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軍少辣嬌妻>第90章 玉米餅子醬小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0章 玉米餅子醬小魚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歷史穿越

而每到過年的時候,顧天峰就會拿回來二斤的大米。

除夕的時候,連玉紅不捨得都煮了,就將小米加進去,悶二米飯。

而她,最喜歡的就是用筷子挑白色的米粒吃。

不過現在不用挑了。

只要想吃,碗里都是白米飯。

連家村地勢窪,夏天的時候,總有一個連著一個的水泡子,裡面有泥鰍,還有巴掌大的鯽魚。

小舅最喜歡帶她去抓魚了。

顧喬喬的心底升起了暖意。

現在的姥姥,身體健康,春天的時候,還可以跟著大舅他們下地插秧呢。

此時此刻,路上有行走的村人,看到是顧喬喬,都熱情的打著招呼。

然後半大的孩子就朝著顧喬喬的姥姥家跑去,那肯定是去送信了。

跑的挺快,一邊跑還一邊吃著顧喬喬給他的糖。

大城市的糖真好吃。

又香又甜。

等顧喬喬和秦以澤到門口的時候,連姥姥已經帶著大舅和舅媽站在了門口,滿臉都是喜氣洋洋。

沒辦法,對於這小村子來講,秦以澤就是來自帝都的尊貴的客人。

更何況,他同時還是一名軍人。

無論哪個年代,人們對於軍人都是敬仰的。

姥姥家的房子是半泥半磚的五間房,屋子裡也是黃泥牆,上面還是前幾年貼的舊報紙。

已經被熏得發黃。

不過大炕很熱乎,秦以澤和顧喬喬被迎了上去。

因為去世的姥爺有病欠下了不少錢,雖然有顧家接濟,但是顧家也不富裕。

所以,日子過的不大容易。

大舅人能幹,但是性子憨厚,不靈活,就知道悶頭幹活。

而小舅人靈活,但是好吃懶做,總跟著鎮子里的二流子混,顧天峰從一開始的教導直至最後的放棄。

所以,顧天峰最是看不上小舅連東升的。

倒是對大舅的印象很好。

如今顧喬喬看到大舅筆直的站在雪地上的雙腿,看著姥姥健步如飛的樣子,還有調皮的小表弟,顧喬喬的眼睛再一次的濕潤了。

雖然親人不多,但是他們都相親相愛,雖然都不富裕,但是,日子過的都安穩而又幸福。

這一世,她不允許任何人來破壞,她一定會護這兩家人一世安穩和幸福的。

坐在熱乎乎的大炕上,舅媽和姥姥端來了瓜子爆米花就趕緊的去做飯了。

顧喬喬想去幫忙,卻被姥姥給趕出來。

她只得無奈的從廚房走出來。

大舅緊張而又局促的和秦以澤說著話。

這個時候,顧喬喬有點後悔,將顧子書帶來好了。

那傢伙,沒人搭理他都可以自己說個半小時。

有他在,絕對不會冷常

幸好,這個時候,小舅回來了。

小舅人雖然又懶又滑頭的,可是人長得好看。

一雙眼睛似笑非笑,讓人一見就心生好感。

今年二十三歲了,雖然有姑娘喜歡他,可是小舅依然打著光棍。

沒辦法,姑娘同意,可姑娘的家人死活不同意。

嫌他懶,嫌他窮,姑娘嫁進來,哪有好日子過。

記得姥姥和連玉紅說過,一個喜歡小舅的姑娘想要和小舅私奔,可是卻被小舅給嚴詞拒絕了,並且以後看到那姑娘都繞著道走。

所以,說起來,小舅並不是沒有可取之處的。

而小舅整日笑嘻嘻的,根本就不著急。

此時的他,依然是這樣。

即便是看到了秦以澤,也沒有一點緊張的樣子。

他的手裡拎著一個小鐵桶,笑呵呵的說,「喬喬,阿澤,今天你們來的真巧,我昨天在冰洞里下的網,今天撈了半桶的小魚,讓姥姥給你們做醬小魚吃,要是配上大餅子,別提多香了……」

顧喬喬嘿嘿的笑了。

秦以澤勾起嘴角,慢條斯理的道,「我有一次去山東執行任務,在老鄉家借宿了一晚,那一晚吃的就是醬小魚貼餅子,確實很香。」

顧喬喬不得不承認,秦以澤這人雖然性子冷,又是在富貴堆里長大的。

但是在他的眼裡,人沒有什麼三六九等富貴貧窮,在他的眼裡,應該只有好人和壞人,敵人和親人的區別吧。

小舅笑得更歡暢了,「我也覺得,這醬小魚配大餅子最合適了,咱家今天中午就這麼吃。」

說著,拎著魚就去了廚房。

然後就聽到小舅清亮的聲音,「媽,中午咱們貼大餅子熬醬小魚,喬喬和阿澤都愛吃。」

「好好好……」連姥姥高興的應道。

外孫女和外孫女女婿,都是嬌客,他們說了算。

隨後,大舅就顯得放鬆多了。

而顧喬喬從來不知道,自家的小舅,竟然可以和秦以澤聊得不錯。

假如被顧天峰知道,肯定不相信。

中午的飯吃的很溫馨。

一大鍋的醬小魚,一大盆貼的金黃的玉米面大餅子,小雞燉蘑菇,血腸酸菜五花肉,涼拌白菜乾豆腐……

竟然也擺了一大桌子。

這是將所有的好吃的,都拿出來了。

姥姥家的年一看就沒買啥好吃的,因為欠著好幾千元的外債,別說沒錢了,就是有點錢也不好意思大吃二喝的。

被那些借給他們錢的人看到了,不定怎麼想呢。

等吃完之後休息了片刻,顧喬喬依依不捨的離開了姥姥家。

回去的路是順風。

秦以澤雙手插在大衣的口袋裡,雖然走的很快,不過卻還是照顧著顧喬喬的速度。

顧喬喬忽然想起一事,問秦以澤,「你什麼時候走?」

「後天……」秦以澤沉聲的說道。

後天半夜有一列去往邊城的軍列,裡面有很重要的物資,他正好可以押運。

他凝眸看向遠方,沒問顧喬喬跟著走還是留在家。

這個丫頭,如今的主意大著呢。

想做什麼,不想做什麼,似乎早就有安排。

而對於顧喬喬到底想不想和他過日子,秦以澤已經懶得去分析了。

先維持這樣,也挺好的。

更何況,部隊的家屬院剛剛建立,條件不好,而那裡的溫度比這裡還要低上將近二十度。

所以,顧喬喬老實的待在顧家,是目前不錯的選擇。

顧喬喬輕輕的嗯了一聲,就不在問了。

默默的跟著秦以澤朝著石頭鎮的方向走去。

此時,是下午三點多鐘的樣子。

曠野的風吹的嗚嗚的響。

天色也陰沉下來,好像要下雪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