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88章 命運的齒輪再次的卡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8章 命運的齒輪再次的卡在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都市言情

顧喬喬怔怔的看著秦以澤,眨巴了幾下眼睛,似乎覺得秦以澤說的好像挺有道理。

雖然她不知道天高地厚有錯在先,可是她也還給了秦家人一個健康的身體。

也算是扯平了吧。

顧喬喬的神色剛有些鬆緩,秦以澤伸出手,輕輕的拉住了她的,稍微一帶,就拉著顧喬喬朝著門外走去。

一邊走一邊說,「帶你去一個好玩的地方。」

他的眉目舒展,似乎很是愉悅。

顧喬喬被他帶著塞進了車裡,隨後從開著的大門駛出去。

隨後,他又下了車,將大門鎖上,上了車,朝著城東的方向駛去。

顧喬喬看著車窗外。

這應該是去東城區了。

老帝都的時候,一直都有東富西貴南賤北貧的風水之說。

不過如今時代不同了,帝都不論南北都是富貴之地。

但是要真的論起來,東城區依然是富中之富,底蘊在那裡呢,很多東西無法比擬。

顧喬喬想,也許這就是很多人終其一生都無法觸及的高度吧。

只不過,卻感覺距離城中心越來越遠呢。

很快,秦以澤停下了車。

他下車給顧喬喬開門。

當顧喬喬站在地面上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對面建築上面的打字:射擊館。

秦以澤走過來,站在顧喬喬的身邊,「以前說過帶你去射擊館,正好今天下午有時間,走,進去看看。」

顧喬喬也來了興趣。

既來之則安之。

況且,玩射擊似乎比逛街吃飯和跳舞喝酒要好玩多了。

看到顧喬喬眼睛里的光芒,秦以澤微微一笑。不在說話,而是帶著顧喬喬朝著射擊館走去。

進了大門,秦以澤遞給門口的門童一張金色的卡片,門童一看,忙熱情的將他們帶進了1號大廳。

顧喬喬還是第一次看到射擊館內部的樣子。

建築看起來簡單樸素,但是館內卻綠意盎然,有點像邊城的森林,四周是透明的大玻璃。

周圍是綠油油的小草。

草地上方是觀眾席。

不過此時這裡的人很少。

也沒有比賽,所以觀眾席沒有人,只有射擊場地上有十幾個人在玩著射擊。

秦以澤帶著顧喬喬去了東側的房間,有教練過來,顯然和秦以澤很熟悉,將一支步槍還有彈匣放在了房間里。

隨後好奇的笑著看了一眼顧喬喬,和秦以澤說了幾句話之後,就樂呵呵的就離開了。

秦以澤裝子彈的速度極快。

快的顧喬喬好像都看到了殘影一般。

隨後,他對顧喬喬說,「我先來熱一下槍,等一下給你玩。」

然後對著前面的靶子射去。

十發子彈,百環!

顧喬喬拍著手,「厲害。」

秦以澤微微一笑,繼續裝子彈。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啪啪的巴掌聲從背後傳來,然後一個略帶油膩的男人聲音傳來,「哎呦,這不是小秦爺嗎,好久不見了,聽說你被發配邊疆了?」

顧喬喬身體一僵。

驀然回頭。

一眼就看到了門口站著一個穿著花襯衫,白褲子,身材肥胖,年約二十八九歲的男子。

那張臉也同樣油膩膩的。

好似被熟的豬頭一樣泛著油光。

命運的齒輪再次的卡在了節點之上。

顧喬喬的手悄悄的攥在了一起,似乎她上輩子認識的那些人,都提前的來到了她的面前。

只不過出場方式不同罷了。

這個男人就是那個試圖玷污她的僱主。

名字叫趙曉銘。

她上輩子在他家做保姆,一開始還可以,可是後來卻再也按耐不住了。

顧喬喬清晰的記得他沒得逞之後,一邊和他妻子一起打她,一邊破口罵她賤貨的噁心樣子。

此時真有一種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的感覺。

只不過另一方不知情罷了。

秦以澤不動聲色的擋住了趙曉銘看向顧喬喬的目光,剛才柔和的眉目清冷如雪,淡淡的道,「你連被發配邊疆的資格都沒有。」

後面的幾個人就偷笑起來。

誰都知道,趙曉銘一直想當兵,但是因為身體太胖,雖然家裡有人有錢,但是依然被刷了下來。

一連刷了三年。

直到趙曉銘死心為止。

而他和秦以澤也是對頭,兩個人曾經在年少時,一個帶著西城區,一個帶著東城區的青少年們打過群架。

自然,最後秦以澤抓住趙曉銘一頓狠揍,直到揍得看不出本來模樣時,才住手的。

後來就結了仇。

這幾年趙家借著人脈和好政策的春風,又成了東城區的首富。

於是趙曉銘老實了幾年後,再次的瑟起來。

更何況這兩年秦以澤很少在帝都逗留,所以趙曉銘就越發的猖狂起來。

此時,他的臉色有些漲紅,心裡暗罵,秦以澤這兔崽子最壞,跟他打嘴仗從來沒佔過便宜。

總是說些戳心窩子的話。

他恨恨的說道,「幾年沒見,你嘴皮子愈發的利索了。」

秦以澤星眸微閃,似笑非笑道,「嗯,幾年沒見,你身上的肥肉又厚了兩圈。」

說完,不在搭理趙曉銘,而是拉過來顧喬喬,教她怎麼使用這種新型的專用射擊步槍。

顧喬喬微微垂眸,面色如常,所有的情緒都被她很好的隱藏起來。

感謝這幾個月的經歷,她遇事的時候,越發的氣定神閑了。

她仔細的聽著秦以澤的講解。

卻沒想到身後的趙曉銘根本沒走,而是走到了秦以澤的另一側,挑釁的說道,「秦以澤,咱們比一把如何?」

秦以澤看都沒看他,冷聲道,「沒時間。」

「你是不敢和我比吧,害怕在你的女人面前輸給我?」

顧喬喬清眸閃了閃。

有點詫異,這蠢豬竟然要和秦以澤比賽?

她卻不知道,這趙曉銘射擊天賦還不錯。

和秦以澤比,只差了一丟丟。

兩人曾經比過,自然秦以澤最後贏了,不過他也只比秦以澤少了八環而已。

所以這趙曉銘才敢和秦以澤叫號。

再說了秦以澤是軍人,輸了無所謂,萬一贏了那可是太威風了。

秦以澤本來懶得搭理他。

但是這傢伙卻一點都不知好歹。

終於轉頭,冷冷的看著不識趣的趙曉銘,「滾1

乾淨利落,不留一絲情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