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59章 於奶奶打不開玉石懷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9章 於奶奶打不開玉石懷錶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顧喬喬驚喜的看著老人,「於奶奶,您醒了,感覺怎麼樣,哪裡難受,我去叫醫生。」

「不用,我……沒事。」於奶奶沙啞著嗓子說道,隨後似乎想到了什麼,神色一下子變得焦急起來,看著顧喬喬,「丫頭,你沒事吧。」

「我沒事。」顧喬喬忙搖頭,然後直接說道,「剛才您脖子上掛的那個玉石繩子斷了,我又給您重新結好了。」

於奶奶摸了摸胸口,輕輕的喔了一聲。

神色似乎很迷茫。

「於奶奶,你這玉石真好看,戴了很多年了吧?」

「好像是。」於奶奶皺皺眉頭,苦惱的說道,「我這腦子裡有問題,我記不得了。」

「這玉石裡面有東西嗎?」顧喬喬試探著問道。

於奶奶坐起來,伸出手摸了摸胸口,奇怪的問,「石頭裡能有什麼東西?」

「您沒打開過嗎?」

「打不開埃」於奶奶喃喃的說道。

顧喬喬愣了。

打不開嗎?

這時候,於奶奶似乎因為身體好了,精神也好了很多。

她從脖子上就把玉石摘下來,用手掰來摳去,摳了半天,詫異的對著顧喬喬說,「丫頭,這也打不開埃」

顧喬喬的眉頭微微的蹙起。

將玉石接過來,手指放在了那個小凸起上,隨後才發現,她能找到這個開關,是因為她的手。

這有點像機關盒。

就好像爺爺的書桌一樣。

這塊玉石在平常人的手裡,就是一塊渾然一體的石頭,但是只有在她的手裡,或者主人的手裡,才可以打開。

這不是平常人家會擁有的。

爺爺的從前到底有什麼秘密?

他和眼前的於奶奶會有關聯嗎?

而於奶奶脖子上的玉石是她的還是別人的?

顧喬喬不動聲色的將玉石給老人戴上,故作不經意的問道,「於奶奶,您總說您認識我,是不是您看過和我差不多的照片啊?」

「照片?」

於奶奶喃喃自語,渾濁的眼睛因為想事情又眯了起來,顧喬喬有些緊張的盯著於奶奶。

於奶奶面容蒼老的已經想象不出來,年輕的時候是什麼樣了。

她有些疏淡的眉毛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片刻之後,才頹然的嘆氣,似乎在這一刻有些清醒,但是她的清醒,是因為她清醒的意識到,她老了,糊塗了,從前的一切都忘記了……

於奶奶忽然眼睛就濕潤了,面容也獃滯起來,看著顧喬喬啞聲的說道,「丫頭,我……想不起來,可我真的認識你,我……真的認識你……」

蒼老澀然的聲音一遍遍的重複著。

顧喬喬莫名的心口一酸,不在追問了,「於奶奶,你肯定是認識和我長得像的一個人,好了,別在想了,想多了會頭疼的……」

「嗯。」於奶奶乖乖的點頭,慈愛的看著顧喬喬,「你和妞妞一樣好……」

而正在這時,部隊病房的門被推開了。

顧喬喬那天看到的中年婦女滿臉焦急的走進來。

等看到於奶奶安然無恙的時候,才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顧喬喬看著健步如飛的她。

終於驗證了自己心中的猜測,那個戴墨鏡的女人其實是沖著她來的。

就是為了將她騙到那沒人的地方。

可是,那女人是怎麼知道自己今天出門呢?

又怎麼知道於奶奶等的是她呢?

說不害怕是假的。

可是她不能怕!

當她折斷了男人的胳膊和打傷另一個男人後腦的時候,誰都不知道,在那一刻,她終於真真切切的意識到。

強大!

帶給人的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和體驗!

等中年婦女和於奶奶說了幾句話之後,中年婦女才和顧喬喬道謝,並告訴了顧喬喬她叫趙玉香。

今年四十九歲了。

因為於奶奶的緣故到現在都沒嫁人,在加上人高馬大的,幹活賣力,所以外號叫趙二傻。

她也不在意。

而聽到這裡顧喬喬才知道,眼前的於奶奶和趙玉香沒有血緣關係。

是在解放前的某一天,於奶奶撿到了餓得奄奄一息的年僅七歲的她,然後救活了她,兩人自那以後,相依為命,再也沒分開。

顧喬喬心中一跳,雖然心裡焦急,可是還是不急不緩的問道,「趙姨,那於奶奶的家人呢?」

「唉……」趙玉香嘆氣,看了一眼於奶奶,「我記事的時候,我娘就這樣了,時而清醒,時而糊塗……」

「那於奶奶清醒的時候,沒和你說她的家人啊,也許她的家人都在找她呢……」顧喬喬故作天真的問道。

趙玉香搖頭,「說了不就好了,我早就帶著她去找她的家人了,也免得跟著我吃糠咽菜的,你不知道,我小的時候可記得,我娘的那雙手又白又細滑,往那一坐,一看就是大戶人家出身,可是現在……」

「趙姨,於奶奶遇到你,也是她有福氣,不是每一個人都喜歡照顧老人,何況還不是自己的親媽呢。」顧喬喬直率的說道。

從於奶奶的衣衫和精神上看,就知道被照顧的很好。

「嗯,那倒是。」趙玉香笑了點點頭,遺憾地說,「我沒啥能力,我娘好像還應該有一個兒子,可我卻不能幫娘找到他。」

「兒子?」顧喬喬的聲音有不易察覺的顫抖。

趙玉香沒有注意到顧喬喬的異常,接著說道,「你那天看到她抱著木頭人了吧?」

「嗯,我看到了。」

「我娘幾十年前就這樣,看到木頭人就會不要命的搶過來,然後抱著木頭人喊,我的兒……」

而這時,於奶奶似乎被這句話勾起了什麼,眼神有些慌亂,拉著趙玉香的手說,「木頭人,是……我的兒的……」

然後就開始再次的糊塗了。

顧喬喬才真正的意識到,於奶奶的記憶是錯亂的,沒有絲毫頭緒的。

好不容易將老人安撫好,趙玉香和顧喬喬都出了一身汗。

於奶奶拉著顧喬喬的手不鬆開,她每次糊塗起來都頭疼,可是這次拉著丫頭的手,頭沒有往日那麼疼了。

這手可真好,涼涼的,似乎可以安定她的心和混亂的記憶。

顧喬喬清眸微轉,開玩笑的說,「趙姨,你看於奶奶總說認識我,是不是我和她年輕的時候很像啊,您有於奶奶年輕時候的照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