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74章 夜宿大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4章 夜宿大山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顧喬喬低下頭,獃獃的看著眼前的樹枝。

感覺好像木製的魚叉呢。

「吃的都在後備箱里,如今打不開,陸飛回來也要晚上……」

秦以澤看顧喬喬懵懂的樣子,心下一軟,溫聲的解釋道。

況且,總要暫時找點什麼事情來分散一下彼此的注意力。

否則,接下來的旅程,秦以澤可不想尷尬的度過。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是,要論手法,他真沒有顧喬喬准。

「可是,沒有鍋,難道要生吃嗎?」雖然聲音沙啞,但是顧喬喬總算是開口說了話。

秦以澤心下一松,拿出了軍裝口袋裡的火柴,挑了挑眉,「你要是能叉到魚,我們烤魚吃。」

烤魚?

這樣也行!

顧喬喬悄悄的喵了一眼秦以澤,看他雲淡風輕的樣子,似乎剛才發生的一切,都已經隨風而逝。

甚至,好像一點痕都沒有留下來。

顧喬喬咬了下嘴唇,心裡有些釋然。

也就不在遲疑,而是點頭道,「我試一試吧。」

秦以澤勾唇淺笑,「我告訴你哪裡有。」

說著秦以澤就帶著顧喬喬踩著河裡的大鵝卵石來到了大河的中央。

這裡的水流不急,而且水底下水草也影影綽綽的。

顧喬喬一眼就看到了水草旁的幾條巴掌大的鯽魚在游來游去。

而秦以澤站在顧喬喬的身邊,指著前面一處,閑適的開口道,「先扎那一條。」

顧喬喬捏了捏手裡的木棍魚叉,微微的眯了眯眼睛,心神一動,不假思索的朝著秦以澤剛才指的那條魚而去。

一擊而中。

隨後,秦以澤眸光一閃,一彎腰,就將顧喬喬扔在水裡的魚叉抓住,隨後,一尾鯽魚就在魚叉上使勁的翻騰著。

秦以澤一使力,就將鯽魚扔在了河邊的沙灘上。

於是,兩個人似乎終於忘記了剛才揪心的一幕,不一會就抓了五條魚。

當熊熊的火苗燒烤著一塊扁平的石頭的時候,顧喬喬聞到了誘人的鮮香。

五條魚已經被秦以澤收拾好了,放在了石頭上,而在石頭下,是一堆燒的紅紅的火炭。

沒有調味料,也沒有鹽,可是味道卻意外的鮮美。

顧喬喬吃了兩條,秦以澤吃了三條,也算是暫時解決點飢餓的問題。

有了可以分散注意力的事情,剛才的尷尬也就慢慢的消失了。

而這個時候,太陽終於悠哉哉的落在了山的那一邊。

即便如此,天色依然發白。

只是這個時候,溫度也自然的降了下來。

秦以澤換上了襯衫,將軍裝扔給了顧喬喬。

顧喬喬也沒推辭,頗有些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

穿上了秦以澤的衣服,她蹲在了一處滿是石頭的空地,看秦以澤拿著一堆蒿草類的東西,似乎是想熏蚊子。

兩個人誰都沒有在說話。

可是,那偶爾不經意間碰觸到一起卻又迅速移開的視線,卻似乎帶著不同於往日的複雜意味。

那些蒿草很快的就被點著了。

一股股帶著淡淡的野草香的味道在四周的空氣中氤氳著。

秦以澤拍了拍手,站起身子,看向了遠處,隨後收回了視線,對著一旁的顧喬喬說,「只怕晚上我們要在野外過夜了。」

顧喬喬沒抬頭,悶悶的說道,「沒關係的。」

秦以澤居高臨下掃視了一眼蹲在地上的顧喬喬,眼眸劃過一抹笑意。

這丫頭,依然不好意思看他呢。

秦以澤不緊不慢的往火堆里添著蒿草,晚上的蚊子特別多,不過這裡的蚊子卻害怕蒿草的味道。

淡淡的煙霧將兩個人都籠罩祝

顧喬喬依然低著頭,她不再去想自己剛才的失態,而是想自己的那些金玉石到底碎了多少塊。

不過她卻知道,玄龍盒應該是沒事的。

夜色漸漸的降臨了。

秦以澤忽然的站起了身子,看向了遠處,顧喬喬也隨之看過去。

是陸飛回來了。

身後跟著三個小兵。

還用毛巾包來了幾個飯盒還有一個暖瓶。

只不過顧喬喬一點都不想吃了。

另外兩個背來了簡易的帳篷。

一夜無話。

翌日的清晨,當黎明的曙光衝破了層層的朝霞噴薄而出的時候,顧喬喬醒了。

掀開了帳篷的帘子,顧喬喬看到了不遠處幾個軍人正圍在那輛車子面前。

顧喬喬鑽出了帳篷。

然後一眼就看到了上面的那條盤山路上停著一輛吉普車。

顧喬喬心下詫異,這應該是後半夜的事情,她竟然一無所知。

以為會輾轉反側睡不著,結果睡得一塌糊塗。

顧喬喬揉了揉臉,將散亂的頭髮重新梳起來,然後就看到秦以澤對她招招手。

顧喬喬愣了一下。

卻還是走了過去。

然後一眼看見了自己那個裝金玉石和玄龍盒的箱子完好無損的放在一側的草地上。

顧喬喬驚喜的瞪大了雙眼。

顧不得其他了,連忙查看,卻發現,裡面的金玉石也一樣完好無損。

放進去什麼樣,拿出來就是什麼樣。

這是最大的驚喜。

不過其他的東西就不行了,那個兩耳的小鐵鍋變了形,成了鐵餅了。

雞蛋和挂面也碎了。

不過其他的比如衣服類的倒是沒事,油餅和小菜是不怕摔的。

陸飛在一旁熱心的解釋道,「嫂子,你的這個箱子幸虧指導員將它放在了後備箱的死角處,否則,沒準也和雞蛋挂面一樣碎掉了。」

顧喬喬舒出了一口氣,掃了一臉淡然的秦以澤一眼,對著陸飛笑了,「嗯,我都不抱希望了,卻沒想到給我一個意外的驚喜。」

秦以澤看了一眼顧喬喬,輕聲道,「新拿來了一個鐵鍋,你去做早飯吧。」

顧喬喬答應了一聲,拿著自己也幸運完好的洗漱小包邁著輕快的腳步朝著河邊走去。

吃過早飯之後,重新裝好東西,開著新吉普朝著大山外繼續的駛去。

這一路很平安,也沒什麼意外發生了。

秦以澤一如既往的忙著他的事情。

他的那些文件早被他從車裡拿出來了,除了有的地方有些污漬,其他的也都沒什麼破損。

而當吉普車開出了大山之後,晚上就有地方可以歇息了。

因為到了這片區域,人家就密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