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82章 我可以理解為你是在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2章 我可以理解為你是在誇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他熱情的引領著兩人來到了視野不錯的餐位上,隨後遞過了菜單,讓秦以澤點菜。

秦以澤和顧喬喬在一起也有幾個月的時間了,自然對她的口味很了解。

他直接做主,點了幾個顧喬喬會喜歡的菜品,隨後問顧喬喬,「冰淇淋有櫻果味,有奶油和橙味的……你想要哪一種口味的?」

顧喬喬想了想,「橙味的吧。」

秦以澤將菜單交給了服務生,用流利的英語和服務生交代一番,隨後,服務生眼神有些複雜的離開了。

不一會,端上來兩盤點心和兩杯似乎是新榨好的橙汁。

等服務生走了之後,顧喬喬有些不自在起來。

他們在一起吃過無數頓的飯,但是,這樣單獨的在外面的餐廳里吃飯,卻是頭一遭。

尤其周圍有很多他們這樣的青年男女。

看他們的眼神就知道,都是戀人一類的。

而他們這樣子,就好像有點約會的感覺。

顧喬喬微紅著臉低頭喝橙汁。

可沒喝一會,對面就伸過來一隻手,將她面前的橙汁拿走,似笑非笑道,「菜馬上就到了,喝飽了怎麼吃飯?」

本來就跟小貓一樣的飯量,在喝一肚子橙汁,這午餐還要不要吃了?

顧喬喬瞄了一眼秦以澤,挺了挺身板,感覺這秦以澤似乎是將她當成小孩子一樣了呢。

這樣可不好。

其實按照上輩子活過的年齡,她可比眼前的秦以澤還大呢。

她輕輕的咳嗽了一聲,忽然問道,「你打算什麼時候回邊城?」

秦以澤眉目舒展,卻也沒意外顧喬喬的詢問,他將那杯橙汁放在了自己的左手邊,凝眸看向對面的女孩。

在這一刻,他的心似乎格外的安定,也彷彿周遭的聲音早已經遠去。

他好像第一次帶她在外面吃飯。

他想起了房師傅昨天和他偷偷說的話,吃飯,看電影。

下一步,去看電影嗎?

可顧喬喬會去嗎?

要不,就假裝湊巧路過?

似乎也不行。

回家的方向沒有電影院,無法湊巧路過。

顧喬喬看他只是專註的盯著她不說話,心裡羞惱。

有什麼好看的。

竟然還這麼大張旗鼓的看?

她甚至都想學著昨晚秦以澤的話,反問秦以澤,她長得好看嗎?

可她也沒那個厚臉皮。

她剛要接著問他什麼時候回去的話,秦以澤開口了,「昨晚想和你說了,結果就忘記了,我在邊城連隊的鍛煉已經提前結束了,等你的事情處理完了,我們一起回去交接工作。」

顧喬喬這次是真愣住了。

什麼意思?

秦以澤要調走了嗎?

沒等顧喬喬開口說話,秦以澤接著說道,「這次直接調回了帝都軍區。」

顧喬喬張了張嘴巴,回帝都軍區?

上輩子可沒有埃

就是回來好像也是五年後了。

到底哪裡發生了變故呢?

可她不能走埃

那裡有於奶奶未知的身份,還有大江里沒有撈出來的金玉石。

「可是……」顧喬喬遲疑的開口,「我那裡還有事情沒有做完呢。」

「我知道。」秦以澤低聲道,「於奶奶的事情我考慮過了,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讓你父親和於奶奶做鑒定,只不過這事操作起來太難,沒有審批,醫院不會給做的,而且技術也不成熟,我正在想辦法,還有,就是走,也會將這件事情弄清楚之後在離開,你放心吧。」

隨後停頓了一下,好心情的勾起嘴角,「至於那大江里到底有沒有你喜歡的石頭,就更簡單了,所以,這些你都不用擔心。」

顧喬喬沒想到秦以澤竟然想的這麼周到。

她認真的看著秦以澤,真心的說道,「謝謝你了。」

「客氣了。」秦以澤淡然的回道。

可是卻還是能聽出聲音里的愉悅。

就在這個時候,服務生端著托盤走了過來。

然後一一的放下來,擺在了餐桌上。

西式的菜品很豐盛,有七分熟的煎牛排,有奶油蘑菇湯,還有幾樣顧喬喬叫不出來名字的菜品,不過秦以澤很貼心。

一邊重新擺放著,一邊不動聲色的介紹著,未了還嘆息的說道,「和你的手藝沒法比,不過偶爾換換口味也不錯。」

顧喬喬眨了眨眼睛,「我可以理解為你是在誇我嗎?」

秦以澤星眸含笑,點頭,「對,我就是在誇你。」

顧喬喬輕聲的笑了。

和這樣的秦以澤相處,似乎越來越輕鬆了。

尤其是在她知道也許上輩子,再次的將她從深淵裡拉出來的依然是秦以澤后,心態還是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顧喬喬笑得眉眼彎彎,大方的說道,「你先吃。」

她還真沒有吃過西餐。

秦以澤瞭然,也自然而然的拿起了刀叉。

顧喬喬自然有樣學樣。

秦以澤覺得這是他有史以來在外面吃的最舒心的一頓飯,他將橙汁給顧喬喬遞過去。

兩個人開始安靜的進餐。

至於紅靈玉髓,這也不是在外面議論的話題。

牛排每人一大塊,秦以澤驚異的發現顧喬喬除了學東西快之外,她的刀法也很准。

她餐盤裡的那塊牛肉被她用刀子切割的極是漂亮。

方方正正的,正好一口咬下。

不多不少。

於是秦以澤很不客氣的將自己還沒切的牛排遞給了顧喬喬,說道,「有勞了……」

顧喬喬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看了眼刀叉,看了眼秦以澤,正好她的刀還沒用呢。

於是,欣然的幫著秦以澤將牛排切好,卻又悄聲的說,「我是為了方便好玩,你看別人,都是一邊吃一邊切的。」

秦以澤不在意的一笑,「管別人做什麼,自己高興就好。」

顧喬喬一想,也對,哪有那麼多規矩,於是低頭吃了起來。

吃完菜品之後,顧喬喬低頭吃冰淇淋。

秦以澤沒吃,他慢悠悠的喝湯。

等喝好湯之後,他慵懶的斜靠在椅子的後背上,神色淡然的看向了窗外。

外面的行人絡繹不絕,馬路上依然車如流水。

這在他上學的時候,是看不到的。

國家這幾年發展的極快,可是在快速發展的同時,也出現了很多的問題。

而他,雖然是調回來了,但是身上的擔子卻比在邊城要重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