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48章 一個軍人妻子應該有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8章 一個軍人妻子應該有的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此時的秦以澤心緒極其的複雜,她瞞著他太多的東西。

可是在對上那雙水蒙蒙的大眼睛時,他歷來冰冷的一顆心,還是不由自主的軟了下來。

罷了。

就這樣吧。

不管顧喬喬是如何知道的,既然她不想說他就不會在逼她。

他會給她時間,讓她一點點的信任他。

如果她想說,他就聽著。

不想說,他就只當什麼都不知道吧。

顧喬喬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不過,我也不敢百分百的保證這肉里真的被下毒了。」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嘛。

秦以澤靜默不語。

顧喬喬抬眸問道,「你拿著這些東西去直接化驗嗎?」

只有檢驗的結果出來之後,才會知道到底怎麼回事。

秦以澤輕輕的點頭。

心裡卻思緒翻滾。

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動手腳,將手伸進軍隊這樣重要的地方的人,他的目的和動機絕對不單純。

尤其現在邊境的關係非常緊張。

他無法確定這是不是和某些境外勢力有關。

但是他卻不能告訴顧喬喬。

而這件事情也不能露一點端倪,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是顧喬喬發現這鍋肉不對勁的。

所以這件事情必須秘密的進行。

他現在馬上就要去團長那裡,將這件事情彙報給他。

然後將這個下毒的人揪出來。

這個人絕對不是一個人,也許會和境外的勢力勾結在一起。

也或者這個人就是境外勢力的一部分。

他無法確定這人就是趙迎。

畢竟楚藍和朱曉紅今天也是不請自來。

還有他們三個竟然一同前來,也都處處透著詭異。

很多事情不能看表面,也許正常的其實是不正常的,也許不正常的才是正常的。

秦以澤看向顧喬喬,看她的臉色比剛才的還要蒼白。

他溫和的誇讚道,「不管有沒有下毒,你當時選擇的做法是最正確的,你是個聰明勇敢的女孩,不過這件事情只有你知我知,不要對第三個人講,我現在就要出去,我讓鄭連長的愛人來陪你好嗎?」

顧喬喬看著秦以澤,搖搖頭,輕聲的說道,「不用。」

「你不害怕嗎?」

「不怕。」她輕聲而又堅定的說道。

顧喬喬知道自己人生中最慘烈的都經歷過了,如今這一點事情算得了什麼?

況且,重要的是秦以澤以後還會出去訓練和執行任務,他不可能天天在家裡二十四小時陪著她。

那麼如果他不在家的時候,總不能讓鄭連長的妻子天天來陪著她吧。

既然來到了這裡,她就已經做好了一切的準備。

況且顧喬喬對自己也是有信心的。

最起碼對危險的感知是格外的敏銳。

而且她的手,隨便一樣東西拿在手裡都可以成為一個致命的武器。

所以她一點都不怕。

秦以澤目光閃過一抹讚賞,這才是作為一個軍人妻子應該有的姿態。

在這一刻,秦以澤的心裡無端的升起了一股驕傲。

他深深的看了眼顧喬喬,不再說話,而是大步流星的朝著門外走去。

十分鐘后,陸飛開著車來了。

這是秦以澤可以信任的人。

而當秦以澤拎著那一桶裝著被顧喬喬扣在地上的紅燒肉和土豆時,陸飛心裡的那絲疑惑,終於找到了出口。

瞬間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兒。

其實卻更糊塗了。

但是這時候卻不是他追根問底的時候。

他神情肅穆的接過水桶放在車裡。

然後看了一眼顧喬喬,輕聲說道,「嫂子,謝謝你。」

顧喬喬勾起嘴角,搖搖頭,卻沒有說話。

陸飛隨即開車和秦以澤朝著團長住的地方疾馳而去。

顧喬喬將大門關上,然後又將房門反鎖好。

到了這一時刻,顧喬喬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她相信,依照秦以澤的能力,很快就會查出事實真相。

當那鐵桶被拿走的那一刻,顧喬喬知道她的感知沒錯,可以百分百的確定,那肉里有毒。

那麼接下來,就是秦以澤的事情了。

顧喬喬覺得很是疲累,洗漱好之後,就直接休息了。

秦以澤今晚未必能回來。

也許會連夜將人控制住吧。

對於他們這些軍人來講,最重要的就是殺伐果斷,雷厲風行!

這一夜,顧喬喬睡得還算是安穩。

而秦以澤是在兩天後回來的。

而這兩天,楚藍和朱曉紅在沒有出現在她的視線里。

至於其他,顧喬喬也沒有那個膽子去打聽。

所以這裡一如既往的平靜。

此時看到秦以澤的神情的時候,顧喬喬就知道這事肯定是有眉目了,也或者是抓到真兇了。

不過這樣的事情已經屬於軍事機密了,顧喬喬聰明的沒有去詢問。

她站在門口,輕聲的問道,「你吃午飯了嗎?

因為這時已經是下午兩點鐘了。

顧喬喬不確定,秦以澤是否吃飯。

秦以澤揉了揉額頭,兩天兩夜的突擊,終於將真兇抓了出來。

就是趙迎。

經過審問,趙迎確實和境外某股勢力有聯繫。

而且還是其中的骨幹力量。

秦以澤忘不了這人臨死前嘴角的笑意。

不為錢,不為名,那麼目的就不言而喻了。

可趙迎家裡的情況很簡單,來自於一個小縣城,家裡除了務農的就是工人,沒有一個人有海外關係。

而趙迎是在縣城長大的。

與當地的公安聯繫的時候,得知趙迎在當兵之前,一直是一個老老實實的孩子。

而在部隊,進步的也很快。

沒有什麼異常。

唯一不對勁的就是他這十幾年,才回過一次家,而他也至今單身。

他交代的很痛快,似乎也知道自己必死無疑,而他的交代竟然帶著一點挑釁。

從他的嘴裡知道,他本來的目標是大比武那天的軍營食堂。

這一次雖然是突然的決定,但是如果成了,後果比軍營食堂的影響力大。

就是沒想到,竟然沒成功。

當再問也問不出有用的信息之後,趙迎被就地執行了。

作為邊城的軍隊在某些方面是有這個特權的。

畢竟這是一個特殊敏感的區域。

可是這事不過是剛剛開始。

趙迎交代的太痛快了,反而處處透著詭異。

而那藥物是新研製出來的生化毒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