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60章 她這麼拚命,是瘋了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0章 她這麼拚命,是瘋了嗎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女生小說

趙玉香一愣。

仔細的看著顧喬喬。

最後慚愧的說,「大家說我傻也是有理由的,我竟然想不起我娘年輕時候的樣子,不過應該不像的,否則,我看到你肯定會覺得眼熟,我和娘以前是照過相,可是五年前我們住的那棟房著火了,什麼都燒沒了……」

顧喬喬掩去了眸子里失望的神色,安慰道,「也正常啊,如果不看照片,我現在也想不起來我媽二十多歲的樣子,雖然那時候我已經記事了。」

是啊,也許很多人都有這樣的感慨吧。

我們能記住的,永遠都是父母現在的樣子。

趙玉香給顧喬喬留下了地址,因為顧喬喬答應於奶奶,給她刻一個木頭人。

然後趙玉香帶著於奶奶離開了部隊的醫院。

而顧喬喬也拿著藥膏坐車回了連部的家屬院。

杜爽給顧喬喬送來了熱乎乎的餃子,兩個人說了幾句話之後,杜爽就急匆匆的離開了。

顧喬喬看看時間,才下午五點鐘,對於夏至將近的北方來說,此時太陽還高高的懸在西部的山峰上。

她穿好夾克衫和運動褲,又換上了回力鞋,然後就去了連隊附近的江邊。

這裡距離家屬院很近。

也就幾分鐘的距離。

上輩子她每逢難過的時候,就獨自一人來這裡撿石子玩。

而在這大江的岸邊,顧喬喬記得,有很多被江水衝上來的樹根和樹枝。

這樹根和樹枝質地柔中帶韌,而且表面極是光滑。

適合雕刻木頭人。

而顧喬喬要的就是這樣被江水沖刷無數遍的木頭。

顧喬喬低頭找了半天,不得不讚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看著這些造型各異的樹根,顧喬喬想,這些根雕如果能雕琢出來,絕對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不過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顧喬喬終於找到了合適的木頭,然後帶著木頭快步的朝著家裡走去。

這個時候,太陽剛剛落山。

顧喬喬用了四個小時的時間,將木頭人雕刻好,看著手裡和爺爺那張結婚照上差不多的面容的木頭人時,顧喬喬眼眸有些濕潤。

獃獃的想,如果爺爺真的是於奶奶的兒子,那麼於奶奶就是自己的太奶奶。

按照年齡,完全可以對的上。

只是如今於奶奶是糊塗的,前塵往事忘得乾乾淨淨。

她也許是爺爺的母親,也許是爺爺母親的朋友或者其他人。

否則,她不會總說認識自己。

而在顧喬喬的記憶里,爺爺從來沒提過他的父母和其他的親人。

她一直以為爺爺是孤兒呢。

顧喬喬回想著自己在這裡經歷的兩件事,第一件是意外,第二件卻是針對自己的。

而且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手,想來,於奶奶現在早就是冰冷的屍體了。

是她連累了於奶奶。

此時已經是半夜了。

顧喬喬輾轉反側的熬到了天明。

起床號響了,顧喬喬迫不及待的去找陸飛了。

她要將這個木頭人給於奶奶送去。

她聽趙姨說於奶奶看到木頭人是喜歡抱在懷裡的,所以她用心雕刻,讓木頭人上充滿了靈氣。

雖然於奶奶糊塗了,但是抱上這木頭人,一個月之後,於奶奶身體會越來越好,而記憶也會一點點的恢復。

到時候,一切都會真相大白。

她不是神,自然不敢百分百的斷定於奶奶就是自己的太奶奶。

而且,這裡還有父母這一關呢。

所以,在沒有事實證據之前,顧喬喬不會擅自做主。

況且,現在她的處境並不是安全的。

戴墨鏡的女人和逃跑的男人都沒有抓到,還有老家那兩個害了自己父親卻依然在逃竄的嫌疑犯。

她的身邊,依然危機重重。

陸飛吃完飯之後,就開車帶著顧喬喬朝著於奶奶家駛去。

和顧喬喬預料的一樣,於奶奶看到木頭人是真的一把就搶過來的。

可是,卻對木頭人那肖似爺爺的面容無動於衷,似乎很陌生,嘴裡只是喃喃著:我的兒……

而這個時候,明明昨天還似乎有點明白的於奶奶又糊塗了,她抱著木頭人,眼神獃滯,似乎又沉浸在一個無人知道的世界里。

顧喬喬跟著陸飛離開了。

出了院子之後,顧喬喬頓住腳步,一回頭,看到坐在窗檯下,本來發獃的於奶奶竟然笑著對她擺手,而一旁是輕柔的給她擦臉的趙玉香。

這母女兩人的日子過得溫馨而又平靜。

顧喬喬掩去了眸子里的神色,對著於奶奶也擺了擺手,笑了笑,隨後上了軍車。

此時已經是上午十點了,顧喬喬昨天中午沒吃幾口,晚上就吃了三個餃子,而今天早晨更是滴米未進。

臉色顯得有些蒼白,白嫩嫩的臉蛋似乎瘦了一點。

可她一點都不覺得餓。

她想,爺爺的父親在哪裡呢?

是去世了,還是依然健在?

如果健在,如果於奶奶真是自己的太奶奶,他為什麼讓自己的兒子流落在北方的農村,讓自己的妻子流落在北方的林區?

而顧喬喬上輩子到死那一天,都沒有任何關於爺爺父母的消息。

顧喬喬坐在書桌前,再次的將玄龍盒拿了出來,看著那黑龍上空著的眼睛,心裡暗暗的想,她應該去一趟帝都了。

上輩子從來沒見過的玄龍盒此時就在她的手裡,上輩子從來沒見過的於奶奶,就在這個邊城。

也許,所有的秘密都在玄龍盒裡吧。

可是自己手裡有什麼可以和顧家老爺子交換的籌碼呢?

顧喬喬微微的蹙起了眉頭。

下一刻,顧喬喬知道,她唯一的籌碼就是她的雕刻技藝。

顧老爺子有著那麼大的一個御寶軒,日進斗金,他不會缺錢的。

顧喬喬打定了注意,便不再猶豫,開始日以繼夜的雕刻起來。

沉迷於雕刻的顧喬喬就這樣的過了一個多星期。

而杜爽在幾天前回了娘家,所以無人知道顧喬喬的情況。

秦以澤滿面風霜的推開了家門。

看到坐在桌子前雕刻的顧喬喬的那一刻,一向冷靜的他一下子呆住了。

她怎麼這麼瘦?

鵝蛋臉變成了瓜子臉!

平日紅潤的臉色蒼白的可怕,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顯得更大了,帶著血絲,似乎一夜未睡……

看著那擺在桌子上一溜的作品,秦以澤心口一悸,他明白了……

隨即清冷的眉目染上一抹冰寒。

她這麼拚命,是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