾步,似乎想起了什麼,又笑了,眼底閃過一抹得意的光芒,「對,就是莫欺少年窮,總有一天他后媽會將腸子都悔青的,呵呵……」

秦以澤沒有說話。

顧喬喬又自顧自的開口,「常卿那孩子那麼聰明,就算是沒讀過高中,他也一樣能考上大學。」

呵,這麼有自信?

這事他知道,昨晚顧天峰說的。

不過讓秦以澤略帶詫異的是顧喬喬對常卿的稱謂……

那孩子?

他不動聲色的問道,「你不過比他大兩歲,為什麼稱呼他為孩子?」

「在我眼裡,他當然是孩子了……」顧喬喬不在意的接著說道,「他就和我的弟弟一樣,不過他卻比我弟弟懂事多了。」

十七歲的常卿,在顧喬喬的眼裡,確實還是一個孩子。

秦以澤星眸微暗,看著猶自未覺的顧喬喬,心裡想,常卿,可未必真喜歡當你的弟弟。

別問他怎麼知道的。

反正,他一下子就知道了。

接下來,兩個人倒也有一搭無一搭的說起了話。

說的最多的是顧喬喬。

秦以澤選擇安靜的聆聽。

就這樣,不知不覺的就到了連家村。

顧名思義,這村子里連是大姓。

就算是大姓,這村子實在很小,也就百十戶人家。

此時家家戶戶依然貼著大紅的對聯和福字。

讓那些低矮的黃泥土房帶了幾分色彩。

富起來的只是一部分人,還有很多人依然過著維持溫飽的日子。

也堅信,只有守著自己的家和自家的土地,才不會餓死。

而且,現在的日子比照十年前,已經算得上是天翻地覆了。

最起碼,家家戶戶有餘糧,而且,大米白面再也不是稀罕物了。

顧喬喬記得很清楚,她小的時候,爺爺奶奶和連玉紅還有三個孩子都是農村戶口,而因為爸爸是公辦教師,所以吃的是商品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