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57章 樹欲靜而風不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7章 樹欲靜而風不止!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老人點點頭,繼續朝前走著。

雖然有些糊塗了,但是一聽到女兒出了事,似乎人也清醒了不少。

顧喬喬只好扶著她,跟著她朝前面走去。

縣城不大,因為是剛剛改為縣城,所以很多地方還是林地。

此時顧喬喬就跟著老人走在朝東的馬路上,然後又穿過了一片不大的林地,顧喬喬可以看到,不遠處有幾棟房子。

想來那就是老人的家了。

顧喬喬鬆了一口氣。

還好,離得不遠。

而就在這時,旁邊的樹林里突然躥出來兩個人。

臉上蒙著黑布,動作迅速狠厲,一個一把將於奶奶推開,另一個勒住了顧喬喬的脖子,急速的朝著林子里拖去。

這事發生的太突然了。

顧喬喬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腦子裡甚至有剎那的空白。

而被推倒的於奶奶,忽然間渾濁的眼睛猛的瞪大,呼吸急促,似乎看到了什麼令她恐懼的一幕。

可是隨後,她忽然的爬起來,舉著拐杖朝著顧喬喬衝去,一拐杖打在了一個男人的背上,嘴裡嗚嗚的喊著,「狗賊,狗賊……」

那個方才推倒於奶奶的男人沒想到這老太太竟然還能爬起來,而且還給了他一拐杖。

惱羞成怒,回身一腳朝著於奶奶踹去。

顧喬喬的喉嚨被男人的胳膊死死的勒住,臉色漲紅,連呼吸都有些費勁。

她想說話都說不出來,眼看著於奶奶被男人一腳踹倒,而她則是被拖著繼續的朝著樹林的深處而去。

這片樹林不是單獨的一片,中間除了一條堤壩,對面就是莽莽的森林。

就這不到兩分鐘的功夫,顧喬喬已經被拖著走了有一百多米了。

樹枝劃在了顧喬喬的臉上,傳來一陣刺疼。

腳裸處被樹根刮破,似乎流了血。

她死死的咬著牙,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這裡沒有行人,就是想喊救命都沒人聽到。

她看著頭頂湛藍的天空,眼底劃過一抹陰鷙。

樹欲靜而風不止!

這不怪她!

顧喬喬的身後跟著跑的是踹倒於奶奶的男人,他的手裡拿著一把閃著寒光的匕首,刀尖對著顧喬喬。

臉被蒙住,只剩下那雙眼睛,都是陰狠和威脅,還有令人噁心的淫邪。

顧喬喬不知道他們要做什麼,但是,顯然不止要命這麼簡單。

她陰鷙的目光忽然看向尾隨的男人,男人一愣,而就在這個時候,顧喬喬忽然抓住了勒在脖子上的那條胳膊的手腕,一使力,只聽得一聲慘叫響起來,隨即顧喬喬被鬆開了。

顧喬喬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而勒住她的那個男人,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手從腕骨處被齊刷刷的折斷。

呈現了一個詭異的九十度角。

隨後劇烈的疼痛讓他噗通跪在了地上。

死死的咬著牙,卻沒再喊,而是對著發愣的拿著匕首的男人喊道,「愣著幹什麼,殺了她1

拿碘才反應過來,朝著就要跑的顧喬喬衝來。

顧喬喬這個時候早就手裡抓好了幾個石頭。

在男人衝過來的時候,冷冷的勾起嘴角,石子疾馳而出,先後打中了男人的雙眼,拿著刀的手腕,最後一個打在了漆關節上。

石子雖然不大,但是架不住裡面有顧喬喬賦予的怒氣和力量。

男人捂著眼睛哀嚎一聲也同樣跪在了地上。

顧喬喬一咬牙,林地里的粗樹枝到處都是,她隨便的撿起了一根對著眼前男人的腦袋打去,男人雖然訓練有素,就地一滾,可是在滾也沒滾過顧喬喬好像長著眼睛的棍子。

被棍子打在了後腦上,男人悶哼一聲,就昏過去了。

顧喬喬此時雖然很想知道這人是誰派來的,但是於奶奶被踹了一腳生死不知,她拎著棍子朝著於奶奶的方向跑去。

而那兩個男人一個昏過去,另一個咬著牙踉蹌的站起來,走到了昏倒的男人面前,喊了幾聲沒反應,不敢在此地逗留了。

陰狠的目光看著顧喬喬跑去的方向,心裡驚悚而又惱怒,他的身手在隊伍里也是排在前十的。

如今卻被一個任務目標給折斷了手。

那小姑娘的力量怎麼這麼大,大的令人心驚。

本來以為輕輕鬆鬆的跟玩一樣的任務,竟然在幾分鐘內發生了巨變。

計劃失敗,如果他想活下去,就得馬上帶著同夥離開。

可是同夥的眼睛和後腦在流血,顯然不能馬上醒來,那麼肯定就會成為他的拖累,如果留下,醒來后萬一被抓住將他交待出來,就全完了。

他根本沒想過任務會失敗。

一切安排的合情合理順其自然,所以,也沒想後路。

他眼眸露出狠厲,忽然撿起了旁邊的匕首,用左手毫不猶豫的對著同夥的心臟刺去。

心裡默念,為了組織的榮譽和未來,你安心的去吧。

隨後不放心的又刺了幾刀,才忍著劇痛,朝著森林的深處跑去。

而此時顧喬喬跪在了路上,眼前的於奶奶面色蒼白,一動不動。

顧喬喬伸出手,朝著於奶奶的鼻端探去,顧喬喬倏然一驚。

竟然沒了呼吸。

顧喬喬的手顫抖起來,於奶奶死了?

她死死的咬著牙,又再次的探去,手指帶著意念力,隨後心頭一喜,於奶奶沒死,就是氣息微弱道感覺不出。

顧喬喬看向四周,還是沒有人。

想來杜爽她們還在商店買東西,也或者知道她沒在,也不可能這麼快找到她。

顧喬喬深吸了一口氣,迅速的解開了於奶奶的上衣,於奶奶的胸口上戴著一個類似於懷錶的掛件,顧喬喬將它放在一旁,兩隻手迅速的按住了心臟處。

和急救方法不同,顧喬喬的手一動不動,絲絲縷縷的暖意順著手指朝著心臟而去。

片刻之後,顧喬喬的額頭滲出了細密的汗珠。

而於奶奶的臉色卻在一點點的好轉。

鼻端處也有了微弱的呼吸。

只是依然昏迷著。

想來這是年齡大的原因。

顧喬喬感覺沒問題了,才放心的收回了手,給於奶奶整理好衣服還有掛件的繩子時,那繩子竟然斷了。

好像懷錶一樣的掛件滾落在了地上。

顧喬喬忙撿起來,放在手心裡才知道,這不是懷錶,這是一塊兩面略凸的玉石。

顏色是翠綠色的,一看就是上好的玉石。

顧喬喬將斷了的繩子又打了一個結,然後拿著玉石就要給於奶奶掛上去的時候,手指卻按到了一個地方。

顧喬喬一愣。

那裡好像有一個按鈕。

顧喬喬的手不受控制的按下去,噠一聲,渾然一體的玉石竟然從中間打開了。

下面果真是一塊表。

民國時代的人也有很多喜歡這樣的玉石特製的懷錶的。

顧喬喬剛要合上,卻在下一刻,整個人的身體都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