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72章 有人說愛一人便如得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2章 有人說愛一人便如得一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顧喬喬呆愣了一下。

而她這晃神的樣子,不是因為看到了秦以澤的後背,而是因為那後背上又新添了一道傷口。

此時雖然沒有血流下來,但是依照顧喬喬的視力,還是看到了那後背上的紅腫。

顧喬喬想起了她在翻滾的車裡聽到的那一聲悶哼。

顯然,秦以澤就是那個時候受的傷。

可他怎麼沒說呢。

是不知道嗎?

顧喬喬不假思索的朝著秦以澤走去。

秦以澤正在凝眸思索,聽到背後有細細碎碎的身影,他驀然回頭,就看到顧喬喬朝著這裡走來。

小臉著,似乎很是嚴肅的樣子。

怎麼,害怕了嗎?

他離得並不遠,就是擔心顧喬喬會害怕,否則,他是想多走幾百米,去下面的大河裡洗一洗的。

他靜靜的看著顧喬喬越走越近。

星眸里映襯著少女嬌俏的身影。

顧喬喬終於走近了。

距離有三步遠的停住了。

她看著他的後背,一雙平日里總是舒展的一彎秀眉又擰在了一起。

秦以澤身姿未動。

側眸看向顧喬喬,卻發現她看的是自己的後背。

後背有什麼?

讓她這樣皺著眉頭。

秦以澤忽而一下子瞭然了,是以前留下來的傷疤吧。

可她這表情不像是被嚇到了。

似乎……好像……秦以澤拒絕想下去。

不管是啥,依照這丫頭的心性,都不會是心疼。

不過他還是眯了眯眼睛,淡淡的問道,「是不是傷疤嚇到你了?」

顧喬喬看了一眼秦以澤,此時才知道,這人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後背又受傷了。

是粗心大意,還是根本就沒放在心上?

顧喬喬看著那一處紅腫,雖然沒有流血,但是四周泛著血絲,顯然是碰觸到了一個很堅硬的東西導致的。

假如不是他撲過來,那麼也許受傷的就是自己的後背了。

就算是有靈氣護著,但是那因為劇烈碰觸而帶來的疼痛,還是不可能避免的。

顧喬喬抬眸看向秦以澤,和他的視線碰了一個正著,這次顧喬喬沒躲開,而是很認真的說,「你後背受傷了你知道嗎?」

「新傷?」秦以澤挑挑眉,不在意的問道。

「嗯,是新傷,可能是剛才弄的。」

「沒事。」秦以澤漫不經心的說道。

對於他們獵豹中隊的人來講,只要不是動手術,對於他們這些男兒來講,那都不算是受傷。

說完,回過頭去,便不再說話。

清冷淡漠的氣息再度將他籠罩祝

顧喬喬對他防備太多,分的也清楚,讓他覺得有些索然無味。

所以,暫時不想和這個丫頭說話。

可是,卻沒有想到,顧喬喬竟然無視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清冷的疏離氣息。

依然的站在原地。

秦以澤眼角的餘光看去,那丫頭還皺著眉頭。

難道在她的眼裡,那傷很厲害嗎?

他雙手交叉,朝前伸去,又隨後活動了一下臂膀。

似乎後背有點痛,不過和上一次在滇南受的傷來比,這傷好像是被蚊子給咬了一口。

顧喬喬卻一把的按住了他的胳膊,低聲道,「你別亂動,小心扯開傷口。」

隨後對秦以澤說,「你坐下來,我給你處理一下。」

秦以澤這才好笑的看著顧喬喬。

發現她的小臉上滿是認真。

雖然自己不在意,可是顧喬喬這樣認真對待,倒也是頭一次。

他得領情,對吧!

隨後,秦以澤就盤坐在了草地上。

顧喬喬此時已經完全忽略了眼前的男子是精赤著上身的。

她拿出了口袋裡的手帕,悄無聲息的開始沾去了傷口上的血漬。

爾後,那青紫越發的明顯。

顧喬喬沒有遲疑,拿去了帕子,將右手放在了那一處傷口的周圍。

微涼的指尖在接觸到灼熱的肌膚的時候,秦以澤身子一震,而顧喬喬的指尖也微顫了一下。

不過卻沒有過多的猶豫,而是一點點的沿著傷口的四周遊走著。

靈氣也悄無聲息的侵入到了秦以澤的傷口裡。

而顧喬喬微涼的小手,在越來越灼熱的肌膚上,似乎在點燃著一朵朵的煙花。

煙花隨心而綻放,與這荒無人煙的林中,與這漫天瑰麗的雲霞下,似乎交相輝映成一幅傾城的畫卷。

秦以澤驀然回頭,一把的握住了在身體上遊走的涼涼的,卻又莫名的溫暖的小手。

一雙星眸迸發出莫名的光芒,咄咄逼人的盯著顧喬喬。

灼熱的氣息,氤氳著草地的青草香,迎面而來。

顧喬喬被這突然的動作嚇得「啊呀」一聲跌坐在了地上,怔怔的看著近在咫尺的秦以澤。

秦以澤沒有鬆手,顧喬喬的小手,纖巧而又柔軟,正好被他的大手握在了手心裡。

此時,他心裡那些被壓制住的疑問,又如翻江倒海一般的奔涌而來。

他忍下了莫名的躁意,眼底的光明明滅滅。

他緩緩開口,聲音暗啞,低低靡靡,「顧喬喬,有人說愛一人便如得一世界,可是,當她不愛了,這個世界去了哪兒?」

這聲音雖然有些嘶啞,卻是那麼輕,那麼溫柔,又那麼的乾淨……

顧喬喬心神大震,一顆心在這一刻似乎都要跳出她的胸腔。

她怔怔的看著夕陽下的男子。

眉目依然如畫,氣息依然清冽如冰。

顧喬喬那一雙清如泉水的雙眸,氤氳而來一層水汽。

卻原來,他也是介意的嗎?

卻原來,他也知道,他曾經是她的全世界?

秦以澤握著顧喬喬的手緊了緊,聲音執著,「你是一個聰明的姑娘,知道我說的是什麼,可以告訴我嗎?」

他專註的看著她。

一顆歷來沉穩冰冷的心,在不規則的跳動著。

聰明的好姑娘,你告訴我,為什麼說不愛我,就不愛我了?

也請你告訴我,你是如何做到一旦不愛,就將我棄若敝履的?

還請你告訴我,既然不愛了,為什麼還要留在我的身邊,而後總在不經意間,來撥動著我這一顆本來波瀾不驚的心?

這些話,在秦以澤的舌尖打了幾個滾,卻又都被他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他現在想知道的是,顧喬喬將她曾經愛著的那個世界扔去了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