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73章 他保證,再也不問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3章 他保證,再也不問了!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顧喬喬沒有掙扎,也沒有去反抗,任由這灼熱的大手,將自己的小手牢牢的包裹祝

他們曾經就這個問題談過,結果是秦以澤同意了離婚。

而現在的秦以澤似乎更想要一個答案。

可是,此時此刻的顧喬喬,她也想知道,那個世界去了哪裡?

也許是在她赤*裸著身體遍體傷痕的被鎖在了豬圈裡,也許是在家人相繼死亡的時候,也許是她絕望的站在懸崖上的那一刻,她愛著的那個美麗的世界就崩塌了。

徹底的崩塌了!

除了痛苦和絕望,什麼都沒有留下。

顧喬喬想站起來決然的離去,她想要冷下心對他的話報以嗤之以鼻。

她想大笑,她想譏諷而後又冰冷的告訴他,不愛就不愛了,哪有那麼多的問題和廢話!

可是,為什麼啊?

為什麼她的視線逐漸的模糊起來,為什麼她渾身的力氣彷彿都被抽空?

任由那悲傷絕望和無助充斥著她的身體。

眼淚,一滴滴的從她的眼角落下來。

瞬間,淚流滿面!

秦以澤渾身一震。

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顧喬喬,看她滿是淚水的臉。

這話為什麼讓她這麼難過?

讓她倉皇無助的如一隻受傷的雛鳥發出的悲鳴?

在這一刻,似乎有什麼東西從心的最深處掙脫而出,在他毫無防備的時候,生根發芽成長,於須彌之間,開出了一朵絢麗的花兒。

他心口一悸,沒有一絲遲疑的伸出手,輕柔的抹去了她臉上的淚水。

而後,緩慢而又堅定的將哭得稀里嘩啦的少女輕擁進了懷裡,伸出手,輕拍著她的後背,聲音軟的一塌糊塗,「別哭了,我再也不問了……」

他不問了。

真的,他保證,再也不問了!

不愛了,就不愛了吧。

那個世界沒了就沒了吧。

只要她不在傷心,不要在流淚,其他的無所謂了。

他還是喜歡看她露出明媚的笑容。

他不捨得她這麼難過。

而顧喬喬此時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她不想這麼沒出息的。

可是秦以澤為什麼會突然這麼的問她呢。

也許是剛才出車禍與死亡擦身而過的時候,讓她心底埋藏的陰霾在蠢蠢欲動。

而秦以澤的話,就將這些徹底的點燃了。

她似乎都不曾察覺是被秦以澤溫柔的擁進懷裡的。

而她的臉,就緊貼著秦以澤心口溫熱的肌膚。

秦以澤眸光暗沉,薄唇緊抿,手輕輕的拍著顧喬喬的後背,似乎這樣就可以給她以安慰。

其實他討厭女孩子哭,真的很討厭。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顧喬喬的眼淚,似乎湮滅了他所有的不耐和厭煩。

剩下的只有心疼。

是的,這一刻,這個鐵骨錚錚的男人,心是疼痛的。

因為在他的記憶里,他從來沒看到過她掉過一滴眼淚。

而她的眼淚,似乎滾燙的驚人,讓他的肌膚都燃起了一層層的戰慄。

可他忍著沒動,由著懷裡的少女,為著他所不知道的原因哭的不能自已。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顧喬喬終於止住了哭聲。

秦以澤悄悄的鬆了一口氣。

稍微的拉開了懷裡的顧喬喬,看她那如蝶翼一般卷翹的睫毛上,還帶著滴滴的淚珠。

竟然好似清晨草葉尖上的露珠。

無可奈何的輕嘆一聲,拉起了顧喬喬走到不遠處的河邊,然後蹲下身子,撩起了河裡有些溫涼的水,輕輕的按下了顧喬喬的脖子。

看她似乎還沒有從傷心的情緒中回過味來,他開始給顧喬喬洗臉。

也許是溫涼的水刺激到了顧喬喬,也許是秦以澤手掌上的繭子弄疼了她嬌嫩的肌膚。

顧喬喬終於從那個悲傷的世界里回過神來。

她攔住了秦以澤的手,聲音嘶啞的說道,「你手裡有繭子。」

喔?

秦以澤伸開手,那是拿槍磨出來的。

看著她臉蛋的一絲絲紅痕,秦以澤收回了手。

他還真沒注意到這一點。

顧喬喬越洗心裡越羞慚,臉蛋也紅的好像此時天邊的雲霞。

她終於知道自己剛才做什麼了。

她怎麼這麼矯情埃

為什麼哭成這樣呢?

還趴在人家的胸口上哭……

最重要的是,秦以澤如今還是精赤著上身的。

顧喬喬恨不得一頭扎進河水裡,再也不出來。

一旁的秦以澤似乎察覺到了顧喬喬的不自然,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又看了看遠處晾著的襯衫。

站起了身子,朝著灌木叢走去。

看了看襯衫,是半乾的狀態。

而軍裝外衣倒是好好的。

他活動了一下身體,感覺後背某處顧喬喬小手拂過的地方,在沒有一絲疼痛和不適。

秦以澤拿起了軍裝的上衣,穿在了身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顧喬喬穿過這個衣服,還是因為顧喬喬剛剛離開他的懷抱。

他的衣服上,氤氳著淡淡的馨香,於一呼一吸之間竟然有些心蕩神馳的感覺。

秦以澤遙遙看過去,河邊的人影似乎還蹲在那裡。

他大步流星的朝著河邊走去。

然後也蹲在了她的身邊,看顧喬喬將小臉埋在了手心裡。

片刻之後,捏住了她的衣領,將她提溜起來,似笑非笑道,「別洗了,再洗下去,臉會被你洗掉一層皮的。」

顧喬喬默不作聲。

低著頭不說話。

她真的擔心秦以澤問她為什麼突然之間情緒就失控了。

秦以澤清淺一笑,看了一眼河水,然後大踏步的朝著一旁的樹林走去。

顧喬喬感覺到那逼人的氣息不見了,終於鬆了一口氣,她鬆開了捂住臉的手。

然後,長長的舒出了一口氣。

抬眸看著依然湛藍的天空,卻忽然覺得,好像心底有一股莫名的糾結不見了。

心,舒暢了很多。

看來,痛痛快快的哭一場,也不是沒好處的。

不一會,秦以澤走了過來。

眸光沉靜,氣息清冽,似乎已經將所有的情緒都隱藏起來。

他將手裡尖銳的樹枝遞給了顧喬喬,淡然的開口道,「你去河邊試一試,您能不能用這個叉到魚,我看這裡有不少的鯽魚。」

這麼精準的身手,不用可惜了。

顧喬喬一下子愣住了。

她還有些沒反應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