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76章 真的是你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6章 真的是你嗎?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女生小說

在拿到廚師證的那一天,他拿著證書看了半天,最後,一向不苟言笑的他竟然扯開了嘴角,笑著對她說,「喬喬,好樣的1

而此時此刻,聽到顧喬喬的話,房師傅爽朗的一笑,拍了拍秦以澤的肩膀,似乎很欣慰,「好小子,都娶媳婦了,不錯不錯。」

說著就帶頭朝著包廂里走去。

到了包廂,他對著幾個人說,「稍等一會,我去給你們炒幾個菜。」

說著,就不在遲疑的朝著門外走去。

而秦以澤似乎經常得到這樣的對待,所以他坦然的坐下。

對著還在發獃的陸飛和顧喬喬說,「都坐下吧,房師傅是我的老戰友,也是我的好兄弟。」

陸飛眨巴了幾下眼睛,好像才反過神來,湊到了秦以澤的面前,急迫的問道,「指導員,他是不是你說的那個房磊啊?」

秦以澤淡淡的點頭,「是。」

陸飛驀然瞪大了眼睛,「就是那個國家特級戰鬥英雄?」

「嗯。」

陸飛感覺自己的呼吸都有些亂了。

他曾經聽秦以澤講過關於房磊的戰鬥事。

只是,和想象中的不大一樣埃

「指導員,他是英雄,為什麼在這裡當了一個……」

接下來的話,陸飛沒說出口,不外乎就是廚子一類的話。

可秦以澤卻無法和他解釋清楚。

房磊,是獵豹中隊第三任中隊長,在他退役后,他就接過了這個職務。

而房磊,雖然表面退役了,可他卻用另外一種方式依然為國家站崗放哨。

但是這已經屬於機密了。

他斜睨了一眼陸飛,淡淡的說道,「英雄也是普通的老百姓,有權利選擇自己喜歡的生活。」

「指導員,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陸飛急得抓耳撓腮,臉紅脖子粗的,半晌才組織好語言,「我就是覺得大材小用了。」

秦以澤慢條斯酪豢誆杷,然後才說道,「他本來就喜愛廚藝,沒退伍的時候就夢想著開一家飯店,如今,做了這裡的廚師長,也算是得償所願了。」

啊?

英雄也有做廚師的夢想嗎?

陸飛糊塗了。

撓了撓頭,隨後也覺得自己想法不大對,於是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

秦以澤接著淡淡的警告道,「這裡知道他以前身份的人很少,不要亂說話。」

而顧喬喬則是低著頭,小口小口的品著茶。

一言不發。

她上輩子也同樣不知道,房師傅是退伍的軍人,更不知道他和秦以澤還是戰友。

這些,她統統的不知道。

而她也是剛剛才知道,他們竟然是認識的,而且還熟稔無比。

可是,為什麼從來沒見到過秦以澤來找他呢?

是擔心碰到她嗎?

還是因為她離婚的時候用顫抖的手,寫下的那句話嗎?

這一切,顧喬喬不得而知。

很快,服務員就端著炒好的菜進了包間。

而最後一個菜,是房師傅親自端來的。

是顧喬喬熟悉的味道。

只不過雖然她是他的徒弟,但是,最後學成的卻是她自己的特色,否則,也不會拿到特級證書。

而房師傅同時端來的還有一瓶酒。

他將酒給秦以澤倒上,隨後對著陸飛淡淡的說,「你個新兵蛋子喝酒嗎?」

陸飛忙擺手,「不喝不喝,我和嫂子喝水吃草。」

顧喬喬差點一口水噴出去。

喝水可以,吃草她可不吃,她的緊張情緒因為陸飛的話被打散了不少,斜睨了一眼陸飛,她終於開口,「我不吃草,想吃的話,你自己吃好了。」

陸飛的臉更紅了,乾巴巴的解釋道,「口誤,口誤,我想說的是吃菜吃菜。」

隨後夾起了一塊肉,放進了嘴裡,吃了幾口,對著房磊贊道,「真香,太香了。」

氣氛因為陸飛的打岔瞬間就活躍了起來。

而秦以澤和房磊也只喝了小半杯,就不喝了。

兩個人在方桌的另一側,低聲的說著只有他們自己聽得懂的內容。

而顧喬喬只負責吃吃喝喝就好。

一個小時的時間過去了。

吃飽喝足的幾個人離開了飯店。

一路朝著西城區駛去。

顧喬喬獃獃的看著窗外的高樓大廈,心裡卻依然亂糟糟的。

上輩子的她從老家回來后,就去京郊的收容所看了弟弟,弟弟那一年,正好滿十八歲。

足夠判刑。

她只有這一個親人了。

所以她要努力的活下去。

可是現實是那樣的殘酷,她沒有文憑,高中都沒畢業,所以換了很多的工作,小時工,洗碗工,還和一些鄉下來的民工去工地搬過磚頭,後來又去給人做了保姆。

可是,沒有一樣可以做長的。

有一些不懷好意的男人,總想占她的便宜。

她有一次將僱主家試圖玷污她的男主人的臉給抓花了,在兩個人廝打的時候女主人回來了。

隨後她被抓住,又被女主人給打了一頓,威脅了一番之後,將她僅有的幾件衣物扔了出去,惡狠狠的關上了大門。

那一天,帝都的天灰濛濛的,空氣也格外的壓抑。

而這一天,距離弟弟收監已經過去了半年了。

也是那一天,當她悲傷絕望而又飢腸轆轆的坐在招工市場的水泥台階上時,房磊出現了。

他靜靜的看著她,似乎沒看到顧喬喬有多狼狽和可憐,只是很平靜的說,他在麗景豪的后廚工作,他需要一個打雜的小工,包吃包篆…

麗景豪本就是飯店,有自己的職工食堂和職工宿舍。

而這樣的條件,對於當時走投無路的顧喬喬來講,無異於天上掉下一個餡餅來。

自那一天後,她就成為了麗景豪的一名后廚的員工。

自那一天後,她就有了一個容身之所。

可是,秦以澤為什麼會認識房師傅呢?

那一天在招工市場,真的是碰巧遇到了嗎?

顧喬喬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壓去了翻湧而來的心思,偷偷的瞄了一眼正聚精會神的開著車的秦以澤。

心裡多想去問一問,秦以澤,是你托房師傅照顧我的嗎?

是嗎?

真的是你嗎?

她不知道秦以澤關了多久的禁閉,至於有了他的消息,也是在幾年後。

是在他被授予特殊軍銜,成為了最年輕的軍長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