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96章 可笑我竟然恨了你兩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6章 可笑我竟然恨了你兩輩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歷史穿越

對於這個從末謀面的太爺爺,顧喬喬同樣帶著恨意。

顧喬喬轉過僵直的身子,卻忽然聽到一個男子大聲的喊道,「嫂子,嫂子在那兒1

是褚成峰的聲音。

隨後話音剛落,就看到斜刺里大步流星的走過來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

如畫的眉目滿是暴戾之氣,幾步的就走到了顧喬喬的面前,似乎剛要斥責,可是在看到顧喬喬的臉色的時候,薄唇緊緊的抿起。

他的身後是褚成峰,大呼小叫道,「嫂子,你可把阿澤嚇壞了,現在大家都在找你呢……」

此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鐘了。

顧喬喬臉色慘白,平日里紅潤的雙唇此時沒有血色,看起來好像還有些乾裂。

秦以澤轉頭對身後的褚成峰說,「告訴兄弟們別找了,改日我請大家吃飯。」

「阿澤你這樣客氣,我們可會不高興的。」褚成峰推了一把秦以澤,對著顧喬喬眨了眨眼,「嫂子肯定是迷路了,趕緊帶嫂子回家。」

如今的顧喬喬在他們這些人的眼裡,可不單單是秦以澤的媳婦,她還是射擊圈子裡的神話。

而秦以澤不等顧喬喬說話,眉目雖依然暗沉,不過卻似乎和緩了不少,他拉著顧喬喬的手就朝著另一側的馬路走去。

顧喬喬對著褚成峰抱歉的笑了笑,褚成峰則是笑著不在意的擺擺手。

溫涼的手被握在火熱的大手裡,顧喬喬感覺身上似乎有了一絲力氣。

很快到了秦以澤的吉普車旁,顧喬喬站住了。

緩緩抬眸看向了暈黃路燈下的秦以澤,修長挺拔的身體彷彿如一棵松柏,氣質清朗如三月流風,儘管外面一片陰霾,而他卻彷彿這無邊黑夜裡的一道皎皎的月光。

此時,他如畫的眉目滿是掩飾不去的擔憂。

顧喬喬心口一悸,艱澀的開口,「對不起。」

真的對不起。

秦以澤,對不起!

前世今生我不但恨錯了人,還連累了你們。

如果不是因為我嫁到了秦家,身體硬朗的奶奶不可能那麼快就離開人世,老太爺也不會一病不起。

小雨也不會連大學都上不成,變得膽小怯弱。

是我的錯,連累了你們。

可笑我竟然恨了你兩輩子!

對不起,秦以澤,真的對不起!

放心吧。

上輩子秦家和顧家的仇她會去報!

不是兵不血刃嗎?

她也會!

不是都惦記著顧家的萬貫家產嗎?

那麼,就讓他們一無所有,她會讓他們嘗嘗上輩子她所受到的所有痛苦。

她一個也不會放過!

還有這輩子父親的仇,假如不是她得上天厚愛,有了可以保命的靈氣,就算是她重生而來,也改變不了父親枉死的命運。

父親死了,母親一定會大受打擊,顧家垮了一半。

他們的第一步也成功了。

最可悲的是,他們甚至都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飛來的橫禍?

顧喬喬眼眸含淚,卻又強橫的忍了回去。

從今以後,她沒資格流淚!

秦以澤凝眸看向眼前有點狼狽的少女,這一天不知道流浪了幾個地方,似乎走了大半個帝都。

他眸光莫測的回頭看了一眼御寶軒的方向,沒在說話,而是打開車門,將顧喬喬塞了進去,他也上了車,一打方向盤,朝著秦家的方向駛去。

顧喬喬坐在車裡,再次的回頭看了一眼御寶軒的方向,夜色下,漸行漸遠。

終至不見。

她的神色極是疲憊。

似乎得緊緊的弓。

畢竟這一天發生的事情對她的衝擊太大了。

她甚至都沒有吃一口飯,喝一口水。

她的頭也很疼,疲憊的閉上了眼睛。

秦以澤本來是想和顧喬喬聊聊天說說話,問問她到底怎麼了。

可是看到這樣的顧喬喬,他就閉了嘴。

行駛的吉普車裡,秦以澤漆黑的深眸偶爾劃過一道霓虹燈光,夜色變得越發的迷離起來。

再長的路也終會有盡頭。

秦以澤緩緩的將車停下,側身看了一眼歪著頭的顧喬喬。

她的眼睛半睜半閉,卷翹的睫毛一顫顫的,如蝶翼一般的,好似能顫進人的心裡去。

顫的人心痒痒的。

這一刻的秦以澤竟然捨不得移開目光,也捨不得開口……

彷彿感受到了秦以澤的視線,顧喬喬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有些紅腫的眼眸里,掠過一絲迷離。

這樣的她讓人看起來,竟然帶著一點脆弱。

「到了嗎?」聲音也有些低沉,帶著久不開口的沙啞。

秦以澤的心口一悸,微微的怔了一下,才輕聲的說道,「到了。」

顧喬喬轉瞬間就清醒和反應過來,她的目光一下子變得凌厲起來,然後又迅速的掩飾下去。

半晌,才對著沉默的秦以澤開口說,「你的猜測是對的。」

秦以澤似乎並不意外,握著方向盤的手,緊了緊,啞聲的問道,「是那本書上有什麼嗎?」

「嗯,那是爺爺的字體,我認識,後面還有爺爺的小字……」

顧喬喬將書遞給了秦以澤。

秦以澤看了看,眉目微蹙,遞給顧喬喬,「你打算直接去醫院嗎?」

「我沒想好呢。」顧喬喬搖搖頭。

「下車吧,這事待會在說。」秦以澤柔聲的開口道。

顧喬喬不在猶豫,利落地打開車門,秦以澤也隨後下了車。

此時,秦家依然燈火通明,顯然大家都在等她。

顧喬喬從早上離開軍區大院,一直到現在,也差不多有了十個小時了。

顧喬喬跟著秦以澤走進了客廳。

秦奶奶第一個走過來,拉住了顧喬喬,一顆懸在嗓子眼的心,也終於落了下來。

「是迷路了,還是坐錯車了?」然後瞪著秦以澤,「喬喬去軍區大院那一片是第二次去,你竟然放她一個人在那裡,這是菩薩保佑找到了,否則……」

接下來的話秦奶奶沒說出口,卻也一驚。

帝都太大,魚龍混雜,她不敢想象後果。

秦以澤沒有辯駁,依然沉默不語。

顧喬喬忙拉著秦奶奶的胳膊,啞聲的說道,「奶奶,別生氣,誰都不怪,是我自己坐錯了車,後來心慌,就越走越遠。」

「好了好了,人回來就好,快去吃飯吧,肯定餓壞了吧。」

說著秦奶奶拉著顧喬喬就朝著餐廳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