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43章 將這鍋肉和土豆毀掉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3章 將這鍋肉和土豆毀掉吧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顧喬喬按住鍋沿的手,有些顫抖。

她的腦子裡甚至有一剎那的空白。

在這一刻,顧喬喬的心似乎要從胸腔里跳出來一樣。

而此時,朱曉紅和楚藍,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她。

因為剛才她們也看到了顧喬喬噁心乾嘔的樣子。

楚藍的心一沉。

這點常識她還是有的。

難道顧喬喬懷孕了?

這個認知,讓楚藍的心,一下子就沉進了無邊的谷底。

她手裡拿著的碗,似乎稍一用力,就會捏碎一樣。

而這個時候卻沒人注意楚藍的異樣。

因為顧喬喬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這鍋肉上。

到底怎麼回事兒?

這肉好好的,怎麼突然之間就有了毒呢?

而這個時候的陸飛實在抵擋不住紅燒肉那誘人的香氣,對著顧喬喬嘿嘿一笑,「嫂子,這肉太香了,我嘗一口。」

說著就伸出手,捏住了勺子上的最上面的一塊肉,然後就要往嘴裡送去。

顧喬喬嚇得心肝俱顫。

什麼都顧不得了,伸出手,一巴掌打在陸飛的手背上。

那塊肉在陸飛沒有防備的情況下被打落在了桌子上,然後又滾落在地面上。

而陸飛詫異的看著這個樣子的顧喬喬,他的臉上帶著難堪和羞惱,也帶著一點不舒服。

他不明白,總是笑眯眯的顧喬喬,為什麼這樣不給他面子?

顧喬喬此時不但腦子裡亂糟糟,甚至連心裡都是亂鬨哄的。

她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

而且屋子裡還有三個人,容不得她有過多的反應,一切只能憑著本能去做。

顧喬喬深吸了一口氣,瞪了陸飛一眼,聲音有些沙啞的說,「陸飛,你怎麼和我弟弟一樣,就喜歡用手抓東西吃?」

陸飛張了張嘴,沒有說話。

顧喬喬知道無論她說什麼,剛才的這個動作都讓陸飛很沒面子。

但是沒有辦法,她當時只能那麼做。

楚藍終於反應過來,眼神一閃冷笑道,「嫂子,你真是太小氣了,不就是一塊肉嗎?抓著吃又有什麼,我們都是軍人,有的時候是不拘小節的……」

顧喬喬咬咬牙,這個楚藍真是添亂。

她斜睨了一眼楚藍,不客氣的道,「正因為我和陸飛熟悉,所以才不能讓他養成壞習慣,和不拘小節有什麼關係?」

然後又看著陸飛,勉強的勾起了嘴角,問道,「陸飛,你沒有生氣吧?」

看顧喬喬小心翼翼的樣子,陸飛連忙搖搖頭,「嫂子,我又不是小姑娘,哪有那麼愛生氣,沒事的,沒事的,我就是真的忍不住了,你做的菜實在是太香了……」

楚藍微不可查的撇一撇嘴,心裡罵道,馬屁精!

顧喬喬勉力的笑了笑,心裡猶如翻江倒海一般。

這一時刻,她真的想進到客廳,將秦以澤喊進來。

然後告訴他,這個肉不能吃,這個肉里有毒,而且還是很烈性的毒藥。

可是她又該如何跟秦以澤解釋,她是怎麼知道這肉里有毒的……

還有一點最重要的是,今天其實是一個很歡樂的日子。

對於北部邊城的軍人來講,因為這裡是國內最冷的地區,所以禁酒令並不那麼嚴格。

而且難得的周六,大家又都聚集在一起。

在這裡有一個團的兵力。

而這某團的團長和政委也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當軍官搬遷新居請客的時候,他們是不來的。

他們來了,肯定會影響大家的情緒。

畢竟有上級領導在這裡誰能放得開?

肯定會受拘束的。

所以一般的時候,新居請客都是請過同僚,再單獨請上級領導,然後叫幾個相熟的戰友作陪。

就像今天,這些平日里和秦以澤關係不錯的連長和指導員來了一大半兒。

難得的機會。

而且他們晚餐準備的也非常豐盛。

所以大家的情緒都非常的高。

甚至剛才還一起唱起了軍歌。

真的是很令人振奮。

在這樣特殊的日子裡,顧喬喬該怎麼對秦以澤說,這肉不能吃,這肉里有毒?

那麼問題也就來了。

是誰在肉里下的毒?

是秦以澤嗎?

還是她顧喬喬?

就算是上級知道這兩個人絕對不會做這件事情,但是卻絕對不能善罷甘休。

一定會大力調查的。

而假如她被軍部給帶走調查的時候,她該如何解釋?她是怎麼知道這肉里有毒的?

她用什麼樣的理論知識,用什麼樣的經驗?

楚藍看顧喬喬發獃,心裡帶著喜意的鄙視著。

小家子氣就是小家子氣,做點事也魂不守舍的。

真是讓人瞧不上。

而此時此刻的顧喬喬,心裡簡直是一團亂麻。

但是也幸虧她重活了一世。

否則,她真的會嚇得六神無主。

也就是在心念一轉之間,顧喬喬將腦海里這些紛紛雜雜的情緒,索性全部都拋在腦後。

既然暫時無法和大家說,這鍋肉里有毒,那麼就將這鍋肉和土豆毀掉吧。

顧喬喬握住鐵鍋的手緊了緊。

忽然的一皺眉頭,對著陸飛說,「哎呀,我想起來了,這鍋肉我忘記放鹽了。」

「啊,忘記放鹽了?」陸飛不由得怔怔的問道。

這肉要是沒鹽也能吃,可是肯定沒有滋味就是了。

陸飛接著說道,「可我聞著很香埃」

「香也不行,沒有鹽,這肉怎麼吃?」接著顧喬喬就對陸飛說,「你將爐子上的炒勺拿走,我要將這鍋肉放在爐子上熱一下,然後再放鹽,否則鹽不化的。」

「哦……」陸飛有些莫名的看了一眼顧喬喬,總覺得顧喬喬的臉色蒼白得可怕。

而且如果他沒有看錯的話,顧喬喬握住鍋的手竟然在微微的顫抖。

怎麼了?

難道是緊張了嗎?

是因為自己疏忽,忘記放鹽而導致的嗎?

陸飛沒有再去追問,而是連忙的按照顧喬喬的話將爐子上的炒勺移走。

然後顧喬喬端著鐵鍋,就朝著爐子走去。

廚房本來就不大。

從當前這個位置到爐子也就五步的距離。

而顧喬喬在走第二步的時候,就忽然的踉蹌了一下身子,隨後似乎就站不穩了,直直的朝著前面倒去。

手裡的一鍋肉也順勢全部扣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