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95章 遲來的真相(2)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5章 遲來的真相(2)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顧喬喬笑容極有親和力,老奶奶顯然對她印象不錯,樂呵呵的問,「你想打聽誰,這裡大半的人家我都熟悉。」

「就是御寶軒的老當家的二夫人家。」顧喬喬隨意的說道。

老奶奶上下打量了一眼顧喬喬,撇撇嘴,「是那個叫寧宛如的老妖精家?」

老妖精?

顯然老奶奶對寧宛如的印象不是很好。

顧喬喬點頭,「就是就是。」

「你找她幹啥?」

「我在御寶軒上班,他孫子想要開除我,我就想找他的奶奶說說情,老人家,您也知道,這年頭找工作不容易,我總得試試,實在不行在說了。」

老奶奶一聽,痛快的將方向指給了顧喬喬,「就在那個湖邊的邊上,最漂亮的那棟房子就是她家。」

顧喬喬點頭稱謝,忙大踏步的朝著湖邊走去。

老奶奶繼續推著車子朝前走。

很快,顧喬喬就站在了湖的對岸。

另一個側的岸邊,是一棟金碧輝煌的別墅。

和電影里演的差不多。

也許一切都是天意。

別墅里走出了一個女人,搖著扇子,身旁一個人給她撐著花傘,而她則是愜意的走到了湖邊,坐在了涼亭下。

有風吹過。

顧喬喬眼睛瞪的發疼,死死的盯著那個女人,不一會,那女人轉過了頭。

顧喬喬捂住了嘴。

一閃身躲在了樹后,隨後蹲下來,緊緊的咬著嘴唇。

那人她見過。

和顧建生那天走在一起的女人。

看起來很年輕的老太太。

顧喬喬腦子裡靈光一閃,她忽然想起了,那天這女人看到自己的時候,是說的什麼來著……

玉娘!

沒錯,她脫口而出的是玉娘。

玉娘?

是誰呢?

顧喬喬凝眸細想,她和於奶奶照片里的女人長得很像,而寧宛如看到她說出的是玉娘兩個字。

此時此刻的顧喬喬,不用在去對比照片了,也可以確定照片里的女人是自己的太奶奶玉娘,那個男子一定是年輕時候的顧清風。

而那個少年自然是自己的爺爺。

爺爺後來結婚照的相片和這個照片距離跨度不大,也就三年左右,所以顧喬喬一眼就認出來自己的爺爺來。

而至於沒有認出顧清風,那是因為年齡跨度太大了,一個剛剛三十的樣子,一個已經年逾古希

就算是拿著照片也未必看得出來。

顧喬喬從樹后閃過身子,寧宛如卻依然在享受著夏日的明媚與悠閑的貴婦人生活。

顧喬喬目光陰鷙的再次的看了一眼那個反向,她悄悄的離開了。

隨後坐上計程車去了顧園。

那裡大門緊閉,沒有一點動靜。

是啊,能有什麼動靜呢。

人都在醫院裡。

假的顧坤死了,那個顧清風還出了車禍。

這裡自然是不會有人的。

顧喬喬看著大門,這裡是爺爺出生和長大的地方。

看著看著,顧喬喬的眼睛就濕潤了。

爺爺離開家的時候,應該不大吧,他為什麼離開了家?

太奶奶呢?

是於奶奶嗎,也或者於奶奶是太奶奶的朋友或者丫鬟嗎?

顧清風?

親生兒子離開家,竟然沒有去尋找,由著他客死他鄉。

二夫人,顧城!

顧清風應該是寵妾滅妻忘恩負義的一個天底下最無情的男人。

顧喬喬深深的看了一眼顧園的方向,再次的上了計程車,去了御寶軒。

古樸典雅的御寶軒,此時帶著一身華光貴氣,屹立在古玩街最顯眼的地方。

此時,已經是夕陽西下了。

顧喬喬走了三個地方,在帝都城饒了大半圈。

她一天水米未進。

躲在大樹旁的廣告牌下,定定的看著御寶軒的大門。

天,終於全都黑了下來。

霓虹燈光此起彼伏的亮了起來。

點點滴滴,猶如天空的星子落在了人間。

燈光的海洋里,映襯著帝都的繁華與喧囂。

夜晚的帝都,比白天還要美麗。

顧喬喬看著顧建生出了門,看他意氣風發的樣子,看他上了一台價值不菲的小汽車,看他開車離去。

顧喬喬依然死死的盯著那道大門。

看服務員鎖了門,看服務員騎車下班回家。

顧喬喬滿臉淚水,滿眼恨意,滿心悲憤!

夜晚下的御寶軒猶如張著大嘴的魔鬼,將她上輩子的家人一個一個的吞噬掉。

到了今天這個時刻,顧喬喬什麼都明白了。

白芸和楚藍她們沒有這麼大的能力和動機讓她的家人都死絕。

只有寧宛如和顧城有。

上輩子他們母子聯手,先是下了訂單讓人販子將她賣掉,隨後打電話給父親讓他連夜出發來找她,卻在半路上將車子炸掉。

就和這輩子炸掉那輛吉普車一模一樣。

然後又是將弟弟騙到了帝都,騙弟弟說她是被秦家賣掉的,讓本就莽撞的傻弟弟信以為真,隨後持刀傷了秦小雨。

母親遭到這連番的打擊,怎麼可能若無其事,也許母親的病重也是他們的手筆。

還有妹妹借康山的五千元錢,此時也終於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最後,秦奶奶去世,小雨進了醫院,秦家老太爺也一病不起。

到這個時候為止,她和秦家已反目成仇。

再也沒有人可以幫助她了。

她和弟弟苟延殘喘的活著。

可最後,還是沒有放過他們。

弟弟的死一定是他們做的手腳。

而她在失去了所有的親人之後,還怎麼可能活下去?

所以,她跳下了懸崖。

她死了,顧坤的子孫再也沒有了。

寧宛如和顧城雙手不染一滴鮮血的解決了眼中釘肉中刺!

她們為什麼這麼狠毒這麼殘忍。

他們顧家這一家五口何其無辜埃

他們安分守己的待在鄉下,幾乎與世無爭,也根本就不知道他們是誰的後人。

爺爺,他竟從來沒有說過。

也許爺爺有難言之隱,所以他們從來都不知道,甚至連幻想都沒有過。

他們一無所知。

就這樣,他們也沒放過他們。

毫不知情的顧家人一個個的死去。

上輩子的顧家滿門死的多冤枉埃

竟然死在了帝都顧家人的手裡。

那麼,顧清風知道嗎?

是不是他也是幫凶之一!

顧喬喬面色陰沉,就算不是幫凶,寵著二夫人趕走了自己親生兒子的男人也不是一個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