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22章 我在東江的岸邊發現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2章 我在東江的岸邊發現了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而就在這個時候,隔壁客廳的電話響了起來。

顧喬喬將狼牙從水盆里拿出來之後,就連忙的去接電話。

因為此時此刻,顧家就只有她一個人在家。

顧喬喬接起了電話,也是和平常一樣的問著,「您好,您哪位?」

「是我……」

電話那頭傳來充滿磁性的似乎可以蠱惑人心的嗓音。

是秦以澤。

話說自從父親那天出事,秦以澤打完了那個電話之後,就再也沒來電話。

「喔……」顧喬喬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就喃喃的應了一聲,又覺得自己這個喔有些不大禮貌,於是輕聲的問,「你不忙了?」

「嗯,剛忙完。」秦以澤的聲音依然清清淡淡,卻莫名的帶著一絲柔和,他接著說道,「我和周興剛通完電話。」

「那周大哥都和你說了嗎,包括那兩個假公安?」顧喬喬連忙問道。

「說了。」秦以澤聲音清冷,「這事很蹊蹺,不過有一點可以證明,或者縣裡或者市區,有那兩個假公安的同夥。」

「真的嗎?」顧喬喬嚇了一跳。

「我的推測。」

「那我家是不是還有危險?」她說話的聲音雖然沒有提高,卻帶著擔心。

「不會。」秦以澤沉聲的開口道,「他們暫時不會再有動作了,因為現在市區和縣裡還有石頭鎮的派出所都在等著他們露頭呢。」

顧喬喬的心稍微的放下來,想了想,就直接的問道,「秦以澤,你說是不是喜歡你的女人做的?」

電話那頭似乎停頓了一下,隔著電話線,好像都可以看到秦以澤一定是皺了下眉頭的。

顧喬喬接著解釋道,「我沒有別的意思,這不過是眾多可能中的一種,我也沒有足夠的理由去確定。」

「你的懷疑很正常,如果我是你,我也會這麼想的。」

沒有想到秦以澤竟然這樣說。

顧喬喬咬了咬嘴唇,有些訕訕然,「我就是想到了什麼就說了什麼。」

「孫楚霞知道我,但是並不認識我,而且她和帝都孫家的關係並不好,孫瑩可最看不起的就是她,況且帝都的孫家並不想管這事,目前來看,沒有任何動靜。」

他的意思是孫楚霞所作所為,和孫瑩可他們沒有關係?

顧喬喬也覺得自己問的唐突了,於是換了話題,「那孫楚霞會被判刑嗎?」

「她的認罪態度很好,還主動自首了,所以在量刑上肯定會綜合考慮的。」

「她幕後的人也問不出來嗎?」顧喬喬問道。

「她的嘴巴很緊,根本就撬不開,而且,重要的是,那兩個假公安的事情,她確實一無所知。」

顧喬喬低頭看著手裡似乎泛著寒光的狼牙,是啊,哪有那麼容易的埃

上輩子到死那天,她都不知道自己和自己家的一連串事故不是意外,而是人為。

如今,也許那人又跳了出來。

但是茫茫人海,那個人到底是誰呢?

想到這裡的顧喬喬渾身又泛起了冷意,她到底該怎麼辦呢?

竟然有些束手無策的感覺。

「那這事就這樣了嗎?」顧喬喬失魂似的問道。

秦以澤一怔,心下一軟,放柔了聲音說道,「顧喬喬,別擔心,你要相信周興,他一定會將那兩個假公安找到的,到時就自然水落石出了。」

「可那要多長時間呢。」

「不會很長。」秦以澤的聲音莫名的帶著穩定人心的力量。

「可是,那些人到底是為了什麼呢?」顧喬喬不解的問道。

「暫時還不清楚。」秦以澤平靜的說道,「其實如果是沖著我和你來的,倒也就簡單了。」

顧喬喬也聽明白了。

其實如果真是為了爭風吃醋,真的沒有那麼麻煩。

確實簡單。

帝都的那幾個人,還是好調查的。

可是,孫楚霞就根本從來沒有和白家還有秦家的人接觸過,更別提那個閉門不見的孫家了。

「那以後怎麼辦呢?」顧喬喬問道。

「以前什麼樣以後還什麼樣,別擔心,我剛才不是和你說了嗎,不會有事的,如今的警方就等他們動作呢,而且那個治安聯防小組也是針對這事成立的。」秦以澤沉聲的安慰道。

「嗯,我看到了,最近石頭鎮的治安都好了很多。」

那頭輕輕的嗯了一聲之後,就接著問道,「你在做什麼?」

顧喬喬看了看手裡的狼牙,本想告訴他,她準備給他雕刻狼牙,卻還是改口說道,「沒做什麼埃」

那頭靜默了一瞬,清冷的聲音又悠然的響起。

「我在部隊呢,家屬院已經建好了,我們分了一戶,院子挺大,屋裡有暖氣和熱炕。」

「喔……」顧喬喬應了一聲之後,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那頭似乎沒有感覺到顧喬喬的心不在焉,而是繼續的說道,「……如今大江已經開江了,昨天撈了很多開江魚,味道確實不錯。」

顧喬喬知道,邊城的開江魚確實好吃的不得了。

上輩子的秦以澤給她熬過幾回魚湯,不得不說,冷水魚就是好吃。

鮮美的恨不得將舌頭吞掉。

可他和她說這個幹嘛?

饞她呢嗎?

顧喬喬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她也沒準備去,分的房子和開江魚和她有關係嗎?

而電話那頭的秦以澤,聲音依然清淡如山泉水,「……在捕撈開江魚的時候,我在東江的岸邊發現了一種石頭……」

「石頭?」顧喬喬的心都漏跳了一拍,急忙的問道,「是什麼石頭?」

有一些記憶似乎在這一刻復甦,顧喬喬忽然覺得她好像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東西。

「是一種類似於玉石的石頭,但是和玉石有些差別,顏色有琥珀色,有綠色,對著陽光看,有淡淡的光澤。」

「這石頭多嗎?」顧喬喬緊握著話筒的手心都冒了汗,她略帶急迫的問道。

「不多,應該是開江的時候不知道從哪一片的江底衝上來的,一共有十二塊。」

「那石頭可以隨便撿嗎?」

「自然是隨便的。」

「秦以澤,你都撿回去唄,我有用,那個沒準可以雕刻東西呢。」

顧喬喬覺得自己的呼吸好像都要燃燒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