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29章 上輩子的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9章 上輩子的家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木質的地板上面刷著紅油漆,一進屋是門廳,直走是廚房,右側是客廳,左側是室。

面積不是太大,有六十多平方米,在邊城林區的房子一般都這樣,太大了冬天會很冷的。

小點好取暖。

朝陽的室留給了顧喬喬。

和廚房挨著的一間朝北的室,是秦以澤住的。

而對面是一個小小的衛生間,沒有淋浴,不過其他的都有。

客廳和上輩子一樣,東面有四個椅子並排放著。

椅子前是一個大書桌。

在北面牆壁,是一排大衣櫃。

而西面則是火牆。

典型的北方邊城林區的住房格局。

顧喬喬每個房間都走了一遍,兩間室中間隔得是火牆,都是新搭建的小炕。

秦以澤的被褥整整齊齊疊的好似豆腐塊一樣,屋子裡的氣息有些清冽,似乎是住過的。

顧喬喬此時站在了自己的室前,她發現,還是變化了。

在朝陽的那一面,多了一個大書桌。

上面空蕩蕩的,低下頭聞,似乎散發著木材的味道。

這是新做的。

如果顧喬喬沒有猜錯,這應該是給她雕刻用的。

此時太陽竟然又出來了,透過了窗戶照進了室,有光影在悄無聲息的變換著形狀。

一時之間,顧喬喬百感交集。

嚴格說起來,在這裡的最後一年,是溫馨而又帶著淡淡的暖意的。

她在客廳雕刻虎嘯山林,秦以澤會坐在一旁安靜的看書,有的時候,會給她倒上一杯清茶,然後手拄在下顎,看她一刀一刀的雕刻。

目光沉靜,也不說話,可是卻莫名的讓人心安。

顧喬喬眨了眨眼睛,上輩子的記憶不全都是痛苦,也有很多溫馨在悄無聲息的流淌。

可是在後來,她將這僅有的溫馨全都死死的壓制住,不敢去回憶,哪怕是想到一點點,她都會狠狠的掐自己打自己以此來懲罰,否則,她怎麼對得起死取

這個時候,外面忽然傳來了陸飛的喊聲,「嫂子,給我開下門。」

原來竟然不知不覺的到了中午了。

陸飛拿著兩個鋁製飯盒,端著一個茶缸子,站在了門口。

顧喬喬連忙深吸一口氣,趕緊的打開了房門,接過了陸飛手裡的茶缸子放在了客廳的桌子上。

「嫂子,飯打來了,趕緊趁熱吃。」陸飛熱情的催促道。

「真的是太謝謝你了。」

「嫂子別客氣,那我先走了。」來如一陣風,去也一陣風,陸飛又急匆匆的走了。

顧喬喬脫下了外衣,心情也平靜了下來,洗漱好之後,就坐在桌子旁,打開了飯盒。

這陸飛心眼真實在。

滿滿一飯盒的大米飯,滿滿一飯盒的土豆白菜五花肉,茶缸里裝的竟然是紫菜雞蛋湯。

這應該是炊事班單獨給顧喬喬做的。

顧喬喬也確實餓了。

不過在餓,吃了一半也就飽了,顧喬喬將剩下的飯菜放在了廚房裡,準備晚上吃。

顧喬喬將旅行袋裡的醬菜放在了廚房的碗櫥上。

衣服拿出來掛在了衣櫃里,另一個衣櫃是秦以澤的,掛著一排的衣服。

其實秦以澤是一個很講究生活質量的人。

從他的衣服就可以看出來,毛衣和襯衫都是名牌的,不過好像都不是新的。

想來和她結婚的半年多,一直在滇南沒來得及添置吧。

不過隨即顧喬喬就看到了大衣櫃的抽屜里,裝的都是新衣服,有她的,還有秦以澤的。

都是春裝和夏裝。

而在另一個大抽屜里,顧喬喬看到了沒拆封的生活用品。

毛巾牙膏牙刷香皂,還有幾瓶老牌子的潤膚霜。

想來都是秦奶奶幫著準備的。

顧喬喬關好了抽屜,心裡想,現在的秦奶奶應該是健步如飛了吧,而且身體肯定也不錯,等哪天有時間,得和秦奶奶通個電話問候一下。

老人家的心意她是一定會領的。

屋子裡很乾凈,顧喬喬走了一圈,也沒什麼可收拾的,中午就不點火燒炕了,晚上做飯的時候一起來。

顧喬喬穿上毛呢外衣,推門出去了。

前後院子轉了一圈,看到土壤真的挺肥沃的,想起了連玉紅塞給她的蔬菜種子,心裡想,過幾天應該種點菜,一時半會的未必能回去,種點小菜是極好的。

畢竟這裡買菜還要去山城,一點都不方便。

不過此時也沒什麼可看的,顧喬喬剛要推門進屋,就聽到了一個女人的大嗓門在隔壁的木板柵欄前響了起來,「你是秦指導員的媳婦嗎?」

顧喬喬回眸看去。

一個年約二十八九的女人抱著孩子正雙眼發光的看著她。

這是張亞麗,三連連長的妻子,嗓門大,看似性格直爽,其實很愛佔便宜,而且嘴還不好。

上輩子這一段隨軍的記憶是顧喬喬一直不願意去回想的。

所以有些事情真的淡忘了。

可是如今看到那模糊而又熟悉的臉,一下子記憶如潮水般的湧來。

這個女人,典型的白眼狼。

吃你的喝你的,轉過身就和其他的軍嫂一起說她的壞話。

此時此刻的顧喬喬,真的不知道自己當初哪裡得罪她了。

不過這些已經都不重要了。

這輩子,她是不會傻乎乎的像上輩子那樣對她了。

顧喬喬勾唇一笑,笑容淺淡而又帶著疏離,「我是秦指導員的愛人,我叫顧喬喬。」

張亞麗有些發愣。

不是說秦指導員的媳婦好像是一個和她一樣來自於農村的農婦嗎?

這怎麼是一個這麼水靈的小姑娘。

而且,說話字正腔圓,往那一站,似乎比隔壁的來自於金陵城的李雅還要有氣質。

她書讀的少,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那個亭亭玉立於陽光下的女孩。

只是在這一刻,身旁大女兒扯著她的衣角,懷裡的二女兒揪著她的頭髮。

習以為常的樣子,在這一刻,就變得很狼狽。

張亞麗的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她張了張嘴,乾巴巴的說,「我……叫張亞麗,是穆連長的媳婦……」

聲音無端的放小了很多。

顧喬喬微微一笑,「穆嫂子,我剛下火車時間不長,我回屋休息了。」

說著,轉身走了幾步,打開了房門進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