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重生軍少辣嬌妻>第92章 上輩子的你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2章 上輩子的你啊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同人競技

顧喬喬看著秦以澤伸出來的雙手,一咬牙,鬆開了手,朝著秦以澤撲去。

秦以澤準確的接住了顧喬喬,一個旋身,就抱住了跳下來的少女,在地面上站穩。

一股馨香撲面而來。

雖然穿著羽絨服,卻依然感覺到顧喬喬的身體似乎很是柔軟。

秦以澤身體一僵,幾息之後,不動聲色的鬆開了手。

凝眸看向顧喬喬,看她飛揚的黑髮,問道,「用皮筋做的彈弓?」

顧喬喬點頭,並將已經斷成兩截的皮筋給他看,「已經斷了。」

「誰教你的?」秦以澤略帶詫異的問道。

上輩子的你礙…

顧喬喬在心裡默默的說道。

記得有一次他對她說,別小看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東西,用的好了,關鍵時刻可以救你一命。

然後就扯下了她扎頭髮的皮筋,撿起了地上的石子,朝著院子里的一朵花打去。

那朵花果然被打中了。

花瓣紛紛揚揚的落了一地。

當時的她說他這是辣手摧花。

那是她出事前的一個月。

顧喬喬掩去了眸子里翻湧而來的思緒,挑挑眉,「沒人教啊,就是小的時候總這樣玩……」

秦以澤眸光深深,卻沒有在追問下去。

讓他驚異的是顧喬喬的準確率,百分百!

這樣的概率,他可以做到,西北軍區的一個神射手也可以。

可是顧喬喬她……

秦以澤心底有無邊的涼意湧來,無數的疑問就要衝口而出。

可他還是壓了又壓,忍了又忍。

不再去想了,伸出手,自然而然的將顧喬喬被風吹的亂糟糟的頭髮都塞到了大圍巾里。

然後拉著她的手,朝著石頭鎮快速的走去。

至於那兩隻狼,等將顧喬喬安全的送回去之後再說。

顧喬喬此時還是有些后怕的。

等平復了呼吸之後,才感覺到秦以澤溫熱的手心。

他的手總是這樣熱熱的,被他握住,覺得全身都被溫暖一樣。

不過,卻覺得有些尷尬和不自然。

試圖抽出手,可是掙扎了幾下,有些徒勞。

她看了一眼秦以澤平靜的側臉,隨即才看到他的大衣,這才後知後覺的問道,「你沒事吧……」

秦以澤搖搖頭,沒有說話。

面色平靜,已經看不出在想什麼了。

而對於顧喬喬遲來的關心,似乎並不在意。

顧喬喬也就閉了嘴。

將顧喬喬安全的送回家,秦以澤和顧天峰帶著興奮得嗷嗷叫的顧子書將那兩隻死狼給拖了回來。

同時也讓鎮長通知附近的村民,有餓急眼的野狼從內蒙那邊跑來,讓所有走親戚的人,注意安全。

等顧喬喬第二天起來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了。

院子里傳來了顧子書時而興奮時而歡呼的聲音。

顧喬喬洗漱好後上了客廳的大坑,趴在窗台上朝外看去。

那兩隻野狼已經差不多處理好了。

剝下來的狼皮掛在了倉房的牆壁上。

至於狼肉,秦以澤不在去管了,而是由著鎮子里的趙屠夫去處理。

而他似乎對狼皮更感興趣一些。

顧喬喬悄悄的鬆了一口氣,如今的秦以澤對她偶爾的異樣,已經不在去問為什麼了。

昨天遇狼的事,也是輕描淡寫的過去了。

顧喬喬想起了秦以澤的大衣,趕緊下了坑去了弟弟的屋子。

大衣掛在了門邊,衣襟已經扯壞了,顯然不能穿出門了。

他還有別的衣服嗎?

顧喬喬還真不知道。

而正在這個時候,秦以澤已經進了屋子。

看到顧喬喬,微微一怔,隨即走到了柜子旁,拿出了旅行袋裡的一個大信封,遞給了顧喬喬。

顧喬喬詫異的接過來,問道,「這是什麼?」

「太爺爺給你的玉佩,還有我的津貼和獎金。」

顧喬喬連忙推過去,「都說了我不要。」

秦以澤的臉色淡了下來,眉目有些清寒,一掃這幾日的溫和,聲音不大卻帶著不容置疑,「顧喬喬,我不去問你為什麼出爾反爾,也不問你身上種種的怪異之處,如今我只知道,我們還是法律上的夫妻,所以,你想要和我分的清清楚楚,等離婚那一天吧。」

說完,便不在去看顧喬喬,而是翻出了軍大衣和軍裝掛在了門旁的衣架上。

顧喬喬站在那沒動。

拿著信封,感覺那麼燙手呢。

秦以澤轉過身,看到顧喬喬還在,挑了挑眉,「怎麼,還有事?」

顧喬喬扭身就走。

不過卻也拿走了信封。

秦以澤看著顧喬喬的背影消失了,才將視線收回來。

雙手插在褲袋裡,眸光悠遠的看著窗外有些陰沉的天空。

顧喬喬,她一次次的刷新著他對她的認知。

那如利劍一般的木棍,每一個都射中野狼的眼睛,快,准,狠!

那是幾百米的距離,她是怎麼做到的?

而她,也從來沒有遮掩過她的行為,有恃無恐的謊話,張口就來。

顧喬喬的秘密太多了。

多到……

不了解清楚之前,他,是不會放她離開的!

視野內出現了顧喬喬的身影,她對著狼皮左看右看,試圖想要看出一朵花來。

秦以澤微微的勾起嘴角,不疾不徐的走出去。

站在了顧喬喬的身邊,慢悠悠的開口道,「這狼皮已經處理好了,一個半月後,你將其中的一張給奶奶郵去,剩下的那張給你的外婆……」

「給我的姥姥?」顧喬喬詫異的抬眸看秦以澤,「這樣不合適,另一個給太爺爺吧……」

「太爺爺有一張,也是我打的,不過只有一個,當時只能給了太爺爺,這回終於給奶奶弄了一個,她不會在說我心裡不想著她了。」

秦以澤語調平和,聲音里甚至帶著一點點的微不可查的笑意。

顧喬喬沒在推辭。

這狼皮姥姥用著也是極好的。

「奶奶嘴上這麼說,可是心裡卻是最疼你的。」顧喬喬輕聲的說道。

「嗯。」秦以澤淡淡的應了一聲,似乎漫不經心的說,「奶奶也很想你,剛才來電話的時候,我說你還在睡覺,奶奶竟然很失望。」

顧喬喬一怔,有些摸不清秦以澤到底幾個意思。

「奶奶找我有事?」她疑惑的問。

「我不清楚。」

「那我給奶奶打個電話?」

「去吧……」秦以澤乾脆利落的說道。

顧喬喬喔了一聲,就乖乖的轉身朝著正房走去。

秦以澤眉梢動了動,別以為他看不出來,這顧喬喬出了帝都,是準備和秦家人再也不聯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