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67章 她有多崇拜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7章 她有多崇拜他!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顧喬喬想,依照她臉上的擦傷程度,估計一時半會的不能出門了。

她微微一笑,腳步歡快的朝著家裡的方向走去。

等到了家門口,才發現大門是開著的。

顧喬喬的腳步凝滯了一下,這是秦以澤回來了。

隨後抬頭,就看到煙囪冒煙了。

她進了屋,臉上還帶著沒來得及收回去的笑意。

站在門廳,看向廚房。

秦以澤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

他那頎長挺拔的身姿就這麼懶洋洋的斜靠在一邊,表情略微似笑非笑。

那雙漆黑的眸子又彷彿落入點點星光。

他揚著眉,有些戲謔的看著顧喬喬,淡薄勾唇,貴氣十足,「這麼高興,有什麼好事?」

高興?

好事?

說她其實很幼稚的像小孩子一樣的朝人扔石子?

然後,梁茂和楚藍都摔倒了……

顧喬喬勾起了嘴角,她的聲音不高,但是難掩幾分興奮和愉悅,「你回來了,這不是好事嗎?」

秦以澤明知道這丫頭答非所問,可是還是忍不住的嘴角漾開了一抹笑意。

顧喬喬走進了廚房,看了一眼,燜鍋里是小米粥。

旁邊的蒸鍋里好像熱的是她早上包的白菜餡的大蒸餃。

顧喬喬拿著碗筷去了客廳。

然後將自己早晨調好的蘸料倒在了兩個小吃碟里。

秦以澤從廚房走出來,看了一眼顧喬喬,發現這丫頭這幾天將自己照顧的很好。

明媚的大眼睛里沒有了血絲,小臉上的肉也回來了一點。

和他上次回來時看到的那副鬼樣子截然不同。

秦以澤表示很滿意。

所以心情也自然愉悅。

卻忽然想起一件事,「我說的那本書你看了嗎?」

「看了埃」

「讀後感呢?」

顧喬喬一愣,然後才想起來讀後感一事。

上次回來秦以澤沒提,還以為他忘記了呢。

她清眸微閃,微笑著問秦以澤,「現在看嗎?」

秦以澤看了一眼廚房,蒸鍋剛冒氣,他垂眸看向顧喬喬,淡淡道,「現在看。」

顧喬喬去了室,打開書桌的抽屜,將那張紙拿了出來。

卻忽然覺得好像有點可笑。

自己已經不是上輩子那個天真的女孩了。

那時候的她喜歡秦以澤,滿心滿眼的愛著他,卻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有多崇拜他!

她看到他的第一眼時,眼前的世界就一下子變得燦爛而又明媚起來。

他的話,她每一句都記在心底。

他要她做的事,她不打一絲折扣的去執行。

她其實不愛讀書。

可是,只因為他要她讀,她就一個字一個字的認真去讀。

一遍不成就讀兩遍。

兩遍不成,就讀三遍,直到寫出他覺得滿意的讀後感。

顧喬喬看著這張薄薄的信紙發獃。

卻忽然一隻骨節分明的如玉雕的手伸過來,輕輕鬆鬆的就將顧喬喬手裡的信紙抽了去。

頭頂有聲音淡淡的響起,鼻息可聞那獨屬於秦以澤的清冽的竹香。

「又在發獃?」

說完后,不等顧喬喬回答,他認真的看起來。

他看字的速度極快。

幾乎是一目十行。

隨後,秦以澤輕笑出聲。

他垂眸看向眼前背對著他的少女,兩人離的很近。

鼻息間氤氳著少女的馨香。

他捏著信紙的手緊了緊。

顧喬喬驀然轉過身,此時他挺拔的身影幾乎要籠罩住她,讓她有種無處可逃的感覺。

她迅速的掩去了眸子里的水汽,不悅的擰起了眉頭。

幹嘛?

在嘲笑她嗎?

她感覺自己寫的挺好的,是可以得到表揚的。

「你笑什麼,寫的不好直說,幹嘛笑我?」顧喬喬羞惱的開口道。

秦以澤星眸含笑,又看了一遍,隨後低頭看著似乎隨時隨地炸毛的顧喬喬,聲音里也帶著笑意,「顧喬喬,你小小年紀,從哪裡學來的官話和套話,你以為你在動員大會上發言嗎?」

「哪裡有官話和套話?」顧喬喬氣呼呼的問道。

秦以澤微微俯身,指著信紙上的一段話,溫聲道,「就是這兒……」

顧喬喬認真看去,小臉悄然的染上了一抹緋紅。

那段話被他單獨指出來,確實感覺和報紙上的發言稿很有點類似埃

顧喬喬就要搶回來。

秦以澤則是驀然的抬高了手,垂眸看著身前嬌俏而又羞惱的女孩,很想伸出手揉揉她的小腦袋。

可是這次卻忍住了。

這顧喬喬就好像要出洞的小兔子,洞口稍微有一點動靜,就會嚇得縮回去。

他唇邊帶著一絲笑意,「總體來說寫的不錯,可以給你打個八十分。」

「八十分?」顧喬喬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斜睨了一眼秦以澤,半真半假道,「那你把信紙給我,我好好的改一改,沒準會得個一百分呢……」

「志向挺遠大,給予表揚。」秦以澤慢條斯理的說道。

顧喬喬剛要說話,卻面色一變,秦以澤同樣皺眉,隨後將信紙塞進褲袋裡,幾步就走到了廚房。

蒸鍋被燒乾了。

廚房一股糊煙味傳來。

隨後,秦以澤動作迅速的從爐子上端起了蒸鍋,放在了鍋台旁,隨後一把的掀開了蒸鍋的蓋子。

一股帶著焦香的蒸餃的味道傳來。

秦以澤對著目瞪口呆的顧喬喬勾唇淺笑,聲音如清泉擊石,「我覺得這樣蒸出來的蒸餃好像會更香。」

顧喬喬怔怔的看著秦以澤。

將信紙塞進褲袋,跑進廚房,拿鍋,掀開蓋子……

這一套的動作在幾秒內完成,他是怎麼做到的?

關鍵是,為什麼將信紙塞進了褲袋裡呢?

顧喬喬清眸微轉,不在遲疑,而是忙走進了廚房,拿出了盤子將鍋里的蒸餃都夾了出來。

掀起蓋簾一看,蒸鍋的底部都燒黑了。

也不知道還能不能用了。

自從她來到這裡,扔掉了一個鐵鍋,如今又要扔掉一個蒸鍋嗎?

看來,老天都似乎不想讓兩個人將日子給過下去。

秦以澤卻是雲淡風輕的將燜鍋里的米粥放在了大海碗里。

然後端去了客廳。

顧喬喬將一大盤蒸餃放在了碗櫥上,隨後在蒸鍋里倒了一點水。

拿起來看了一看,厲害,竟然沒漏。

於是,顧喬喬端著蒸餃進了客廳。

秦以澤覺得每次吃完顧喬喬做的東西,都有一種很愉悅的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