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91章 他是怎麼知道紅靈玉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1章 他是怎麼知道紅靈玉髓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女生小說

顧建生咽了一口口水,硬著頭皮道,「我就是來看看爺爺的……」

「然後呢?」

「順便問點事。」顧建又趕緊的接著說道,「是請教,真的。」

顧伯看了顧建生一眼,沒表態,而是推門進到病房裡,不一會又出來,對著顧建生說,「老當家的讓你進去,記住,不許時間長,不許說刺激你爺爺的話。」

顧建生連忙答應下來。

隨後他跟著顧伯進了病房。

病房的條件很好,典雅乾淨,淡淡的消毒水味,隨處可見綠色的盆栽。

穿過了客廳進了病房。

一眼就看到一個清瘦的老人半靠在病床前,似乎在沉思。

他好像已經有半年多沒看到他了。

雙眼凹陷,瘦的嚇人。

不過似乎精神還不錯。

他小心翼翼的來到了病床前,將果籃和鮮花放在了一旁,輕輕的叫了一聲爺爺。

顧清風眯起了眼睛看過去,半晌才說,「找我什麼事?」

是來看他死沒死嗎?

這些天他誰都沒有見,可是剛才顧伯說顧建生的車子在醫院的大門口停了兩個小時了。

這個顧建生自小就怕他,幾乎很少來他這裡。

更別提他如今在他們的眼裡已經病入膏肓的垂死之人了。

他來幹什麼?

不過不管來幹什麼,肯定是和別人的目的是不一樣的。

所以他答應見見他。

顧建生坐在椅子上,漂亮的眼睛只是看了一眼老當家的,就慌得低下頭,暗罵自己沒出息。

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和十幾年那個跟一個發怒的獅子一樣的老人根本就是天地之別。

可他對他還是有點恐懼。

片刻之後,他艱澀的開口,「爺爺您好點沒?」

「嗯。」顧清風淡淡的應了一聲。

顧伯沉聲的提醒道,「二公子,您有事就說事,老當家的一會要休息。」

顧建生忙一抬頭,急急的說道,「爺爺,我就是想問問您知道哪裡有紅靈玉髓嗎?」

顧清風驀然的瞪圓了眼睛。

死死的盯著顧建生。

而顧伯則是心口一跳,忙上前,扶著老爺子,使了一個眼色。

顧清風的眼眸漸漸的清明,呼出了一口氣,淡淡的問道,「你為什麼問這個,你想要還是有客人來預定?」

「……」顧建生沉默了一下,沒說出顧喬喬來,而是說道,「是我偶然聽人說的,店裡的夥計不知道,我找個半天資料也沒有找到,所以才想著問問爺爺知不知道的。」

顧清風定定的看了一眼顧建生,半晌才搖頭,輕聲的說,「我也不知道。」

說完之後,就疲累的說,「沒事的話就走吧,我累了。」

顧建生連忙站起來,說了幾句話跟逃也似的離開了病房。

等他走後,顧清風一下子變了臉色,一把的扣住了顧伯的手腕,低聲的問,「他是怎麼知道紅靈玉髓的?」

顧伯搖頭,輕輕的拍著顧老爺子,「您別急,我馬上就去查。」

說完,讓顧清風靠在了枕頭上,而他則是去了客廳。

顧清風靠在枕頭上,不過他卻沒有他剛才說的疲累,他的身體比前幾天還要好。

他心裡很清楚。

在活個一年半載的完全沒問題。

但是,他的心底卻如翻江倒海一般的。

紅靈玉髓,他就有。

那也是祖上傳下來的。

據說是在留下玄龍盒的那位祖先的書房發現的。

只有嬰兒拳頭大校

書桌上只有這一個東西,旁邊是一張紙條,上面寫著紅靈玉髓。

否則,還真不知道這塊紅色的透明的石頭的叫紅靈玉髓。

隨後,族長就將這塊石頭和玄龍盒放在了一起,一代代的傳了下去。

後來的時間證明,這個世上也許只有這一塊紅靈玉髓。

因為沒人知道這東西。

更別說看到了。

所以,後來就分著放了。

所以,才沒有跟著玄龍盒一起失蹤。

顧清風手裡握著玉佩,腦子裡在飛速的旋轉著。

不一會,顧伯進來了,接觸到顧清風急迫的目光說道,「說二公子相中一個姑娘,那姑娘本來是來找張毅的,結果張毅不在,卻被二本公子纏住,二公子誇下海口,那姑娘就信口胡說,問有沒有幾十斤的帝王綠,還問有沒有紅靈玉髓,這些自然都沒有,那個姑娘就走了。」

說到這裡,顧伯又壓低了聲音說道,「那姑娘就是你戴的這個核雕的主人,顧喬喬,她前天剛回來。」

顧清風的眼睛倏然一亮。

嘴裡喃喃道,「顧喬喬,顧喬喬……她是從哪裡知道紅靈玉髓的,難道是老秦頭告訴她的?」

「知道紅靈玉髓的外姓人只有秦老爺子一人。」顧伯悄聲的說道。

顧清風喃喃道,「那一定是秦老爺子告訴了他的曾孫子,然後他的曾孫子告訴了他媳婦的,這個老秦頭,真是老糊塗了。」

「也許是無意中知道的。」顧伯試著解釋一下。

「算了,我還能活多長時間,知道就知道吧。」

「想開點是對的,秦老頭也許是無意之中說的,也許沒準是想用這件事和您和好,而且,看樣子,顧喬喬也未必知道東西在您手裡。」

顧清風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想了想,他接著問道,「我什麼時候和那孩子見一見?我得謝謝那孩子,她的核雕救了我一命。」

顧伯看了看顧清風的腿,「你這腿還是不能正常行走,我們做輪椅去嗎?」

顧清風眉頭皺了皺,跟顧伯說,「你去給張毅打電話,讓他馬上回來,然後打電話給老秦頭,就說我要去他家……」

顧伯點頭,扶著顧清風躺下,「好,不過一會還要檢查,等檢查完之後還要打針吃藥,秦老爺子咱們最快也要明天能見到。」

顧清風是從鬼門關回來的人,本來油盡燈枯,可是還是被核雕救回來一條命。

雖然活下來了,但是在醫院的記錄里,依然是重病患者,需要每天檢查和打針吃藥的。

他躺在那裡,自言自語道,「幾十年了,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是啊,都過去吧。

顧園就算是完整的,該不回來的人,依然沒回來。

而且,顧喬喬,行事為人還有能力和顧家的先祖幾乎差不多,這不能不讓他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