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63章 這不過是剛剛開始而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3章 這不過是剛剛開始而已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命中率百分百。

秦以澤壓下了心裡那一抹震驚。

凝眸看向神色專註的顧喬喬。

陽光下,嬌俏的少女眼眸似乎帶著殺意,而嘴角卻微微的翹起來。

明明是第一次接觸到這手槍,明明動作生澀什麼都不懂,可是那開出去的一槍,卻絲毫不差的打在了紅紅的靶心。

這一刻的秦以澤感覺心臟似乎停跳了一拍。

隨後,顧喬喬也沒遮掩,用大滿貫告訴了秦以澤,她是一個射擊的天才。

自然了,真實的原因只有顧喬喬自己知道。

可是這也不妨礙她得意的挑眉看向正專註的看著她的秦以澤,語帶笑意,「我們比一場如何?」

「今天不行。」秦以澤星眸微暗,淡淡一笑,「等回了帝都,我帶你去射擊常」

顧喬喬不在意的嗯了一聲,去了帝都她可未必有時間去玩了。

「好玩嗎?」秦以澤又問道。

「嗯,挺好玩的。」

「想過當兵或者做射擊運動員嗎?」秦以澤似乎是漫不經心的問道。

顧喬喬先是一愣,隨即又覺得眼前的秦以澤有點莫名其妙,隨即,她莞爾一笑,「你在開什麼玩笑?」

當兵?

運動員?

她可從來都沒這麼想過。

秦以澤勾起了嘴角,看著陽光下笑得明媚的女孩,眸光幽深,半晌才開口道,「我是在開玩笑。」

顧喬喬將手槍遞給了秦以澤,看著四周,這裡其實是禁區,按道理她是不該來的。

可她卻知道,秦以澤是想試探她。

看她的手,到底有多厲害。

顧喬喬雖然知道自己和秦以澤不會有未來,可是這和她知道秦以澤是一個光明磊落的男人不衝突。

所以,她信任他。

而此時的秦以澤似乎也感覺到了這一點,眉目柔和,伸出手拍了拍顧喬喬的頭頂,溫聲道,「回家吧。」

說著不等顧喬喬反應過來,率先邁開大長腿朝打靶場外走去。

顧喬喬眸光微暗。

垂在身側的手攥了攥。

秦以澤的小動作似乎做的越來越自然了。

是她的縱容,還是他就想這麼做?

這樣下去,不大好。

她發現自己忽略了一個事實,那就是:秦以澤是一個男人。

而此時,秦以澤頓住了腳步,回眸看向似乎在發愣的顧喬喬。

握了握手心,他知道她在糾結什麼。

習慣就好了。

這不過是剛剛開始而已。

「不想走?」他眉梢微動,沉聲的問道。

顧喬喬這才反應過來,斂去了思緒,快步的跟著秦以澤回了家。

此時已經是午後了。

不知道為什麼,當心裡有了防備的時候,就感覺和秦以澤在一個屋子裡,呼吸都有些不順暢。

明明以前是很自然的。

在她的心裡,秦以澤清冷的不像一個人,所以,從前的她根本就沒在意。

但是,今天卻不由得她想了很多。

顧喬喬站在門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面色涼沉,直接開口問道,「我的刻刀和石頭呢?」

正在客廳翻書的秦以澤,回頭掃了一眼似乎頃刻之間就武裝起來的顧喬喬。

頗感好笑。

摸摸頭而已,竟然防備成這樣?

他挑了挑眉梢,似笑非笑意有所指的問道,「顧喬喬,你在怕什麼?」

「我有什麼好怕的?」顧喬喬反問道。

「不怕就好。」秦以澤說完,打開了大衣櫃,將箱子拿出來,搬到了顧喬喬的室,放在了書桌上。

隨後站在門口,垂眸看向跟進來的顧喬喬,低聲道,「今天好好休息。」

「我沒事的。」

「過幾天要出遠門,我不希望你成為負擔。」

「如果你擔心,那我自己坐火車走。」顧喬喬絲毫不在意的說道。

「顧喬喬,你非要和我對著來嗎?」秦以澤隱忍著怒氣問道。

他明明是好心,為什麼顧喬喬一點都不領情呢。

翻臉不認人,這幾個字,用在她的身上還真挺恰當。

顧喬喬一怔,秦以澤不是一個喜歡關心人的人。

而他今天的表現,卻恰恰證明了,他在關心她。

她需要嗎?

似乎不需要!

遲疑了一瞬,低著頭淡聲的開口,「我希望你能記得我那天和你說的話。」

「如果我說忘記了呢?」

「那我不介意在重複一遍。」

「那你重複吧。」說著秦以澤索性坐在了椅子上,抬起雙眸,專註的看著顧喬喬,嗓音低沉,「說吧。」

這怎麼說埃

顧喬喬有些懊惱。

室內的空氣忽然變得詭異起來。

秦以澤發現顧喬喬的鼻尖帶著細密的汗珠。

他的心一動,眸光微斂,不解的開口道,「不就是你一定要和我離婚,我們沒有未來嗎,可是,顧喬喬,這和讓你好好休息有關係嗎?」

「是沒有關係,可是……」

「可是什麼?」秦以澤淡淡的問道。

顧喬喬皺起眉頭,看著端坐在椅子上氣定神閑的秦以澤,恨恨的說,「我要午睡。」

這個可以。

秦以澤站起來,轉身就走。

之後的幾天,秦以澤又不見了人影。

而顧喬喬將手裡的石頭都雕刻完之後,就開始裝箱了。

這次去帝都依然不可能不去秦家。

畢竟她和秦以澤還沒離婚呢,去住賓館肯定不現實。

而且,她不知道顧老當家的好不好見。

所以,帝都也算不準會呆多少天。

禮尚往來。

她給秦父秦母還有秦小雨都雕刻了一個平安符。

不管他們喜歡不喜歡,她的心意到了。

十二塊金玉石全都雕刻出來了。

有青青翠竹,有小橋流水,更有駿馬奔騰……

顧喬喬將旭日東升拿出來,這石頭沒打開之前,也許一文不值。

可是,如今打開了,也雕刻出了作品。

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她準備將這個送給秦以澤,畢竟這石頭是他發現並拿回來的。

她不能自己都佔了。

她也知道,秦以澤其實並沒有將裡面有金塊的石頭放在心裡,除了讚歎她的技藝外,再無一絲其他。

顧喬喬也整理好了自己的行李。

就等著秦以澤回來呢。

顧喬喬最近的心情不錯。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她想在走之前,去看看於奶奶怎麼樣了。

只不過出去一次並不容易。

她去找杜爽,然後兩人又一起去了連隊的後勤部,這時恰好有一台車要去縣城裡辦事。

只是沒想到楚藍竟然坐在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