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77章 再回秦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7章 再回秦家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那時候的秦以澤在電視上,依然英俊無比,只是身上的氣勢更凌厲了,似乎像是已經出鞘的寶劍一樣光芒四射。

那時候的他,很耀眼。

而她,拒絕知道任何關於他的消息。

可是今天發生的一幕深深的刺激著顧喬喬的心臟。

讓她心亂如麻無法平靜。

恨了那麼久的人,也許就在無人可知的角落裡默默的關心著她。

這讓她情何以堪?

可是,她這所有的鬱結和疑問,註定是永遠都無法問出口了。

不知不覺的,吉普車到了秦家的大院子門口。

雖然知道秦以澤和顧喬喬要回來,可是也沒有具體的時間,自然門口沒有等著的人。

秦以澤打開了大門,將車子開了進去。

卻沒有想到,秦奶奶滿面笑容健步如飛的迎了過來。

秦以澤以為奶奶是奔著他去的呢,他站在了車門口,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看著面色紅潤,顯然比他們走的時候還要年輕一些的秦奶奶。

也準備好了被秦奶奶抱一下了。

可惜的是,秦奶奶直覺就越過了他,朝著顧喬喬奔去。

秦以澤失笑的輕咳了一下。

就看到奶奶一把將剛下車的顧喬喬抱住,欣喜的說,「喬喬,奶奶都想你了……」

此時此刻的顧喬喬心情極其的複雜,她看著露出真情實感的秦奶奶,也低聲的說,「奶奶,我也想你……」

她以為自己再也不會來這裡了。

她以為自己和帝都的秦家在和秦以澤離婚前,能打幾次電話就已經不錯了。

可是沒想到,她竟然又踏進了秦家的大門。

而她這短短的幾個月時間,竟然從顧家到邊城,繞了一圈又饒了回來。

今天不是周末,秦父和秦母還有秦小雨都沒在家。

顧喬喬稍微的鬆了一口氣,畢竟她還是覺得再次看到他們,有些彆扭。

簡單的洗漱完后,顧喬喬穿著拖鞋出來了。

她換上了一件格子襯衫,穿著鴨蛋青色的窄腿褲,雖然這幾天瘦了點,但是卻難掩少女的清麗無雙。

秦奶奶和秦以澤還有陸飛坐在客廳里,正在說著話。

而秦奶奶看到顧喬喬進來,眼睛微微的眯起,誇讚道,「喬喬怎麼越長越好看呢……」

秦以澤抬眸看了一眼顧喬喬,心裡卻覺得,前段時間好不容易養回來的一點肉又都瘦了回去。

顧喬喬瞄了一眼秦以澤,卻和他深邃的目光碰在了一起。

她心口一怔,忙移開了視線,坐在了秦奶奶的身旁,悄悄的吸了一口氣,仔細的看了一眼秦奶奶,感覺老人家比她走的時候氣色要好了很多。

秦以澤卻在這個時候站起身子,對著秦奶奶和顧喬喬說,「晚上我回來的會很晚,不用等我吃飯。」

顧喬喬沒做聲。

秦奶奶想說什麼,卻嘆了一口氣,輕聲道,「去吧去吧,沒人攔你……」

秦以澤帶著陸飛大步流星的離開了。

很快,就聽到了院子里傳來吉普車發動的聲音。

隨後,漸行漸遠。

秦奶奶也沒拉著顧喬喬去說話,而是將顧喬喬趕去房間休息了。

躺在柔軟的大床上,顧喬喬毫無睡意。

剛才在飯店的那一幕,一直在她的眼前縈繞。

上輩子,到底還有什麼是她不知道的。

想到這裡的顧喬喬有些焦躁,父親的遇險如今沒有一個結果,那個拐賣人口的組織在那個人販子母子兩個被抓后,也跟著銷聲匿跡了。

她該用什麼樣的辦法找到上輩子害她的人呢。

還有於奶奶,還有玄龍盒,有那麼多的事情要去做,可她卻毫無頭緒。

還有父親寫的書,已經郵走一個多月了,當時郵的是挂號信,不是平信,怎麼算也應該收到了。

難道這麼倒霉的被壓住了嗎?

顧喬喬的記憶里,文化行業真正達到百花齊放,可不是這1986年埃

爸爸的書,是應該屬於那種出類拔萃的。

看來,少不得要和羅帆打個電話了,沒辦法,這個年代,還是有熟人好辦事埃

顧喬喬翻了一個身,依然沒有睡意。

昨晚是在郊區的一個農莊里住宿的,條件也很好,所以顧喬喬沒感到疲累。

索性坐起來,去了客廳。

而這個時候,秦奶奶應該去買菜了,附近有兩個菜市場,也不知道去了哪一個。

顧喬喬呆著無聊,就悠哉哉的走出了屋子,和大黑還有毛毛玩鬧了一會,顧喬喬站起了身子。

彷彿心有所感一般的,顧喬喬差朝著隔壁的白家院子外看去。

兩家的牆隔得很高,看不到對面的情況。

顧喬喬眸光一轉,就朝著門外走去。

果然,在門外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一個女孩。

穿著一身白色的連衣裙,黑色的長發隨風飄舞著。

是白芸。

顧喬喬眸光微暗,卻沒有說話,而是慵懶的斜靠在了秦家的大門前,似笑非笑的看著白芸。

都已經結仇了,何必再去粉飾太平。

上輩子她被迷暈弄走之前,她要去的那個地方,白芸也是知道的。

白芸也許無辜,但是也許是參與者之一。

此時,秦家門口的空氣似乎都凝滯了一刻,白芸也沒有動,自從出事之後,她再也沒有去過秦家了。

偶然遇到最疼她的沈蔓茹,也是尷尬的不咸不淡的笑了笑,算是給她一個面子了。

她始終沒弄明白,那靜夜蟬是如何進了她的褲袋的。

她的褲子是緊身褲,朝著褲袋裡塞東西,她肯定有察覺的。

而當時的顧喬喬似乎沒有離她很近的樣子。

難道,真的是她自己在顧喬喬走後去多寶閣上拿的?

可是,為什麼一點印象都沒有呢。

白芸曾經一度以為自己得了分裂症。

不過,心裡極其強大的白芸很快的就推翻了這個假設。

她覺得,她不會失憶到連自己拿什麼東西都會忘記的。

而這個關鍵,如今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她和顧喬喬的關係也許再也修復不了了。

所以,也沒必要違背心意的和她說話了。

白芸的嘴角緩緩的染上了一抹冷笑,目光陰鷙的盯著顧喬喬。

剛才她在院子里就聽到了秦家有車子和人說話的聲音。

她知道,一定是秦以澤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