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85章 這個孽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5章 這個孽障!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本來一肚子怒火的寧宛如在看到狼狽的顧建生和聽到他的話的時候,怒火被熄滅了不少。

她盯著顧建生,口氣卻溫和了許多,直接的問道,「你今天在店裡不好好學東西,跟不三不四的女孩子說什麼話?」

顧建生坐在了沙發上,喝了一口涼茶,挑眉一笑,「奶奶,這麼快你就知道了?」

「我在問你話呢。」寧宛如坐在對面的沙發上,厲聲的問道。

「什麼叫不三不四的女孩,奶奶,你應該也認識的,就是昨天差點撞到我的女孩,她乾乾淨淨不染塵埃,我挺喜歡的。」

「你說什麼?」寧宛如驀然的提高了聲音。

她和顧清風的恩怨只有顧城和大孫子知道,其他人她沒告訴。

畢竟,她們只要負責享受就好了,沒必要知道這些。

所以,顧建生不知道顧喬喬的真實身份。

「我說,我挺喜歡的。」顧建生一直很受寧宛如的寵愛,所以在她的面前也隨意的說話,他走過去坐在了寧宛如的身邊,撒著嬌,「奶奶,我第一次這麼喜歡一個女孩,假如昨天那男人是她的哥哥,我想追她做女朋友,奶奶,到時候你也幫幫我唄。」

「做夢,不可能1寧宛如氣的臉色都變了,一把推開了顧建生,厲聲呵斥道,「告訴你,從今以後不許和她見面,而且昨天那男人是她丈夫,你趁早死了這條心,好好的待在御寶軒,爭取將張毅的本事都學來。」

顧建生卻只聽到了那男人是她丈夫這句話,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奶奶,你在哄我呢吧,再說了,你怎麼可能這麼快就知道她的情況,你肯定在騙我的。」

「是真的,奶奶的本事你應該是知道的,想要查一個人很輕鬆,更何況她和張毅還認識,所以,我鄭重的警告你,從現在開始,不許在和她說話,如果在敢和她說話,對她動心思,我打斷你的腿,聽到沒?」

寧宛如半真半假的威脅道。

顧建生沮喪的垂下了頭。

半晌沒說話。

寧宛如都要氣死了。

這就見了一面,怎麼就上心了呢。

看來,還真得想法辦法讓她消失了。

這個小賤人。

和她的太奶奶都是一路貨色。

還有顧喬喬的妹妹,小小年紀就勾得羅帆總朝她家跑。

那羅帆,可是準備訂給她的二孫女顧雅蘭的。

她和羅家的老太太早就說好了,等顧雅蘭大學畢業就結婚呢。

看來,她不但和玉娘犯沖,和那兩個賤貨也一樣如此。

心底想著如何毀掉顧喬喬和顧茜茜,面上卻不露分毫。

她收起了怒氣,依然端莊而華貴,她放柔了聲音說道,「好女孩多的是,以後奶奶給你介紹更美麗更乾淨的女孩,就像林清歡,人長得漂亮,氣質也乾乾淨淨的,還留過學,你們就很般配。」

顧建生一聲嗤笑,嘴角勾起不屑的冷意,「她哪裡漂亮,況且,這乾乾淨淨四個字她可不配,奶奶,也就您老糊塗了才說這話吧。」

說著,顧建生站起身來,接著又說道,「奶奶,您小題大做了,我不過是對那個女孩有點好印象罷了,不值得您興師動眾的,我的人生已經被你們控制住了,至於我喜歡哪個女孩,還是希望你們別在管了,否則,我真的會離家出走的。」

扔下這話,顧建生抬腿大踏步的離開了。

寧宛如氣的將茶几上的茶杯都掃到了地上。

這個孽障!

顧建生,長得最像她,也是她最喜歡的孩子,從小被寵得不知道天高地厚,可卻很少因為這事和她頂撞的。

都是顧喬喬那個賤人。

既然知道張毅沒在家,還跑去做什麼呢?

要是不去,不就遇不到了嗎?

她狠狠的攥著拳頭,片刻之後,厲聲的將吳管家喊來了。

而此時此刻的顧建生單手插在腰上,另一隻手懊惱的耙著頭髮。

剛才忘記問奶奶關於紅靈玉髓的事情了。

不過也許問了也是白問吧。

奶奶未必知道。

爺爺?

但是爺爺肯定是知道的。

幾十斤的帝王綠弄不到,但是紅靈玉髓應該不是稀奇玩意吧。

他興沖沖的開著車朝著醫院駛去。

開到半路卻又遲疑了起來。

爺爺不喜歡他,他也不喜歡爺爺,除非必要,他很少去看他。

不過今天為了那塊玉,也要硬著頭皮走一遭吧,也順便盡一下孝心,免得御寶軒的人暗地裡鄙視他。

不管了,去了再說。

而顧喬喬很快就到了家,不過她卻沒進秦家的院子,而是走到了白家的大門口開始咚咚的敲了起來。

不一會,傳來了涼鞋踩在水泥地上的聲音,門打開了,白芸看到是顧喬喬,本來平靜的臉一下子就冷了下來,譏諷的開口道,「喲,真是貴客喲,可惜,我家不歡迎你……」

「少廢話。」顧喬喬不客氣的打斷白芸的陰陽怪氣,直接的問道,「你姑父張毅根本沒回來,為什麼騙我說回來了?」

說完,顧喬喬就盯著白芸,不放過她臉上的任何一個表情的變化。

白芸明顯一愣,姑父沒回來嗎?

隨即,她似乎想起了什麼,嘴角勾起嘲諷的笑意,「那沒準是店裡的夥計看你不順眼,逗你玩呢,再說了,也沒人逼著你去,你這興師問罪給誰看呢?」

「給你打電話的是男是女?」顧喬喬忽然問道。

「當然是男的了。」

「不對,我剛從那裡回來,今天在崗的都是女孩埃」顧喬喬眼都不眨的說道。

白芸的臉上絲毫不見慌亂,淡定而又不屑的說道,「那我怎麼知道。」

顧喬喬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之後,轉身離開了。

白芸死死的盯著顧喬喬的後背,狠狠的罵了一句,「神經玻」

隨後砰的一下關上了白家的大門。

顧喬喬沒進屋,而是信步走到了後面的小花園。

沈蔓茹做飯做家務一般,但是打理這小花園可是很厲害。

此時這裡各色的花卉爭相鬥艷,奼紫嫣紅,有蝴蝶和蜻蜓在花叢中飛來飛去。

顧喬喬坐在了花架下的木椅上,心裡想著剛才的事情,白芸沒撒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