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71章 真對不起,讓你傾家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1章 真對不起,讓你傾家盪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歷史穿越

秦以澤正在觀察著油箱的情況,心裡鬆了一口氣,幸好沒漏油,否則還真危險。

隨後身旁就傳來了顧喬喬急迫的聲音,「秦以澤,後備箱能打開嗎?」

「你自己看。」秦以澤指著嚴重扭曲到一起的後備箱。

「我的那些金玉石會不會碎掉?」顧喬喬擔憂的問道。

秦以澤掃視了一眼後備箱,目測了一下扭曲的角度,還有放置顧喬喬那些東西的地方。

隨後看向披著他的衣服,更顯得嬌小的少女。

眼眸劃過一抹波光,慢條斯理的說,「也許會碎掉吧。」

啊?

顧喬喬大驚失色,「真的會碎掉嗎,那怎麼辦?」

這可是她目前能拿的出手的所有家當了。

她都要急哭了。

半晌,她喃喃的說,「那是我所有的家當了,我還想用它換紅靈玉髓呢……」

秦以澤拍了拍後備箱,遺憾的說道,「真對不起,讓你傾家蕩產了1

此時,那蒙蒙的細雨也逐漸的停下來。

顧喬喬欲哭無淚,獃滯的看著眼前的一幕,真後悔埃

早知道這樣,她不如坐火車了呢。

「這可怎麼辦呢?」顧喬喬自言自語道。

此時,烏雲盡數散去。

太陽出現在了西面的天空。

一道波瀾壯闊的彩虹也橫在了天邊。

暴雨洗滌過後的天空藍的透徹,而樹木越發的蔥翠了。

而顧喬喬的位置就似乎在彩虹橋之下,那水眸越發的潤澤,卷翹的睫毛上都沾上了蒙蒙的水汽。

一彎秀眉攏在了一起,似乎罩上了一層輕煙。

顧喬喬欲哭無淚後悔莫及的樣子,讓秦以澤不禁莞爾。

卻驀然的想起了剛才將她摟進懷裡的那一刻。

似乎,香香的,軟軟的。

他發現,他的小妻子,其實越看越好看。

不過,此時這丫頭正在傷心中,他忙掩去了眸子里的笑意,淡然的開口道,「這應該是我的過錯,如果我不要求你跟我們一起走,就不會發生今天的事情。」

其實,他的心裡也在後怕。

假如顧喬喬真的出了事,他甚至都想象不出自己會是什麼樣的狀態。

幸好,都沒事!

「碎了,就不值錢了。」顧喬喬低聲的說道。

「這是你的心血,要不,我賠你吧。」

顧喬喬斜睨了一眼秦以澤,懊惱而又痛心的開口道,「你怎麼賠我,那些東西都是獨一無二的,可如今都碎了。」

也許裡面那些金塊沒事,可是那些金塊加在一起,也沒有一塊雕刻好的金玉石值錢。

「我把我帝都的兩個店面都賠給你。」秦以澤忽然開口道。

「什麼?」顧喬喬一愣,隨即抬眸看向秦以澤,那是兩個價值千萬的店面,他說賠給她就賠給她?

「你開什麼玩笑?」

「沒開玩笑。」秦以澤凝眸看向顧喬喬,頗是認真的說道,「回帝都我們就可以辦理過戶手續。」

「辦理過戶?」顧喬喬一時之間忘記了金玉石。

要知道,那店面十年後,千萬都不止了,而且價值還在繼續上升。

秦以澤那麼大方?

「嗯,辦理過戶,寫上你的名字,算是補償你的損失。」秦以澤雲淡風輕的說道。

顧喬喬凝眸看向秦以澤。

卻驀然心口一跳。

她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秦以澤。

他那雙清冷的眸子蹂雜著淡淡的清暉,利落英俊的輪廓線似乎也柔和起來,彷彿有什麼在融化,在叫囂。

他的眼神,霸道,熱烈,帶著似乎掠奪一切的氣息。

顧喬喬呆住了,突然感覺心跳開始加速,口乾舌燥起來。

她倉皇的移開了目光。

可是那目光的穿透力極強,讓她似乎逃無可逃。

顧喬喬忙低頭,看著腳下的草地,而秦以澤似乎在等著她的回答。

四周忽然的安靜下來。

顧喬喬深吸了一口氣,心裡想,她的金玉石也是寶貝,也會升值,而且不比那房子差。

可是,如果碎了,就真的一文不值了。

至於秦以澤的話,聽聽就好,當不得真的。

卻沒想到頭頂上忽然響起了那低沉悅耳的聲音,「我是認真的,不是隨便說說。」

顧喬喬詫異的抬眸,卻發現剛才秦以澤眼底的那些情緒早就煙消雲散了。

此時他氣定神閑之中帶著一絲認真。

顧喬喬忙搖頭,「你的店面我不要。」

「不敢要?」

是,她不敢要!

顧喬喬心裡想,假如自己真的收下了,那秦家人會是什麼樣呢?

給秦以澤都滿心的不甘。

更可況她呢。

顧喬喬半蹲下來,不在和秦以澤的視線對視,她眯著眼睛看看扭曲變形的後備箱,輕聲的說,「不要。」

聲音雖然很輕,但是卻很堅定。

秦以澤不動聲色的挑挑眉梢。

卻不在繼續這個話題,而是尋思的掃視了一眼四周。

陸飛就算是回來,也要五個小時以後。

他看向顧喬喬,顧喬喬因為披著他的軍裝,所以沒有被淋濕。

他凝眸想了想,就對著顧喬喬說,「你在這裡等著,我去晾晾衣服。」

說著就朝著左側的方向走去。

顧喬喬站起身子,看著秦以澤,喊道,「給你衣服。」

說著小跑了幾步,將他的衣服遞給了他。

秦以澤接過衣服,又不放心的加了一句,「你最好是離車遠點。」

顧喬喬忙點頭。

秦以澤大踏步的離開了。

顧喬喬回頭看了一眼吉普車,也真的沒在去查看後備箱。

愛怎樣就怎麼樣吧。

誰讓自己沒有主見,人家一說有車,就跟著人家的車走了呢。

否則,坐上火車,哪有這麼多的危險和麻煩。

而且最重要的是,也許金玉石真的碎了。

她凝眸看向天邊的晚霞。

瑰麗的雲朵層層疊疊在西面的山峰上,顏色艷麗的讓人心神震撼。

這裡的天空,是她看過的最美麗的天空。

半晌之後,她無聊的轉了轉脖子,卻忽然看到了灌木叢后的秦以澤。

精赤著健碩的上身,雙手卡在腰上,只著一條軍綠色長褲,不帶一絲贅肉的腰身系著黑色的皮帶,而那條皮帶似乎泛著森冷的光芒。

只看後背就知道,這個男人渾身上下都充滿了讓人血脈噴張的力量。

而這姿勢,還帶著俾睨天下的那種傲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