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87章 是他不讓她走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7章 是他不讓她走的!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同人競技

似乎秦以澤都忘記了他們以後是要離婚的。

也或者,他當她是秦小雨嗎?

顧喬喬偷偷的瞄了一眼秦以澤,卻不期然秦以澤似乎心有所感,抬起星眸,和顧喬喬的視線碰了一個正著。

她嚇了一跳,這就好像做賊被抓住了一樣,她忙低下頭,往嘴裡扒飯。

卻沒想到竟然沒出息的嗆住了。

顧喬喬捂住嘴,猛地咳嗽起來,隨後狼狽的朝著衛生間跑去。

急的秦奶奶吩咐秦以澤,「快去看看你媳婦怎麼樣了?」

秦以澤很是聽話的站起身子,快步的朝著衛生間走去。

媳婦?

這兩個字,很好聽。

他來到了趴在洗手池上咳嗽個不停的顧喬喬,伸出手,輕輕的拍著她的肩膀,戲謔道,「也沒人跟你搶,怎麼吃飯還能嗆著呢?」

顧喬喬惱怒的一把的打去了後背上的手,啞著聲音,羞惱道,「要你管。」

秦以澤輕笑出聲。

手又不聽話的拍了上去,繼續道,「好點沒?」

顧喬喬咳嗽的眼淚都出來了,也沒力氣在打開秦以澤的手了。

秦以澤等她咳嗽的差不多了,這才給她倒了一杯水,顧喬喬一口氣喝了半杯,感覺好多了。

洗了把臉,這才趕緊的走出了衛生間。

然後繼續吃飯。

這回老實了,不在去看對面的秦以澤了。

秦以澤眸光帶著一點笑意,也不再去折騰顧喬喬,而是繼續朝著那盤糖醋小排骨進發。

秦奶奶真是很欣慰。

她那向來冷冷淡淡的孫子,關心起媳婦來,也挺像模像樣的。

吃完飯之後,沒等秦奶奶發話呢,秦以澤就自動自覺的站起來,動作迅速的收拾起桌上的碗筷來。

然後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襯衫,又紮起了花格子圍裙。

顧喬喬覺得這是她看到的最可樂的一幕了。

於是拉著秦奶奶,將廚房裡的扎花圍裙的秦以澤指給了她看。

隨後兩個人湊在一起笑了起來。

秦以澤淡淡的瞥了一眼笑的跟朵花似的顧喬喬,微微的翹起了嘴角。

他洗碗的動作很快,收拾廚房的速度好像在部隊里整理內務一樣。

乾淨整潔,一絲不苟。

秦以澤洗好手之後,就大步流星的朝著客廳里走去,對著那個笑得沒心沒肺的丫頭說,「奶奶該休息了。」

沒等顧喬喬說話呢,秦奶奶竟然很識趣的打了一個哈欠,「我真有點困了。」

說著甩開了秦以澤的手,「不用你扶,跟你媳婦回屋休息吧。」

說著自顧自的走了。

剩下顧喬喬正想要也跟著離開的時候,秦以澤卻伸出手,攔住了她,輕聲問,「困嗎?」

啊?

顧喬喬張了張嘴,腦子裡這次轉的很快,她想,如果說困的話,那麼下一句話,秦以澤會不會說,那我們去睡覺吧。

顧喬喬忙搖頭,「不困。」

秦以澤眸光里閃過一抹笑意,接著說道,「那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可好?」

「哪裡?」顧喬喬瞪著眼睛問道。

這原來怎麼回答似乎都不妥呢。

「去了就知道了。走吧。」

說著秦以澤就帶頭先走了出去。

走了幾步卻發現身後沒有動靜,回頭一看,就看到顧喬喬站在客廳的中央抿著小嘴沒動。

臉色有些嚴肅。

似乎眼睛里也滿是複雜和內疚的情緒。

秦以澤轉念一想,就都明白了。

可是,造成眼前這樣局面的,是他推波助瀾的結果,所以他有很大的責任。

都說一個巴掌拍不響。

如果他秦以澤沒朝前走那麼多步,他和顧喬喬的關係依然和從前一樣。

各做各的,互不干擾。

可是,他朝前走了。

顧喬喬退縮的速度沒有他前進的速度快,所以就造成了今天這樣的局面。

可這傻丫頭,定是內疚了。

所以才想盡辦法的去補償。

她都不知道自己的那些平安佛真正的價值,就給家裡每人送一個。

他的感覺歷來敏銳。

他在車禍的那天就發現了狼牙的不尋常。

他測算過的自己的速度,但是那一日竟然比往常還要快上兩倍。

兩倍啊,那是什麼概念呢。

那就是比敵人多了兩倍的先機,和兩倍求生的機會。

所以他才制止顧喬喬將那些金玉石雕拿出來。

他擔心萬一被有心人士看到,給顧喬喬帶來危險。

而他,還真的要為她做些什麼了。

秦以澤不是一個強求的人,但是卻也不是一個輕易放棄的人。

不管如何,總要試一試才好。

假如顧喬喬真的對他徹底死心,他自然會放手給她自由。

所以,如今這個局面和她真沒關係。

是他不讓她走的!

他不疾不徐的走過去,微微垂眸,看著糾結的顧喬喬,柔聲的說道,「在想什麼,在猶豫什麼?」

「我們……」顧喬喬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才顯得自己不是不識好歹的人。

「你的意思是我們這樣的相處模式不好,因為我們早晚要離婚,牽扯太多,這帳以後不好算對吧。」

顧喬喬點點頭。

水眸泛著水汽,她覺得自己目前有點卑鄙,想要知道幕後的黑手,所以才又反悔沒有答應離婚。

這是在利用秦以澤的責任感,也是在利用秦奶奶的善良。

「這樣不好,我覺得對你不公平,假如你碰到了喜歡的女孩,難道還要先去離婚嗎,所以我想……」

「所以你想還是離婚算了,這樣互不相欠?」秦以澤不客氣的打斷了顧喬喬的話。

顧喬喬再次的點頭,「這樣正好,欠的少。」

秦以澤星眸劃過一抹暗光,忽然笑了,「顧喬喬,我和你說過的話你應該記得,我這輩子只結一次婚,而且你也知道我的個性,不管是結一次,還是離一次,都是我人生的極限,所以你大可不必擔憂。」

「真的嗎?」顧喬喬猶疑的問道。

秦以澤點點頭,「嗯,況且你希望我們離婚後變成仇人嗎?」

顧喬喬猛的搖搖頭,她這輩子可以和秦以澤是陌路人,但是絕對不會做仇人。

秦以澤不動聲色的繼續勸哄道,「拋開這些,我們的祖父們還是生死之交,你擔心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