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47章 今天到底怎麼回事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7章 今天到底怎麼回事兒?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女生小說

假如是愛慕秦以澤的人,是不會將秦以澤一起毒死的。

這趙迎到底是什麼人?

想到這裡,顧喬喬就感覺到渾身發冷,這個人簡直太喪心病狂,太可怕了,就是一個惡魔。

顧喬喬的手緊緊攥在一起。

還有楚藍和朱曉紅。

可是和他一起來的。

會是同夥嗎?

顧喬喬想著上輩子的事兒。

上輩子的楚藍用了兩年的時間苦追秦以澤無果之後,被他爺爺知道了實情,然後那個曾經威風凜凜的老將軍,親自來到邊城,怒氣沖沖的將她帶走了。

朱曉紅不久之後也轉了業。

胡思亂想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一眨眼,竟然是晚上十點鐘了。

這些人倒也沒有喝醉,畢竟都是軍人,習慣於執行命令,遵守軍規,所以就算是在某些方面可以放鬆一些,但是他們的自律性是極好的。

他們的情緒很好,也並不代表他們就可以喝多了。

所以這些人都很正常的離開了秦家。

陸飛沒有走,而是幫著顧喬喬將殘羹剩飯,鍋碗瓢盆都收拾好之後才離開。

而這時候的秦以澤也將客廳收拾乾淨了。

此時的他慵懶的靠在椅子上,手裡攥著一個茶杯,纖長如玉的手指似乎在茶杯上敲擊著什麼節奏。

一雙星眸,此時微微的眯起,遮住了就要溢出來的星光。

顧喬喬站在門口,心口一跳。

明亮的燈光下,秦以澤更顯得眉目如畫。

他的眼角和臉頰竟然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緋紅。

目光也有些迷離。

這樣的他竟然帶著一股盪人心魂的力量。

而此時喧囂熱鬧了一下午和一晚上的房子變得格外的靜謐。

顧喬喬站在牆邊,咬著紅唇。

心裡在想,該如何組織語言將這件事情告訴秦以澤。

然後找出幕後的黑手。

而她的心裡還存有一絲的僥倖,也許是自己感知錯誤了呢。

斟酌了片刻,就在顧喬喬想要張嘴的時候,秦以澤似乎輕嘆了一聲,然後伸了伸大長腿,放下茶杯,從椅子上站起來。

幾步就走到了顧喬喬的身邊。

垂眸看向她的左手。

那裡似乎沒有了紅腫,好像恢復正常了。

這藥膏這麼神奇嗎?

還是她燙的並不嚴重?

秦以澤微微低下頭,看著眼前似乎有話要對他說的少女,低低的開口,「今天到底怎麼回事兒?」

顧喬喬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於是抬頭看向秦以澤。

濕漉漉而又清澈的眼睛里都是疑問。

而這樣的目光,猶如蒙上了一層輕霧。

兩瓣紅唇在燈光下閃著瑩瑩的光澤。

秦以澤心口一緊。

甚至在這一刻,都忘記了自己想要問顧喬喬的話了……

這樣的感覺有些莫名。

讓秦以澤的眉頭微微的蹙起。

臉色也有些淡了下來。

顧喬喬試探著問道,「你說的是我扣在地上的那個肉和土豆嗎?」

秦以澤輕輕的點著頭。

他覺得自己的手又有些癢,很想伸出去在她光潔的額頭再點一下。

也或者在拍拍她的腦袋。

只不過今天是不可以的。

因為他到現在都沒有確定今天的顧喬喬,在廚房的那件事兒是故意的還是意外?

顧喬喬貝齒輕咬紅唇,斟酌著要組織什麼樣的語言和秦以澤說這匪夷所思的事情。

畢竟如果她對他說,這菜里有毒,秦以澤肯定會問她是如何發現的。

她總不能告訴秦以澤她的手和別人不一樣吧。

就像她的重生一樣,這都是不能對任何人可以講述的秘密。

除了羅老之外。

「嗯?」秦以澤蹙眉提醒著她。

有些不耐,他不喜歡顧喬喬這樣支支吾吾的樣子。

不管是意外,還是故意的,他希望顧喬喬能對他說實話。

所以此時此刻的秦以澤一眼不眨的緊緊的盯著顧喬喬的小動作。

看她是否會信口胡扯。

隨後,他稍微的鬆了一口氣。

顧喬喬是想和他說實話的。

就是不知道該如何說。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顧喬喬這麼糾結?

秦以澤淡淡的開口,「和我說實話。」

顧喬喬心一橫,微微抬起頭看著眼神專註的秦以澤,認真的問著,「秦以澤,如果我說那鍋里的肉是有毒的,你相信我嗎?」

秦以澤沒有想到顧喬喬說出的竟然是這樣的話。

他一愣。

這是他從來沒有想到的。

他剛才在心裡猜測,也許這件事情和楚藍還有朱曉紅有關係。

可是他卻沒有想到,這鍋里的肉是有毒的。

在這一時刻的秦以澤,如畫的眉目瞬間染上了一抹清寒,渾身的氣勢不由自主的散發出來。

剛才專註的目光就變得有些咄咄逼人。

他的口氣嚴肅而又認真,「顧喬喬,你知道你說這話的後果嗎?」

顧喬喬點點頭,「我知道。」

「那麼你可以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那肉里有毒的,也或者說你知道誰下的毒?」

顧喬喬咽了一口口水,感覺嗓子眼兒都有些疼痛。

這個時候的她也有些緊張。

不知道該怎麼說,才能順其自然的不讓秦以澤懷疑她。

而秦以澤在氣場全開的時候,是很嚇人的。

「秦以澤,那鍋燉肉和土豆在趙迎楚藍和朱曉紅進來之前是好的。」

「什麼意思?」秦以澤蹙眉問道。

「我的意思就是,在這三個人進廚房之後,這鍋紅燒肉燉土豆,就變成了一鍋毒藥,而且毒藥的藥性很強,你可以悄悄的拿出去檢驗一下,但是我想這葯是可以毒死人的。」

「你是怎麼知道的?」秦以澤雙眸迸射出寒光,一字一句的厲聲問道。

是誰這麼膽大,竟然敢在菜里下毒?

難道他不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嗎?

還是,他就是想要這樣的結果!

這個人是誰?

是趙迎還是楚藍或者朱曉紅?

在電光石火之間,秦以澤就轉了幾個念頭。

但是他面上卻不動聲色。

在看到顧喬喬越發蒼白的臉的時候,他才驚覺,自己似乎將她當成犯人審問了。

而這裡最不可能的就是他和顧喬喬。

想到這裡的秦以澤眉目一點點的柔和下來。

他輕聲的說道,「別害怕,一切有我……」

說著便不再去逼問顧喬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