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軍少辣嬌妻>第97章 常卿,我好像在做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7章 常卿,我好像在做夢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都市言情

他已經這個年齡了,沒有幾年可以在任上了,好在給大兒子的路鋪的很好。

這次送他去北方某縣做縣高官,相信在基層多干幾年,假以時日,調回帝都肯定會比他前程遠大。

而如果不是沈老,他怎麼會卡在這不上不下的地步

可是,沈老大公無私,兩袖清風,想抓他的把柄都抓不到。

如今他也已經斷了繼續往前走的心。

將顧家的一切都掌握在手心裡,才是目前該做的。

尤其是玉石礦,他會牢牢的控制在手心裡。

御寶軒是他五個孩子的。

而那老東西住的顧園,是屬於自己的娘親的。

那是他們應該得的!

至於大少爺……

千萬別活著,也千萬不要有後人,否則……

輕輕的冷哼了一聲,顧城也離開了醫院。

……

北方山村的石頭鎮,午後的陽光透過玻璃窗投射到了那個躺在熱炕頭的女孩身上。

小臉睡得紅撲撲的,臉色如春霞,卷翹的睫毛如蝶翼一般的輕閃,

烏黑的頭髮散在肩膀上,似乎如一隻沉睡的精靈。

常卿沒敢動,只是悄悄的放下了手裡的一網拾好的麻雀,忍住狂跳的心,站在炕沿前,一眨不眨的看著睡著的喬喬姐。

他的手緊緊的攢著網兜的袋子口,手心都是潮濕的汗水。

後背似乎都沒汗水打濕了一樣。

顧喬喬的眉頭皺了皺,似乎要醒來,常卿心一慌,放下了網兜就要走。

卻忽然的,顧喬喬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她似乎是做了一個夢。

看著屋子熟悉的一切,還有曬在身上暖暖的陽光,神情忽然變得恍惚起來。

她的視線落在了站在地面的常卿身上。

常卿還是那身破舊的棉襖,面龐稚嫩,身形單薄,顧喬喬忽然的眼睛濕潤起來,定定的看著常卿,喃喃道,「常卿,我好像在做夢……」

常卿凝眉思索,看著顧喬喬,「喬喬姐,你剛才做夢了嗎?」

「嗯,我做夢了……」顧喬喬雙眼迷茫,看著常卿低聲的說道。

常卿看到這樣似乎很無助的顧喬喬,心裡一緊,定定的看著顧喬喬,幾息之後,笑著打趣道,「喬喬姐,你一定是做了一個很美的夢。」

顧喬喬怔怔的搖頭,「不是美夢,是噩夢1

常卿將網兜放在了桌子上,溫聲的問,「喬喬姐,那噩夢很嚇人嗎?」

「嗯,很嚇人。」顧喬喬近乎呢喃道,「我夢到了我嫁了人,然後出了事,最後我的家人都沒了,我也跳崖了……」

常卿聽到這裡,渾身一僵,不知道為什麼,腦子裡似乎有一個沉睡的意識就要蘇醒一樣。

而這樣的變故讓常卿臉色發白,一顆心也跳得很慌亂。

似乎,自己的意識就要脫離自己的掌控。

他心驚不已,可是看著好像遊離在這個世界之外的顧喬喬,他又狠狠的攥著手,用最快的速度將那亂糟糟的情緒壓下去,提高了聲音道,「喬喬姐,你這是做噩夢了,醒了就別想了,我今天抓了麻雀,讓顧嬸用土豆燉上,聽李三爺爺說,可香了呢……」

麻雀?

顧喬喬看著方式在桌子上的網兜,都收拾的乾乾淨淨的了。

十幾隻,也不過就是一小堆。

她看著常卿,「在這之前,我一直在噩夢嗎?」

「嗯,你在做噩夢,醒來就忘記吧。」

「那麼說我沒嫁人,我也沒去帝都。」顧喬喬忽然眼圈就紅了,眼淚滴滴答答的落下來,哽咽道,「常卿,我一直待在石頭鎮了,哪兒沒去,對嗎?

常卿愣住了。

心裡忽然湧上了一股莫名的難過。

他看著顧喬喬有些迷茫的神色,雖然不忍心,可是還是擔憂的問,「喬喬姐,你是不是睡糊塗了,你們不是上午才送走秦大哥嗎,你們也剛從帝都回來沒幾天礙…」

秦大哥?

秦以澤!

顧喬喬倏然一驚,一下子清醒過來,她並沒有做夢,她這是睡糊塗了。

糊塗到,在這熟悉的環境,看到少年的常卿,竟然天真的以為一切都沒發生。

她才剛剛送走秦以澤埃

估計他應該剛到省城。

顧喬喬忙擦去眼淚,笑著對常卿說,「我真的睡糊塗了,常卿,沒嚇到你吧?」

常卿搖搖頭,一雙眼睛劃過一抹亮光,他想,如果喬喬姐說的都是真的該多好。

她沒嫁人,也沒有一個叫秦以澤的可以斗餓狼的英雄。

什麼都沒有發生,一切都和從前一樣。

就算是她不愛讀書,他也會想盡一切辦法哄著她讀下去,他會和她一起參加高考,喬喬姐報哪個學校他也報哪個學校。

他要和她一起讀大學。

等他賺錢了,要給喬喬姐買她最喜歡的銀珠子串成的手鏈。

那是前年他和喬喬姐一起去縣城看到的。

可惜,她們兩個人都沒錢。

想到這裡,常卿的臉色一片黯然,半低著頭沒有說話。

顧喬喬心裡想,自己的胡言亂語肯定是將常卿嚇到了,她從炕上起身,半蹲在炕沿上,伸出手摸了摸常卿的腦袋,又捏了捏她的耳朵,好像一個老媽子一樣的嘟囔道,「摸摸頭,嚇不著,捏捏耳,嚇一會……別怕,別拍,沒事了礙…」

常卿身體一下子僵直住了。

小心臟也撲通撲通的跳起來,剛才的心思都被顧喬喬的舉動給打亂了。

他慌忙的後退一步,蒼白的臉色也染上了紅雲。

有些無促,也有些莫名的欣喜,竟然緊張的語無倫次,「喬喬姐,我我……我沒害怕……真的……」

顧喬喬看常卿的樣子,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她低頭看著那一小堆收拾好的麻雀,「晚上來我家裡吃飯吧……」

「不了,她知道又要罵了……」常卿輕聲的拒絕道。

這個她指的是常卿的后媽,那女人變態的很,知道常卿在顧家吃好東西了,會叉著腰罵上一個小時。

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是話里話外,也是帶著顧家的。

常卿不想給顧家添麻煩。

所以,在長大一點之後,就不在去顧家吃飯了。

顧喬喬清眸微轉,嘿嘿一笑,「那你晚上七點出來一趟,我將吃的給你放在籬笆縫裡,和以前一樣,那女人發現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