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03章 用兵之道,攻心為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3章 用兵之道,攻心為上!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這一天是1986年3月23日。

兩天後……

顧清風病房內的電話響了起來。

此時守候在病房裡的是顧清風貼身的保鏢老蘇,跟了顧清風有二十年的時間,是退伍兵出身,雖然年近四十,卻身手了得。

他接起了電話。

在聽到對方的話語的時候,老蘇激動的不由得提高了聲音。

「什麼,大少爺找到了?」

顧清風一下子從病床上坐了起來。

翻身下地,不顧身體的虛弱和眩暈,踉踉蹌蹌的走到了客廳。

老蘇已經放下了電話,激動而又微顫的說道,「老當家的,大少爺找到了,他還活著,就住在滇南咱們顧家玉石礦附近的三灣村,咱們的人已經和他接觸上了,他手裡有大夫人的玉佩……」

這一刻的顧清風老淚縱橫。

卻又是半信半疑。

急速的吩咐老蘇馬上想辦法通知另一伙人跟著顧伯去滇南的三灣村。

玉石礦埃

那是兒子顧坤被他的父親帶去滇南玩的時候偶然發現的。

他竟然一直在那裡?

此時的顧清風,心裡亂極了……

剛到清水市的顧伯在給顧清風打電話的時候,馬上得知了這個消息,聽到顧清風急促的吩咐,顧伯有些愣怔。

不過名字,出生日期都對上了。

而那人手裡還有大夫人的玉佩。

事不宜遲,他們需要馬上去滇南。

瘦猴子去買票,顧磊去照相館取照片。

可是在顧磊剛剛拐過衚衕口的時候,就聽到消防車的鳴笛聲,隨後就看到了照相館的方向濃煙滾滾,火光熊熊……

這家照相館起火了。

顧磊根本就不可能近前。

而這裡也是哭聲連天,到處是一片亂糟糟的景象。

此時此刻,別說相片了,就這個照相館,也馬上就要燒落架了。

顧磊回了旅店,將這事和顧伯說了一遍,顧伯此時也沒時間再去石頭鎮了。

只能壓下心底里莫名的疑惑,帶著三個手下匆匆的登上了去往滇南的火車。

而此時顧喬喬和小舅已經到了省城。

顧喬喬的大舅這次扣大棚得到了村裡的大力支持,而且顧喬喬已經將錢交給了大舅,木料,塑料布和紅磚已經到位,大棚已經開始建造了。

農業局的技術員也去了連家村,說是晚了點,不過如果種的好,也會比大地的蔬菜早上市一個月。

然後在技術員的指導下,姥姥和舅媽開始在屋子裡育苗了。

對於種地顧喬喬一竅不通。

她能做的就是解決大舅的後顧之憂。

這幾天她和小舅跑完了縣城又去跑市裡,前景很樂觀,而且顧喬喬記得兩年後國家開始了菜籃子工程。

重點就是能讓老百姓一年四季都吃上新鮮的蔬菜,隨著一期工程的實施,很快的就解決了國家副食品長期短缺的局面。

而如今這個時間很好,大舅在這兩年內不但可以積累經驗還可以積攢資金。

兩年後,有政策扶持,那就是如虎添翼。

所以,連家人信心十足。

而這次顧喬喬是想看下羅帆說的羅家酒店規模有多大,還有蔬菜需求情況。

如果需求不大,就沒必要去省城了,市裡和清水縣完全可以消化掉。

羅家的酒店就在省城最繁華的街區。

一層是餐飲,上面兩層是賓館,裝修極具歐式特色,和周圍的建築構成了一道具有異域風情的建築群。

看到這麼大的酒店,連東升和顧喬喬都有些驚訝。

本以為還要費些口舌,卻沒想到在說出了顧喬喬的名字之後,很快酒店的經理就將兩個人熱情的請到了包廂。

雖然顧喬喬極力婉拒,但是架不住人家動作快,顧喬喬也就欣然從之了,在拒絕下去,就顯得小家子氣了。

而連東升雖然是農村人,但是為人靈活,那一雙眼睛就像會說話一樣,很快就和經理談笑風生起來。

當然了,最後蔬菜的銷售問題得到了解決,就算是沒有羅帆的叮囑,酒店經理也對這可以提前上市的蔬菜很有興趣。

吃完之後,就準備返回石頭鎮了,因為再晚點就沒有客車了。

酒店經理挽留了一下,也就不再堅持了。

等將人送走之後,酒店經理趕緊的撥通了羅帆的電話。

而顧喬喬和連東升到了家的時候,剛好日落時分。

連東升沒有回連家村,顧天峰破天荒的留他吃飯,並一起喝了一杯酒。

這讓連東升有些受寵若驚。

要知道,這個大姐夫可是最瞧不上他的。

嫌棄他不愛干農活,遊手好閒的……

這也讓連東升愈發堅定了信心。

他一定和大哥一起好好乾,爭取今年將外債還清,也讓大姐少操點心。

夜色降臨,月亮掛上了柳樹梢,如水的月光將石頭鎮溫柔的籠罩住,遠處偶爾有大黃狗的叫聲。

給這山村增添了一絲悠遠和古樸。

而在邊境某連隊的家屬院的一間房子里,秦以澤放下了手裡的書。

披上外衣,站在沒有開燈的小客廳的窗前,靜靜的凝望著窗外那一輪潔白的明月。

他已經不止一次的在夜深人靜不再忙碌的時候想起顧喬喬了。

想那個善變的小女人。

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這讓他感到心底有一種很新鮮的情緒在一點點的發酵。

如今,除了他熱愛的事業,竟然又有了另一個關注的目標。

這意味著什麼,秦以澤的心裡很清楚。

可是如今的難題是顧喬喬對他再無愛意,也根本沒想來邊城。

她對他雖然恨意已淡,但是卻如陌路之人。

秦以澤很困惑。

可同時也覺得心底似有火在燒。

秦以澤想起了剛才書里看到的那句話——用兵之道,攻心為上!

他的星眸劃過一抹暗光,薄唇緩緩的勾起,嘴角漾開了一抹不置可否的笑意……

十天後,顧伯一行人帶著一個六十餘歲的老人回到了帝都。

顧清風看到那塊玉佩的時候,當時就昏厥了過去。

等醒來的時候,他坐在病床上,顫抖的手輕輕的撫摸著玉佩,五十年了,終於找到了。

這塊玉佩是他用靈地兒翡翠親手雕刻的,上面有玉娘最喜歡的蘭花,也是兩人的定情信物。

可是,玉佩的主人已經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