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14章 令人噁心的無恥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4章 令人噁心的無恥女人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都市言情

看著女兒遠去的背影,連玉紅摸了摸心口的平安符,就在剛才腦子裡亂鬨哄,心口砰砰跳的時候,這個護身符竟然發出了清涼的氣息,似乎在平復著她焦躁不安的情緒和心。

隨後,她的腦子裡就第一點點的清明起來。

於是她跑著跑著就站住了。

想去縣城的想法也止住了,縣城誰都不認識,她去了就是添亂,而且還想去學校找那女人問個清楚的心也沒了。

這兩樣,她都不能做。

唯一能做的就是讓大女兒去學校打聽消息,然後在一起想辦法。

所以,她告訴隨後跟來的王嬸,她相信丈夫,她要先回家給孩子們做飯。

只有她們都好好的,才可以讓顧天峰少些擔心。

而王嬸的話,也給了她信心。

這麼多年了,顧天峰是什麼樣的人,沒人比她更了解了。

然後和王嬸分開后,就碰到了顧喬喬,聽到女兒的話,她的心雖然依然擔心,卻比剛才好了很多。

於是,她急忙的回家了。

她還有三個孩子呢。

她不能慌,也不能亂!

而此時去往縣城的車裡,顧天峰很狼狽,他的雙手被拷住了,他憤怒的嘶吼道,「我沒有做,我什麼都沒做,是那個女人誣陷我,我要求去醫院抽血,她給我喝的水裡面有葯……」

「閉嘴。」一個公安瞪著眼睛,「有什麼話進了公安局再說。」

顧天峰緊緊的咬著牙,平復了一下呼吸,問道,「沒有證據的事,你們憑什麼拷住我?」

「你不要在說話了,到了公安局自然就給你放開了。」

一個年長一點的男人溫和說道。

顧天峰深吸了一口氣,慢慢的平復下來。

情緒也好了很多。

心口的那塊護身符涼涼的,讓他焦躁的心也安靜了許多。

今天的事真的是太令人憤怒和不齒了。

下午他沒課,孫楚霞說她下午有事,希望他幫她代一節課。

顧天峰沒想那麼多,而且辦公室里確實沒有別的老師了,於是就答應下來。

孫楚霞看似很高興,說去宿舍取教案,讓他在辦公室等著就好。

石頭鎮的辦公室和宿舍是在一個走廊的,隔著幾十米的距離,然後他就聽到了孫楚霞的慘叫聲。

本能的他就朝著宿舍跑去。

門是開著的,屋子裡的孫楚霞在地上亂竄,然後就看到了一隻大老鼠在屋子裡亂跑。

他這才鬆了一口氣。

順手拿過了拖布,費了點勁,將老鼠打死了。

而孫楚霞對他萬分感謝,給他倒了一杯水,他沒想那麼多就喝了進去。

結果剛喝了兩口,就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然後在眼前發黑之後,他感到胸口一陣滾燙,燙的他的胃一陣噁心。

然後就張嘴將那兩口水吐了出來,他也醒了。

醒來的那一刻,就看到了孫楚霞竟然在撕扯他的衣服,而孫楚霞竟然無恥到早早的將她自己剝光了。

顧天峰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大力氣,一腳將孫楚霞從身上踹下去。

就要往出走的時候,這女人忽然跑過去將宿舍的門打開,隨後瘋狂的哭喊起來。

救命啊,放開我……這樣的話語尖利又刺耳的在走廊響起。

然後果真招來了兩個老師。

隨後這裡就被圍住了,那兩個老師就將顧天峰帶去了辦公室。

跑出來的孫楚霞打電話報案了,不到十分鐘一台黃色的吉普車就開了進來,說是正在石頭鎮的派出所檢查工作。

這事太巧了。

而車上有兩個人,一個年輕的,一個和他的年齡差不多。

不由分說的就拿出了手銬將他拷住了。

快的連他都沒有反應過來。

此時的顧天峰滿心都是憤怒和懊悔,他真是糊塗啊,怎麼去喝那水呢。

如果不喝水,那個無恥的女人怎麼敢去做那麼無恥的事情?

還人民教師?

她不配!

此時的顧天峰一想到那個女人就是一陣陣的噁心反胃。

而那兩個公安彼此交換了一下神色,就又移開了。

此時的顧喬喬已經到了學校,還有半小時就要放學了。

辦公室里此時議論紛紛,趙校長神色不安來回的走動著。

顧喬喬沒有猶豫,一把的推開了辦公室的門,裡面的聲音戛然而止。

都用很複雜的眼光看著顧喬喬。

顧喬喬淡然的說道,「不要這麼看我,我相信我的爸爸,這事決對不是他做的。」

幾個老師對視了一眼。

一個女老師點頭說,「喬喬,我也相信顧老師,可這事不好說礙…」

這些人半信半疑,就是找不到理由。

試問哪個女人會冒著毀掉自己名譽的危險去陷害別人。

尤其這還是來自於帝都的大城市的女人。

就算是離婚了,可也還是一個年輕的女人埃

所以這些人都有些想不通。

既相信顧老師的為人,又不相信孫老師有什麼理由去誣陷。

顧喬喬無心解釋,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人為了利益去出賣一切了。

有的連身體都不在乎,何況是一個名譽呢。

趙校長忙走過來,低聲道,「喬喬,你來幹什麼?」

「我來問下當時的情況,都誰看到了,看到了什麼,還有孫老師人呢,你們可得看好了,別萬一想不開自殺了。」

顧喬喬沉穩而又淡定的說道。

趙校長一怔,然後指著一個男老師,「小牧,你過來。」

一個男老師走過來,對著顧喬喬說,「我當時和李竹剛從外面回來,就聽到孫老師的喊聲,然後我們兩個就急忙的跑過去,然後就看到了……」

說道這裡的小牧看了一眼顧喬喬,似乎有些難以啟齒。

「你說吧,這關係到我爸爸的一生,你看到了什麼,就和我說什麼。」

小牧聽到顧喬喬這麼說,就一咬牙將看到的畫面說了出來。

顧喬喬的心一沉。

沒想到竟然是這這樣的。

事情的開始沒人目擊,但是到了後來卻有了目擊者。

被脫光了衣服的女人,衣衫不整的顧天峰。

就算沒有實質性的侵害,但是父親的名譽也完蛋了。

這女人真狠呢。

可她到底為什麼陷害父親呢?

顧喬喬又打聽了一個遍,當時確實沒有第三人在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