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49章 她制止了一場災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9章 她制止了一場災難。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屬於慢性的藥物,不能當場死亡,但是會在半個月內腐蝕掉五臟六腑,無葯可醫,只能等待死亡。

而時間長短則是根據吃進去多少決定的。

也就是說,當天在秦家吃飯的十個人,包括秦以澤,死亡的時間並不相同。

這就是為什麼趙迎大搖大擺的來,又大搖大擺離開的原因。

他有恃無恐。

吃了當時也是沒事的。

這種新型的生化毒藥還有趙迎這個人都令人心驚,也讓上級領導們看到了在改革開放的大好形勢下,有的國家是不希望我們強大起來的。

所以,這事就變得格外的複雜。

好在有顧喬喬,才制止了一場災難。

但是顧喬喬,一個神秘而又聰明勇敢的女孩,他名義上的小妻子,為了她的安全,註定要做一個無名的英雄了。

秦以澤專註的目光將顧喬喬籠罩住,看到顧喬喬的神色很不錯,心裡也鬆了一口氣,片刻之後,他略帶沙啞的聲音響起,「沒吃。」

「那我給你麵條吧,正好有現成的肉醬。」顧喬喬歡快的開口道。

秦以澤點點頭,卻回頭關好了門,「等一下,我和你說件事。」

顧喬喬有權利知道一部分的真相,這也是上級領導特批的。

顧喬喬本來要轉身去廚房,聽到秦以澤的話之後,跟著他去了客廳。

然後聽秦以澤說了事情的大致經過。

顧喬喬也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這葯這麼霸道嗎?

竟然可以讓中毒的人這樣死去?

而他本來的目標竟然是軍營大比武后的食堂。

軍營大比武?

顧喬喬猛的瞪大了雙眼。

她想起來了。

上輩子在夏天的時候,也就是在比武結束后的半個月內,很多士兵相繼的倒下去了。

這事驚動了軍隊總指揮部。

派出了最好的軍醫坐著軍用飛機來到了邊城。

然後這裡戒嚴了。

秦以澤也將近一個月沒回家。

當時的顧喬喬不知道這些士兵到底得了什麼病,但是卻知道,有人相繼死去。

家屬們都說是傳染玻

然後有一個軍官擔心被傳染,試圖逃跑,在跳進大江準備逃去大江對岸的另一個國家的時候,被當場擊斃了。

聽張亞麗說,那人死的很慘,身上全都是彈孔。

被打成了篩子。

那個人就叫趙迎!

而那場據說是傳染病的災難,在隔離了一個月,犧牲了十五名士兵之後,被遏制住了。

卻原來,這不是什麼病埃

是中毒了。

也許這是官方的解釋吧。

顧喬喬也終於知道了自己在反覆想著趙迎的名字的時候,為什麼心底會感到震撼了。

那震撼來自於上輩子張亞麗形容的死狀。

隨即顧喬喬怒火中燒,這人太無恥和狠毒了。

竟然是一個叛國者,是一個殘害同胞的特務。

不管是上輩子還是這輩子,都死有餘辜!

看著顧喬喬先是震驚害怕,然後又是義憤填膺的小表情時,秦以澤這幾天的疲累似乎一掃而空。

他心情愉悅的挑挑眉,淡然的開口道,「你去做飯吧,我要換衣服。」

說著,就開始解扣子。

顧喬喬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怎麼說著說著就變了話題呢。

她還在那愣著。

秦以澤眸光微暗,解開了軍裝的第一個扣子,繼續朝著下一個而去。

隨後露出了裡面的襯衫。

秦以澤看顧喬喬還不走,於是,索性開始解襯衫的扣子。

顧喬喬在看到他露出一點點的肌肉時,這才恍然大悟,隨即紅著小臉急速的轉身離開了客廳。

身後的秦以澤看顧喬喬好像倉皇的小兔子一樣逃跑了,於是接著解軍裝的扣子。

而他的嘴角漾開了一抹自己都沒察覺的笑意。

而顧喬喬則是進了廚房。

噘著嘴氣呼呼的暗罵了好幾句秦以澤之後,拍了拍臉,不在去想亂七八糟的,而是趕緊的開始和面。

一個人的麵條也是好做的,有現成的肉醬。

顧喬喬如今的手勁也很大,所以這面被她活得非常有韌性。

雖然這時候的面有些黑,但是面味極濃。

顧喬喬的動作也很快,畢竟上輩子這些事情她是做慣了的。

所以等秦以澤換好衣服,洗好手和臉之後,顧喬喬已經將麵條下鍋了。

秦以澤站在一旁靜靜的看著。

卻忽然覺得這樣的日子雖然平淡,卻似乎很溫馨。

他看顧喬喬這裡沒有需要他幫忙的地方,於是就端著肉醬進了客廳。

拿起報紙,剛看了一會兒,顧喬喬就端著一大海碗水撈麵走了進來。

這是顧喬喬第一次給他麵條吃。

麵條切的非常均勻。

厚度也一樣。

看起來就很韌性十足的樣子。

而顧喬喬又去廚房拿來了兩碟醬菜,然後又將煮麵的湯盛了一碗,上面放了點蔥花,稍稍放了一點鹽,就成了飯後的麵湯。

顧喬喬將這些都端到了桌子上,秦以澤已經吃掉了大半。

顧橋知道他吃飯時不愛說話的,於是就去廚房收拾面板。

秦以澤吃完之後就將碗筷都端進了廚房。

一個人的碗筷也是好收拾。

幾下顧喬喬就將廚房弄得乾乾淨淨。

然後看著依然站在門口的秦以澤,詫異的問道,「你不去上班嗎?」

秦以澤搖搖頭,沉聲道,「下午不去。」

看著他眼底淡淡的黛青色,顧喬喬輕聲說,「那你去休息吧。」

說著就準備走出廚房。

而倚在廚房門口的秦以澤微微側了下身子,看著在他身邊走過去的嬌俏的少女。

心中一動,也跟著顧喬喬進了她的室。

顧喬喬一回頭,看到身後跟著秦以澤,詫異的問道,「你有事兒嗎?」

此時此刻的秦以澤,覺得他不應該這樣稀里糊塗的和顧喬喬相處下去。

既然有些事情在悄無聲息的發生變化,而這變化是他不厭煩的,那麼他需要和顧喬喬好好談一談。

「你坐下,我有事和你說。」秦以澤沉聲的說道。

又是什麼事?

顧喬喬依言坐下,抬起雙眸,詫異的看著秦以澤,不知道他要和自己說什麼事情。

不過卻乖乖的等著秦以澤張口。

秦以澤歷來是個果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