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81章 難道,這人是玉娘的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1章 難道,這人是玉娘的后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歷史穿越

女人還好,很快就恢復了正常,而那剛才險些被顧喬喬撞到的年輕人一雙眼睛儘管也移開了,卻還是不由自主的瞄著顧喬喬。

今天的顧喬喬真的很漂亮,一身米白色的連衣裙,穿著白色的涼鞋,小腿筆直修長,身形窈窕,亭亭玉立,尤其一眼眼睛,宛如清泉一般的盪人心魂。

尤其她不同於其他女孩的氣質,讓她格外的引人注目。

顧喬喬自己沒有意識到。

而秦以澤確實早就知道了,所以,他才一直關注著顧喬喬。

也在她險些和別人撞上的時候,及時的拉住了她。

秦以澤的手本來就抓著顧喬喬的手腕,此時不動聲色的滑到了顧喬喬的小手上,順勢扣住,然後冷冷的斜睨了一眼那個油頭粉面不男不女的年輕人,拉著顧喬喬轉身進了聚寶閣。

等他們的身影消失在了聚寶閣門口的時候,寧宛如才收回了視線。

沒錯,這女人就是寧宛如。

跟著她的是她的孫子,也是顧城的二兒子,人稱二公子的顧建生。

顧建生沒有秦以澤形容的那麼油頭粉面。

相反,五官很精緻漂亮,所以看起來有點陰柔,不過身形修長,也算的上是翩翩佳公子。

他和寧宛如長的很像,也是寧宛如最喜歡的孫子。

他看著顧喬喬離去的方向,喃喃道,「奶奶,那女孩長的好乾凈啊,似乎一塵不染一樣。」

寧宛如這隻老狐狸自己都不知道用了多大的意志力,才將翻江倒海一般的情緒給穩祝

這女孩是誰?

怎麼和玉娘長得那麼像?

五十年的時光,她忘記了很多人很多事,甚至連顧清風年輕時的模樣也模糊了許多。

可是卻唯獨忘不了玉娘。

她剛才嘴裡的玉姐姐。

那個幸福的好像泡在蜜罐里的顧清風的夫人。

她的視線變得陰鷙。

一道可怕的念頭浮上了腦海。

難道,這人是玉娘的後人?

也就是顧坤的孫女?

那個顧喬喬!

她沒看過她的照片,如果看到了,她不會這麼沒準備。

她還是太大意了。

寧宛如看了一眼御寶軒的大門,不在說話,快步的朝著那裡走去。

顧建生看到奶奶匆忙的走了,連忙跟上,扶著她的胳膊,似乎想到了什麼事情,好奇的問道,「奶奶,剛才你看到那個女孩,好像說了什麼姐姐,那是誰啊?」

「閉嘴。」寧宛如厲聲的呵斥道。

隨後快速的走進了御寶軒。

顧建生被這聲呵斥給嚇得一縮脖子,不敢再問了,連忙扶著奶奶朝著櫃檯後走去。

等寧宛如問過了工作人員后,眼睛眯了眯,又一言不發的去了後面的花園的葡萄架下。

坐在石凳上,寧宛如淡定的抿了一口清茶,對著一旁的顧建生說,「去給吳管家打電話,讓他馬上過來。」

「奶奶,現在嗎?」顧建生不解的問道。

「快去。」寧宛如再次厲聲的命令道。

顧建生不在問了,今天的奶奶真的好奇怪,和平日里溫柔可親的樣子大相徑庭。

他快步的朝著門外走去。

此時的御寶軒,張毅被派到了滇南出差,而顧伯完全不理世事,和顧清風住在醫院裡,幾乎是苟延殘喘。

她的人已經在玉石礦做了副礦長,正在逐漸的架空礦長的權利。

就算沒有印鑒,就算是顧清風不死,這顧家也幾乎在她的手裡。

下一步,就是那個種滿了蘭花的顧園了。

等到了手之後,她會將那裡的蘭花統統的拔光,那麼,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了玉娘存在的痕了。

那樣的話,死也死的安心了。

寧宛如捏著茶杯的手在微顫,沒辦法,這是她的心魔,好在,她就要成功了。

很快的,吳管家就來了。

寧宛如打發顧建生去門口守著,而她則是對著吳管家低聲的吩咐起來。

半晌之後,吳管家領命而去。

寧宛如悄悄的舒出了一口氣,剛才和工作人員側面證實過了,那個女孩就是賣給御寶軒核雕的女孩。

那就是顧喬喬了。

果然傳承了顧家的雕刻技藝嗎?

她不知道這次顧喬喬來找張毅做什麼,但是,她不能讓顧清風看到顧喬喬。

想到這裡,寧宛如驀然一驚,想起了顧清風那一次的病危。

難道?

是看到了顧喬喬嗎?

她雙手握在一起,有些焦躁不安的在葡萄架下來回的走著。

剛才她讓吳管家派幾個人去秦家附近看著顧喬喬的動向。

想要知道她來御寶軒是要做什麼。

如今看來卻有點危險了。

假如被顧清風看到顧喬喬,在被他知道也姓顧,只要稍加調查,那麼這秘密就保不住了,而她所有的計劃豈不是付之流水了嗎?

可是她還不能輕舉妄動。

此時的那一家人還什麼都不知道。

如果貿然動手,被他們知道了真相,反而糟了。

其他的那幾個人還好,可這顧喬喬絕對是一個定時炸彈。

一天不毀掉,一天就令她寢食難安。

這是她在看到顧喬喬長相之後的想法。

怎麼不染一滴血的安安全全的將她毀掉呢。

寧宛如皺眉苦苦的思索著。

而顧喬喬和秦以澤將這古玩一條街都走了一個遍,一無所獲。

秦以澤帶顧喬喬開車離開了。

路過一家西式餐廳的時候,秦以澤停下了車,轉頭對著顧喬喬說,「我帶你去吃點東西吧。」

顧喬喬回過神來,看看時間,都中午了,這時候回去是有點晚了。

於是,也沒矯情,跟著秦以澤下了車。

這是一家外國人開的餐廳,生意極好,不過來來往往的卻真沒有普通的市民。

秦以澤想的是,顧喬喬本身做中餐的廚藝極高,除了昨天房師傅炒的菜讓她吃的很滿意之外,其他的很少讓她露出那樣的表情。

不過顧喬喬卻不是一個挑剔的人。

很是隨遇而安。

但是,今天秦以澤還是想帶她吃點和往日不一樣的東西。

當兩個人出現在餐廳的那一刻,餐廳的外國服務生眼睛一下子亮了。

這還真是他來到這個國家以來看到的外形最亮眼最登對的青年男女。

用華國的那句老話說,就叫郎才女貌,天生一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