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軍少辣嬌妻>第98章 不與傻瓜論短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8章 不與傻瓜論短長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都市言情

常卿似乎一點點的恢復了正常,不過耳朵根還是有點紅,他偷偷的瞄了一眼顧喬喬,看她好像已經從夢裡走出來了,這才悄悄的鬆了一口氣。

他對著顧喬喬點頭,眼睛亮晶晶的,「喬喬姐,那我在那兒等你。」

對於喬喬姐的心意,他從來不會拒絕。

顧喬喬坐在了炕沿上,雙腿晃著,忽然開口問常卿,「常卿,知道庄生曉夢迷蝴蝶的典故嗎?」

常卿點點頭,「嗯,我知道。」

然後靜靜的等接下來顧喬喬要說的話。

「莊子在夢裡變成了蝴蝶,醒來后,卻不知道到底自己是莊子還是蝴蝶,也許那個叫莊子的人不過是蝴蝶的夢,夢是一種境界,那麼醒其實也是境界,常卿你說,是莊子的夢裡有蝴蝶,還是蝴蝶的夢裡有莊子?」

顧喬喬在秦以澤離開的那一刻,有種其實一切不過是一場夢的錯覺。

其實她知道自己在自欺欺人,但是有的時候,她的腦子裡有些混亂,前世經歷的那些,是不是她做的一場噩夢呢?

而現在,不過是剛剛開始。

常卿凝眉思索起來。

片刻之後,很是認真的說,「喬喬姐,人做的夢,不過是人在睡眠時產生想象的一種影像,聲音,思考或者感覺,它是人睡眠時的一種心理活動,夢就是夢,而莊子夢蝶,那不過是莊子詩化哲學的代表,是人對未知世界一種浪漫的揣測……」

顧喬喬定定的看著常卿認真解說的小模樣,忽然呵呵的笑了起來。

是她糊塗了。

如今的她是真實的,上輩子的經歷也是真的。

只不過,她得老天厚愛罷了!

常卿還有活要干,和顧喬喬說了幾句話之後。不舍的離開了。

連玉紅走進來,將麻雀拿去了廚房,顧茜茜和顧子書玩起了跳棋。

顧天峰在看書。

客廳的大炕上,陽光照得人暖洋洋的。

雖然家徒四壁,但是卻有一種歲月靜好,現世安穩的感覺。

顧喬喬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好。

她腳步歡快的去了爺爺的書房。

沒想到顧天峰將這裡的炕竟然燒的很熱。

顧喬喬拿出了那個黑盒子,放在了炕上的炕桌上,仔細的觀察起來。

顧天峰來了一趟,看女兒聚精會神的樣子,就沒去打擾。

而是悄悄的退了出去。

不過在廚房的大灶下,又塞了一把柴火,大女兒自小怕冷,所以這屋子是要燒的熱乎乎的。

而此時的顧天峰也好奇,那黑盒子里到底裝的是什麼。

顧喬喬一直琢磨到了晚上開燈的時候,也沒有琢磨出來。

晚上到了七點的時候,顧喬喬端著一個用厚棉布包著的小盆來到了籬笆牆處。

而在牆角處常卿悄悄的走出來,悄聲的說道,「喬喬姐……」

人來了更好,顧喬喬快速的將盆打開,遞給常卿,「趕緊吃,我將米飯和菜都給你拌在一塊了,麻雀骨頭都燉的酥爛,可以直接吃……」

常卿是真餓了。

今天他因為打麻雀和在雪地里收拾麻雀,耽誤了撿柴火,所以中午飯和晚上飯後媽都沒讓吃。

而且還被后媽用棍子打了十幾下。

其實他可以反抗的,但是,他知道,一旦反抗,那個女人就會滿院子的打滾撒潑罵人,口出穢語,連他死去的親媽都不放過。

而他的父親只會蹲在牆角抽旱煙。

一聲不吭。

他忍。

他都忍了十幾年了。

不差這幾天。

所以,他冷眼看這一切,心裡只有一個念頭,等他考上大學,就可以脫離了。

因為高校長說,如果他真的考了全市第一,他會得到一筆獎金,雖然不多,但是可以讓他交夠第一個學年的學費。

然後,他可以半工半讀。

只要離開了這裡,他會過的很好。

都說,不與傻瓜論短長。

在他的眼裡,后媽是愚蠢到極點的女人。

所以,他不會和她一較高低。

常卿以為自己已經修鍊的刀槍不入了,但是,他蹲在牆角,吃著熱乎乎的飯菜,眼淚還是忍不住的落下來。

顧喬喬看不清常卿的表情,但是卻也知道他定是餓了。

她悄聲的說,「常卿,你在忍一忍,在忍一百多天,等你考上大學,你的苦日子就結束了,我先走了,你慢慢吃,吃完將盆放在老地方,我明天拳…」

常卿哽咽的應了一聲,繼續低頭吃飯。

顧喬喬輕嘆,轉身離開了。

萬一被那潑婦看到了,少不得又是一頓胡攪蠻纏。

她也想通了,這事她不管。

以前什麼樣,現在還什麼樣。

她從來沒想過去勸那女人善待常卿,就這目前樣最好。

將來也能斷的乾乾淨淨。

上輩子的常卿,將戶口遷走後,再也沒和常家人聯繫過,而且,他工作的地方是禁區。

那家人想找人都找不到。

顧喬喬想起自己上輩子回來時,常卿后媽那幸災樂禍上躥下跳的樣子,她冷冷的一笑。

這輩子,你還和上輩子一樣,也許,連上輩子都不如!

就這樣,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顧子書和顧茜茜開學了。

顧天峰也上班了。

家裡就剩下她和連玉紅了。

每天歪在炕上混吃等死的日子,簡直不要太逍遙。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秦小雨總來電話。

這是她根本就沒想過的。

按道理來講,顧家是裝不起電話的。

是秦家幫著安裝的,是郵局的內部價,話費也是如此。

顧天峰沒有推辭,因為女兒嫁去了帝都,離得太遠,如果有了電話,聯繫起來更方便。

雖然不能天天通話,但是最起碼有事的時候,可以找到人。

而且,這內部價的話費實在便宜。

顧喬喬想,幸虧這石頭鎮里需要打電話的人家沒幾個,否則,還真是一個燙手的山芋。

就像是電視機,顧家沒有,就顯得很清凈。

鎮子里有電視機的人家,晚上可是熱鬧的很呢。

據說那大炕上下都是來看電視的左鄰右舍和鎮子里的孩子們。

可是,如今也很煩惱。

秦小雨似乎忘記了她從前是如何待她的。

臉皮比顧子書的還厚。

不過雖然厭煩,到也知道了很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