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08章 爹,娘臨死前有幾句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8章 爹,娘臨死前有幾句話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秦以杉站住了,沒敢繼續走。

不過卻看著自己的父親,口氣放緩和的說,「爸,那筆生意不但前景好,利潤還極大,而且,太爺爺的店面正好在那一條街,我只用一個,又不是全要,怎麼就不可以呢,我要試一試,沒準太爺爺就同意了。」

秦朗看著兒子,擰緊了眉頭,「你是不是忘了去年的事兒?」

秦以杉聞言,一下子愣住了,片刻之後,有些泄氣坐在了沙發上。

去年的時候,太爺爺在秦以澤結婚前一天,就當眾宣布了將臨街的兩家店面全部交給秦以澤,其他人不許插手。

這又讓秦以杉想起了大年初一那天,雖然他沒去,但是也知道太爺爺將太奶奶的玉佩給了那個村姑。

而他們也同樣是秦家的子孫,可是為什麼卻沒有秦以澤的待遇?

這本來就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情,他們都忍了,誰讓秦以澤是長房的嫡孫,是太爺爺眼裡最像他也最優秀的曾孫子呢。

可那兩個店面就那樣的閑置著,收的租金都是秦以澤的,而秦以澤不但是軍人,還是駐邊的軍人。

他要店鋪做什麼?

如果給他,他肯定會讓生意又擴大一倍不止的。

想到這裡,秦以杉不服氣的說道,「我看太爺爺就是老糊塗了,明明我幾個妹妹都孝順懂事,卻偏去疼愛什麼林家的林清歡,而在他的眼裡,只有一個曾孫,其他的都是撿來的……」

「撿來的?」秦朗瞪著眼睛問道。

「就是撿來的,我看最後秦家的財產不得都成了秦以澤和林清歡的。」秦以杉恨恨的說道。

「你亂說什麼,和林清歡有什麼關係?」秦朗氣的都想去堵住兒子的嘴,這話也是想說就說的嗎?

「誰知道林清歡和太爺爺有什麼關係?」秦以杉小聲的噸囊著。

秦朗一把將報紙扔過去,呵斥道,「閉嘴,這話不許再說1

秦以杉側身一躲,「爸,其實你心裡心知肚明,太爺爺除了提供了一筆資金之外,其他的管過你嗎?」

秦朗冷笑道,「你以為那一筆資金是那麼好提供的,知足吧,如今你的手裡有多少錢別以為我不知道,也別以為你的太爺爺是傻子1

秦以杉不說話了。

自己和父親都在經商,手裡的錢確實很多。

可是這個世界上,誰會嫌棄錢多呢?

「我告訴你,秦以杉,以後給我老實點,沒事趕緊滾1

秦朗恨鐵不成鋼的罵道。

被以為他不知道,這事肯定是阿杉的媳婦在背後鼓動的。

因為她肯定也從他的家人那裡知道了,那一片街區,馬上就要重點改造了。

秦以杉沒那個膽子真去找老太爺。

只得悻悻然的離開了。

等兒子走後,秦朗卻站在了窗戶前,看著院子里已經露出綠意長滿花苞的海棠樹,心裡卻在想著那片街區。

如今的政策好,而他也不喜歡整天無所事事的坐辦公室,於是就下海經商了。

爺爺為他提供了資金和人脈,短短的七年時間裡,他的資產已經翻了無數倍。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生意做的越大,就感覺越缺錢。

因為他覺得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做。

而那片馬上要改建的街區,依照他的眼光,會成為帝都最繁華的商業區。

而那裡的店鋪的價值,已經不可枯量,更重要的是他最近和兒子的那筆大生意,如果成功,未來是需要一個那樣臨街的店鋪做門面的。

可惜啊,那是秦以澤的。

他知道如果他和阿澤說用用那個店鋪,阿澤肯定會同意的,但是老太爺那兒,卻絕對不行。

老爺子這幾年變得愈發的偏執,就像阿杉說的,他的眼裡只有一個秦以澤了。

秦朗狠狠的掐滅了手裡的煙頭,然後扔進了煙灰缸里。

他想,這事應該去和老三秦松說說了。

想到這裡,他穿好衣服,開車朝著秦松家駛去。

今天是周日,老三正好休息。

而與此同時的帝都某醫院,身體有些好轉的顧清風叫來了顧坤。

而一直守在一旁的顧城小心的給顧清風扶起坐好,並低聲的囑咐道,「爹,您身體剛剛好轉,和大哥說幾句話就好,可別累著了……」

看著明顯憔悴的顧城,顧清風點頭道,「嗯,我知道了,你也去休息吧,你也不是年輕人,別跟我在這裡熬著了……」

顧城感動的眼睛有些濕潤,哽咽的說道,「爹,我還以為您有了大哥,就不在認我了呢。」

「都多大年齡的人了,還這麼孩子氣,快去休息吧,我和你大哥說幾句話。」顧清風溫和的說道。

「嗯,我這就走,我在隔壁候著,有事您喊我就行。」

說完,顧城轉身朝著門外走去。

又體貼的關好了門。

顧坤坐在了顧清風的面前,似乎不想看到老爺子,只是低著頭,也似乎有些害怕的樣子。

顧清風微微的嘆了一口氣,眸光複雜的看著顧坤蒼老的已經看不出年輕模樣的容顏,看他一雙粗糙的大手緊握在一起。

半晌才說,「你不要緊張,我就問你點你母親的事兒。」

顧坤忽然抬起頭來,似乎鼓起了很大的勇氣,「爹,我知道你心裡肯定也是對我的身份半信半疑的,我和娘親剛離開家的時候,被一群土匪給搶劫了,我的腦袋被打了幾棒子,有很多事都不記得了……」

顧清風眼眸一暗,沉聲的道,「是我不好,讓你們母子受委屈了。」

「不怪你,是我和娘親太任性。」

「跟我說說你娘親的事吧。」

「爹,娘臨死前有幾句話捎給您,我擔心你的身體,一直沒說。」顧坤猶豫的開口說道。

「什麼話,你快說……」

顧清風明明半信半疑的,可是依然急迫的開口。

「你一定要聽嗎?」

「快說1顧清風驀然的提高了聲音。

嚇得顧坤身子一縮,他沒敢看顧清風的眼睛,而是低頭複述著:

「……我死了以後,如果你爹能來找你,告訴他一句話,小清風,我在黃泉路上等著你……」

顧清風一下子就獃滯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