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50章 秦以澤,你愛我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0章 秦以澤,你愛我嗎?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歷史穿越

既然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他就絕對不會退縮和猶豫。

於是他薄唇輕啟,星眸低纈,聲音帶著一抹溫柔,「顧喬喬,我們以後好好過日子吧。」

清越撩人的嗓音,如遠山寒星的眉目,溫柔繾綣中還帶著一點令人察覺不到的情愫。

將這春日的午後,染上了一抹令人心悸的色彩。

但是這話聽在顧喬喬的耳朵里不亞於晴天霹靂。

她騰地一下站起來。

她不是狂喜,是震驚!

震驚於秦以澤竟然和她說出這樣的話。

兩輩子的時間,她從來沒有期望過從他的嘴裡能說出一點關於兩個人未來的話。

她曾經無數次的期盼著……

期盼著秦以澤能像看書那樣的認真的看著她,然後輕聲的說,「喬喬,我們好好過日子吧。」

可是這樣的話,她到死都沒有聽到過!

而如今,在她對他已經一點愛意都沒有的時候,也根本從來沒有想過和他有未來的時候,竟然聽到了這樣的話。

不得不說,命運真會捉弄人。

顧喬喬這一刻,閑淡而又溫馨的心情,忽然之間就煙消雲散不復存在了。

她的臉色一點點的冷了下來。

而這樣的顧喬喬,讓秦以澤一下子想起了除夕那天看到的顧喬喬。

冷漠,疏離,渾身透著涼意。

似乎剛才為他麵條,腳步輕快,像一隻小蜜蜂一樣忙來忙去的那個嬌俏的少女,不過是他的錯覺。

他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

他想這樣的話,應該是顧喬喬喜歡聽的。

也應該是她希望聽到的。

而這也是他的真心話!

在這一時刻,他確實想和顧喬喬好好的在一起。

畢竟她已經是他的妻子了。

但是為什麼這樣的話沒有讓顧喬喬感到高興,反而面色陰冷目光寒涼呢?

這一時刻的秦以澤也收起了剛才的柔和。

但是他卻沒有說話。

而是依然專註的盯著顧喬喬。

神色平靜,漆黑的眸子里看不出一點情緒。

半晌之後,顧喬喬才似乎終於找到了自己的聲音,她的眸光緊緊的盯著秦以澤,忽然開口問道,「你為什麼有這樣的想法?」

「我有這樣的想法不對嗎?」秦以澤淡淡的反問道。

「不對,自然是不對……」顧喬喬蹙眉道,她的聲音帶著一點點的譏諷,「你秦以澤是端坐於雲端的人,這樣的話真的不適合你。」

此時此刻的顧喬喬,哪還有一點嬌俏少女的樣子。

秦以澤的臉色也漸漸的冷下來,他俊眉微挑,似笑非笑道,「我該如何說話,還不是你可以界定的。」

聲音里的冷意,似乎輕易的凍結了春日裡暖暖的陽光。

顧喬喬想,她其實有些矯情了。

可是,她忍不祝

她早就知道自己錯了,她和秦以澤是雲泥之別,這段婚姻是她強求了。

所以,在不影響秦以澤的前提下,她為了找出仇人才和秦以澤繼續的走下去。

畢竟,如今兩個人相處,她不在像前世那樣讓他照顧她。

也沒像前世那樣給他惹麻煩,丟他的臉。

可是,事情不應該這樣的。

秦以澤不應該改變想法。

他應該一直對她冷漠下去。

這樣,她的心,也許會平衡一些。

上輩子的顧喬喬,才不會太悲慘。

顧喬喬知道自己也許心理有問題,可她控制不祝

她知道秦以澤生氣了。

可是,她一點都沒有和秦以澤過日子的想法。

就比如是現在,也不過是兩個住在同一屋檐下的陌生的朋友而已。

她做的也是自己能做的,而至於其他,再無一絲可能。

不愛了,就是不愛了。

那個曾經那麼轟轟烈烈的愛著秦以澤的顧喬喬早就死了。

死在山崖下幽深黑暗的潭水裡。

這輩子的顧喬喬只有兩件事情可做,一個是保護自己家人一生安康幸福,第二個就找出上輩子的仇人,然後報仇雪恨!

而至於其他,她真的從來沒去想過。

對於愛情,她在也不會去奢望了。

就算是秦以澤對她改變了看法,對她產生了一點點感情,但是這個時候的顧喬喬已經要不起了。

他們中間隔著人命,隔著那不知道怎麼引起的血海深仇。

在一切事情都沒有弄清之前,她能和秦以澤這樣平靜的在一起生活,已經是很難得了。

她恢復了從前的笑容,不代表她就忘了自己曾經家破人亡走投無路……

那個下訂單的人,接二連三設計事故的人,那個害她顧家滿門的人,她還沒找出來。

午夜夢回那揮之不去的噩夢還經常的纏著她。

她怎麼敢去想未來?

可是眼前的顧喬喬,卻真的不敢和秦以澤硬碰硬。

她知道這個人的狠厲。

可是秦以澤的態度,卻還是激怒了她。

這個時候的顧喬喬,好像無數的委屈和怒氣都湧上心頭。

就算從前的她愛的不自量力,可是她的愛有錯嗎?

她沒有傷害任何人,她沒有做一點壞事。

她用最大的善意去包容周圍的每一個人。

但是結果呢,她得到了什麼?

她得到的除了傷害就是傷害。

不喜歡她可以啊,當她不存在就好了,為什麼還要去害她和她的家人呢?

顧喬喬終於鼓起了勇氣,犀利的目光直直的盯著秦以澤,「是,我沒有界話的權利,但是,我是不是有可以問你一句話的權利?」

秦以澤高大修長的身軀,直直的挺立在窄小的室里。

午後的陽光有些燦爛。

而陽光透過玻璃窗照進屋子裡,似乎有些細小的灰塵在輕歌曼舞。

秦以澤就站在迷離的光影里,清冷的目光直直的盯著顧喬喬,半晌才淡淡的開口,「你問。」

顧喬喬咬了咬紅唇,忍著心底的羞意,心一橫,大著膽子問道,「秦以澤,你愛我嗎?」

秦以澤沒有想到顧喬喬問的是這句話。

在這一剎那,他似乎又看到了那個大膽而又執著的少女。

這一刻,秦以澤愣住了。

他愛她嗎?

什麼是愛?

愛和過日子有什麼關聯嗎?

但是看到顧喬喬執著的神色還有那澄澈的雙眼時,秦以澤知道,這是一個嚴肅而又認真的問題。

容不得馬虎,容不得敷衍。

那麼,他愛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