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75章 為人沉默寡言,對她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5章 為人沉默寡言,對她卻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等到了軍區招待所的時候,顧喬喬徹底的洗了一個熱水澡,隨後躺在雖然堅硬卻乾淨平整的大床上的時候,這才感覺活了過來。

以後,還是坐火車吧。

不過隨即覺得這一路其實也挺好玩的,風景自然不用說,最起碼很方便,覺得累了,就可以停車休息一會。

而且,在路過一片野生草莓果的地方,顧喬喬蹲在那裡采了一飯盒。

秦以澤和陸飛看她喜歡吃,也跟著下來采。

這野果在當地叫高粱果,味道甜美,吃起來滿口清香。

還有值得一說的是,這秦以澤也不知道搭錯了哪根筋,看她捕魚很厲害,當路過大河邊的時候,都會和她一起去河邊。

陸飛也沒想到顧喬喬手法這麼准。

當看到被準確的扎中的一條鯽魚的時候,小夥子張大的嘴巴半天合不攏。

顧喬喬得意的一揚頭。

陸飛心服口服的豎起了大拇指。

秦以澤則是眸光含笑。

就這樣,當兩個人都心照不宣假裝糊塗的將那件事藏起來之後,似乎真的什麼都沒有發生。

這可能就是最典型的自欺欺人了。

四天後,吉普車開進了帝都。

此時已經是中午了。

這裡距離西城區還有一個多小時的距離。

帝都的路況陸飛不熟悉。

秦以澤坐上了駕駛位,將車子開進了主幹道。

然後朝著右側拐去。

等平穩的行駛在路面上的時候,秦以澤對著車裡的兩個人說,「我們先去吃飯。」

顧喬喬看看手腕上的手錶,都快12點了,不過她卻沒說什麼。

而陸飛則是一切行動聽指揮。

於是,十幾分鐘后,秦以澤將車子停在了麗景豪大飯店門前的停車常

顧喬喬站在門前,有些百感交集。

重生以來,她從來沒來過這裡。

一是沒時間,二是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情來面對。

這裡是她學會了生存有了一技之長的地方。

這裡是她學會了為人處世的地方。

這裡在她最落魄無助的時候,給了她一張床,一碗飯。

秦以澤大踏步的朝著轉門走去,和站在門口的門童說了幾句話之後,門童微笑著點頭就離開了大門口。

而秦以澤就站在台階上,對著顧喬喬招招手。

顧喬喬收起了紛雜的思緒,跟著陸飛朝著秦以澤走來。

三個人陸續進了大廳。

和幾年後沒有什麼區別。

唯一的是大廳正對著大門的地方是空的。

在五年後,會擺上她用木頭雕刻的龍鳳呈祥。

那一個雕刻,在安曉彤父親的建議下,給了她五萬元。

之後不久,那一家人就都出事了。

最後,安曉蘭繼承了這家富麗堂皇的大飯店。

秦以澤帶著他們兩個朝著包廂走去。

他似乎對於這裡並不陌生。

負責接待的服務員好像認識他,笑得那叫一個親切啊,那雙眼珠子恨不得粘在秦以澤的身上不下來。

陸飛不屑的撇撇嘴,還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顧喬喬。

估計是擔心她生氣吧。

顧喬喬自然不會放在心上,這也很正常,她看到了漂亮的小姑娘也是會多看好幾眼的。

一行人轉過大廳,就來到了包廂的通道。

在看到迎面走來的一個穿著白色廚師服,扎著圍裙,走路昂首挺胸的中年男子的時候,顧喬喬一下子愣住了。

她沒想到這麼快會見到他。

她曾經在心底想過無數次,應該用什麼樣的方式和理由去找他。

畢竟,這輩子,她和他還是陌生人。

而這個男子,就是她的師父,從教她如何拿菜刀切菜開始,一直到她拿到特級廚師證,成為了他的助理。

為人沉默寡言,對她卻恩重如山!

他叫房磊。

大家都叫他房師傅。

是麗景豪大飯店的廚師長。

此時,這個本該在五年後出現的人,正著歷來嚴肅的臉大踏步的朝著他們走來。

顧喬喬的心跳的砰砰的。

她真想跑上前告訴他,師父,我家人都好好的活著呢,爸爸在學校教書,媽媽在家做家務和種菜,弟弟妹妹都在上學,我沒有被人拐賣,我也沒有頂著花白的頭髮被人罵是老啞巴……

你也不用笨拙的語言鼓勵我好好的活著。

你也不用恨鐵不成鋼的呵斥我……

顧喬喬的眼眸再也控制不住那瀰漫上來的霧氣。

雖然師父不認識她,可是她現在高超的廚藝還有精湛的食品雕刻,都是他教的!

可此時,她卻什麼都不能做!

機械的跟著秦以澤的腳步朝前走著,每一步都似乎有千斤重。

很快,房師傅停下了腳步。

顧喬喬仔細的看著他。

臉上依然帶著一條橫在臉部的傷疤。

讓他看起來,平添了幾分滄桑和兇惡。

可卻沒人知道,他是一個多麼善良和正直的人。

顧喬喬有些緊張,不知道房師傅為什麼會突然停下來。

而他,並不認識她埃

卻在下一刻,顧喬喬的腦子裡轟然一聲炸開一道九天驚雷。

甚至,腦子裡出現了一片空白。

秦以澤和房師傅竟然握了握手,隨後,又輕輕的擁抱在一起。

幾息后,分開了。

秦以澤卸去了渾身的清冷和淡漠,眼神里露出了懷念,清越的聲音在這安靜的通道里緩緩響起,「房隊長,好久不見了。」

「你這臭小子,都一年沒見到你了。」房師傅有些粗獷的聲音和秦以澤的聲音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可卻意外的和諧。

秦以澤勾唇一笑,指著顧喬喬和陸飛說,「這是我妻子,顧喬喬,這是陸飛,連隊的通訊兵。」

房師傅對著兩個人露出了微笑。

而秦以澤繼續的介紹道,「這是我的老戰友,退伍后在這裡做廚師長,你們可以叫他房師傅。」

顧喬喬垂在身側的手,使勁的攥在了一起,掌心來傳來的刺疼,讓她停止了發獃。

她張了張嘴巴,眸光微暗,卻勾起了嘴角,聲音雖然乾澀,卻一字一句,「房師傅您好。」

上輩子,房師傅這三個字都是在心裡叫的。

也不知道叫了多少次,甚至在他嚴厲苛責她的時候一邊哭,一邊不知道罵了多少次。

儘管知道,他是為她好。

可是,不留一點情面的他,讓她無地自容,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廢物。

後來,在他的嚴厲教導下,她用了一年的時間就拿到了特級廚師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