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32章 秦以澤回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2章 秦以澤回來了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顧喬喬站在了大門口,靜靜的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心裡想,還是還有點可惜呢。

其實燙一下,也挺好的。

顧喬喬看了看天色,估計這一回沒人來了,於是關好了院子的大門,看著對面柵欄下劈好的燒火材,抱了一抱進屋。

然後點火開始燒炕。

屋子裡有暖氣,是和連隊的隊部還有軍營一起用一個大鍋爐,算是集體供暖。

不過這小炕確實是需要自己去燒的。

晚上的時候,秦以澤依然沒回來。

顧喬喬放心的鎖好房門,將自己的東西擺好放在了書桌上,不過今天還是有些累了。

顧喬喬燒了一大鍋水,簡單的在小衛生間里洗了一下,換好睡衣之後,就開始給自己吹頭髮。

等收拾好后,也到了晚上九點了,顧喬喬關上了燈,鑽進了被窩裡,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朦朦朧朧之中似乎有敲門聲傳來。

是誰呢?

這麼晚了?

顧喬喬迷糊糊的想著,卻懶得去動。

哼哼唧唧的顧喬喬翻了一個身,就繼續睡去。

隨後,敲門聲又響了幾下,就沒有動靜了。

顧喬喬卻一下子想起來了,是秦以澤回來了。

沒進來,那是因為她將門在裡面給反鎖了。

顧喬喬懵懵懂懂的坐起來,閉著眼睛停頓了一下,才好像醒過來,然後趕緊去開門。

開門的一剎那,秦以澤已經轉身準備離開了。

在聽到門響的時候,他本能的轉過身。

今晚的月色實在太好。

顧喬喬穿著米白色的棉質睡衣,站在了門口。

門打開的時候,那月光一下子就將她籠罩住了。

烏黑的頭髮散在身後,因為剛睡醒,似乎有些迷糊糊的。

所以,那一雙清澈如水的眸子,似乎浮上了一層迷濛的輕霧。

看起來很無辜,卻又顯得格外的誘人。

秦以澤眸光暗沉,喉結動了動,沒有開口,靜默了一瞬之後,就抬腿朝著顧喬喬走來,手裡拎著一個袋子。

隨後,進了屋。

將房門關上,那夜晚的涼氣也悄然的被關在了門外。

顧喬喬似乎這一時刻才徹底的清醒過來。

看著似乎滿目寒霜的秦以澤,知道這是執行完任務剛回來。

她的手握在了一起,咬著嘴唇,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說第一句話。

秦以澤不動聲色的掃了一眼顧喬喬,隨手打開了燈,然後將手裡的袋子放在了顧喬喬面前,「這是我說的那種石頭。」

顧喬喬的眼眸一下子瞪圓了。

裡面有著不可言喻的驚喜。

短短不到幾分鐘,這丫頭就換了三個樣子。

秦以澤挑了挑眉,卻不在管顧喬喬,而是去換拖鞋了。

而顧喬喬此時此刻眼裡沒有別的了。

她蹲下身子,急忙的打開了袋口,迫不及待的看過去。

一堆看似平淡無奇的石頭,在袋子底部堆著。

顧喬喬拿出了一個。

大約有她的拳頭那麼大,挺重的,外面有些坑坑窪窪,翻過來看的時候,有一處裸露在外面的地方是琥珀色。

顧喬喬對著燈光看過去。

她其實沒有這方面的知識,僅有的認知也是從爺爺嘴裡知道的。

而且她根本就沒有認真聽,所以知道的也是一知半解。

片刻之後,顧喬喬不再去看了。

裡面到底什麼樣的,她一點都看不出來。

不過當她不在去看的時候,手上的感覺就格外的清晰起來。

顧喬喬的手指又動了動,隨後放下來,依次的拿起了那剩下的石頭。

顧喬喬心裡浮上了無邊的欣喜。

她是第一次接觸這所謂的原石,可是,經過了她的手指觸摸之後,她清晰的知道,這裡面果真有金塊還有玉。

琥珀色玉石的質量不是很好,也很分散,不過卻好似有著一些奇怪的脈絡。

而那那綠色的玉石如果好好打磨,肯定會很漂亮的。

顧喬喬不知道上輩子這些金玉石怎麼處理了。

不過想來,如果沒有好玉,估計也就直接取出金塊吧。

畢竟,金子是值錢的。

而這也不奇怪,岩石金就是金礦石的一種,和這個差不多。

取出金塊是很正常的。

顧喬喬暗暗的感謝了一番老天之後,就將這些石頭從袋子里都小心的拿出來,放在了一個紙箱里。

而這個時候,秦以澤一邊擦著頭髮一邊的施施然的走過來。

顧喬喬聽到動靜抬起頭,而秦以澤正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顧喬喬站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感覺他好像瘦了一些。

顧喬喬真心實意的開口,「真的太謝謝你了。」

秦以澤勾起嘴角,淡淡的開口問道,「這些石頭可用嗎?」

顧喬喬笑著點頭,脆聲的說道,「太可以用了,可以雕刻很多東西,而且,我還沒用這樣的玉石雕刻過呢。」

「嗯。」他淡淡的嗯了一聲,「能用就好。」

說完就進了客廳。

顧喬喬忙去廚房,給他到了一杯水,然後破天荒的關心道,「你晚上吃飯了嗎?」

此時已經是半夜了,回來的這麼晚,估計沒有吃飯。

秦以澤看了一眼時間,太晚了,晚飯確實沒吃,可是要顧喬喬去做嗎?

本來想點頭說吃過了,可話到嘴邊,還是淡淡的說,「算了,明早一起吃吧。」

顧喬喬一聽,這是沒吃飯埃

還有一點米飯,櫥櫃里有幾個雞蛋,點火炒飯,倒也很快。

她說,「那我去給你做個雞蛋飯吧。」

秦以澤看了一眼顧喬喬,看她就要去點火,他才開口慢條斯理的說道,「太晚了,明早一起吃吧。」

說著將杯子里的水緩緩的喝下去,看著站在那裡的顧喬喬,輕聲道,「去休息吧。」

顧喬喬也就沒有在堅持,可卻覺得這樣的秦以澤好像有點和她印象中的不一樣。

顧喬喬回了屋。

秦以澤也去了自己的房間。

屋子裡又恢復了靜謐和黑暗。

他躺在小炕上,轉頭看了一眼刷著白灰的火牆,在火牆的那頭,平日里是空的。

今天卻住著一個小女人。

而這和在秦家和顧家還不一樣,這棟屋子裡,只有他和顧喬喬。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全新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