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25章 摘下高嶺之花的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5章 摘下高嶺之花的女人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同人競技

沒想到的是羅帆想都沒想的一口答應下來,說給顧喬喬先弄一個小型的。

然後給她郵到顧喬喬將要去的地方。

那裡的地址顧喬喬自然清楚,於是將地址給羅帆留下,放下電話的顧喬喬基本上就鬆了一大口氣。

她給秦以澤打了電話,接電話的不是秦以澤,是部隊的接線員,顧喬喬告訴了他自己的身份,然後說了到站的時間,對方很嚴肅的說保證將命令傳達到。

隨後部隊就悄悄的傳開了,說是秦指導員的媳婦馬上要來了。

對於這個傳說中的能將秦指導員這朵高嶺之花摘下來的女人,大家都保持著高度的關注和熱情。

紛紛猜測著,這女人是不是傾城傾國,是不是聰明絕頂,是不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才女?

否則,秦指導員怎麼會這麼早的就將人給娶進來呢?

而此時的某團連隊的衛生所里,一個一贍漂亮女孩將手裡的一瓶葡萄糖失手摔碎在了水泥地上。

她就是楚藍。

某軍區司令的孫女,某參謀長的獨生女兒。

衛生員朱曉紅嚇了一跳,趕緊的跟著緩過神來的楚藍收拾玻璃碎片。

楚藍連忙道歉,臉色也有些漲紅。

而她的心,是不平靜的。

她是秦以澤軍校里的同學,雖然不是同班,卻是同屆的。

半年前來到邊城的連隊,做了一個小小的幹事。

爺爺很欣慰,認為孫女不嬌氣,敢去基層鍛煉,爸爸也覺得很自豪,這些孩子里,就她最像他,也最喜歡軍隊的生活。

可是,卻沒有人知道她心底里的秘密。

她千里迢迢的,放棄了軍區優厚的條件,來到了條件艱苦的邊疆,其實,只為了一個人。

而那人,還不知道她是為了他而來。

大家都說他結婚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對於這個消息,楚藍選擇性的給忽略掉了。

在她的心裡,秦以澤還是那個清冷如雪的男子,是端坐於雲端,讓人可望而不可即的。

可是,朱曉紅卻告訴她,三天後,秦指導員的媳婦就來部隊隨軍了。

他的媳婦,他的妻子,他的愛人?

原來啊,竟然是真實存在的!

也打破了她自欺欺人的美夢。

哪有什麼日久生情,哪有什麼循序漸進。

秦以澤的妻子馬上就要來了。

那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楚藍心不在焉的對著朱曉紅笑了笑,就走出了衛生所。

而朱曉紅眸光微閃,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平常總是標榜自己如何的不畏艱苦,其實還不是為了一個男人?

假如這裡沒有秦以澤,楚藍怎麼可能來這裡呢?

不過這樣也好,如果楚藍不來,她哪有機會去結識司令的孫女呢。

她笑了,也許以後,她可以巴結的機會更多了。

而楚藍緩緩的走在了連隊大院的路上,心裡也漸漸的平靜下來,抬頭看著高遠的天空,心裡不知道為什麼,竟然無比的期盼那女人的到來。

甚至那種期盼是極其的熱切的。

熱切到一種很變態的地步。

相信,整個連隊加起來,都沒有楚藍的熱情高。

她到,這女人是否真的傾國傾城到無人可及的地步!

……

而此時此刻的帝都,寧宛如看著眼前的顧城。

顧城正在跟她複述一段話:

「你最好告訴你身後的那人,在敢動我的家人,我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一個個的弄死他們,不信的話,咱們就試一試1

聽完了顧城轉述的話,她的眉頭微微的蹙起,幾息之後,卻又舒展開,眼裡劃過一抹陰鷙。

半晌才淡淡的開口道,「她真是這麼說的?」

「嗯,真是這麼說的。」顧城點頭,眼底有不解,「娘,你說那顧喬喬是胡亂猜的,還是她真的知道什麼……」

「她知道什麼?」寧宛如輕抿了一口碧螺春,淡淡的反問道。

是啊,顧喬喬怎麼可能知道背後的人是誰呢?

重要的是,她怎麼可能知道孫楚霞背後有人呢。

這應該是秦以澤幫她分析的。

「那現在怎麼辦?」顧城皺眉問道。

「按兵不動,將那兩人打發去西北,讓老大什麼都不要去做,其他的以後看情況再說。」寧宛如平靜的吩咐道。

「那就這樣放過他們嗎?」

「不然呢?」寧宛如淡淡的瞥了一眼自己的兒子。

「可是,兒子就是擔心夜長夢多埃」

「老大不是說市裡和縣裡的公安都撒下了天羅地網,就等著嫌疑犯上鉤嗎?」

「那就等風聲小了一些再說了。」顧城有些遺憾的說,「真是可惜了,顧天峰的命,竟然這麼大,在河底淹了半個小時都沒死。」

寧宛如眸光暗沉。

這也是她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那麼冷的水,人被打昏了,然後扔進了河水裡,正常來講,幾分鐘就死了。

別人都說顧天峰命大,但是寧宛如卻不那麼認為。

因為只有她知道顧家的秘密。

也是傳承了幾百年的一個傳說。

難道,那個玄龍盒真的在顧天峰的手裡,而且還被打開了?

可能嗎?

如果他真的打開了,怎麼會安心的待在那鄉下,一呆就是二十幾年呢。

也或者說,那盒子里什麼都沒有?

寧宛如隨即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她的祖父可是篤定的說,那裡有驚天的大秘密的。

還說,能打開盒子的人,會擁有世人無法想象的東西。

可是都幾百年了,也沒人能打開,自然也無人知道裡面到底有什麼。

後來,隨著顧坤的失蹤也跟著失蹤了。

這也是顧清風後來才發現的,

可惜,到現在也沒找到。

「城兒,你說那玄龍盒會不會真的被顧坤拿走了?」寧宛如猜測著。

「這個不好說埃」顧城看著寧宛如,思索道,「就算是拿走了也沒用吧,不是都還幾百年沒人打開了嗎?」

「可那顧天峰的命真的那麼大嗎?」寧宛如似乎不相信,「還有那顧喬喬,是怎麼就那麼快的找到了她的父親的呢?」

是啊,這事好像挺蹊蹺的,說出來好像也挺神秘的。

「那乾脆將兩個人都抓來,不就什麼都知道了。」顧城眼眸狠厲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