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重生軍少辣嬌妻>第203章 難道,這孩子才是他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3章 難道,這孩子才是他的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同人競技

說到這裡,顧清風就停頓了下來。

看著那一枚雕刻精美的核雕,顧清風的眼裡閃過一抹讚歎之色。

想來,那個二十萬的金玉石雕,更精美吧。

寧宛如為什麼那麼氣急敗壞呢?

顧城竟然還出手打了顧建生。

其實,按照道理來講,這都是他顧清風的錢,她沒理由會去心疼。

最正確的反應應該是拍手稱快。

但是,結果卻恰恰相反。

他不能不往深了想。

顧伯點點頭,「好,明天早晨我就去。」

翌日的清晨。

這一天是周四。

顧伯敲響了秦家的大門。

進了客廳,顧伯笑著開口,「老當家的醒了,聽說了金玉石雕的事,想接喬喬過去問問,老夫人您放心,問完了,就送孩子回來。」

秦奶奶看了一眼顧喬喬,心裡想,難道是反悔了?

二十萬埃

當時她聽了也是嚇一跳。

想到這裡的秦奶奶臉色有些不好,而顧伯忙開口說道,「老夫人,不是反悔,老當家的也是愛才之人,年紀輕輕的就有這樣的成就,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埃」

這還差不多。

秦奶奶同意了。

自始至終,顧喬喬都沒有說話,只是微笑的聽著。

秦奶奶卻叮囑叮囑早去早回,畢竟是醫院,待時間長了也不好。

顧喬喬跟著顧伯上了車。

顧伯的車開的很沉穩,一路上很是溫和的問著顧喬喬關於雕刻的事情。

顧喬喬大大方方的回答。

很快,車子到了醫院的門口。

顧喬喬抬頭看了一眼醫院的大門,果然,她又回來了。

兩個人下了車。

隨後顧伯帶著顧喬喬進了醫院另一側的貴賓通道。

而在他們的背影消失在了那道門之後,有兩個人從醫院一旁的電話亭后閃出來。

彼此對視了一眼,其中一個進了電話亭。

顧伯領著顧喬喬上了樓。

然會走進了vip套房。

穿過客廳,到了病房的門口。

而顧喬喬此時站在病房的門前,面色平靜,但是垂在身側的手,還是緊緊的攥了起來。

顧伯輕輕的推開了門。

顧喬喬今天穿了一身淡青色的連衣裙,v字領,頭髮高高的束起,露出了白皙的脖頸和秀麗的容顏。

她一眼就看到了床上坐起來的一位面容清瘦而又蒼老的老人。

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和顧喬喬想象中的一樣。

雙眼圓睜,呼吸急促!

滿眼都是震驚和不可置信。

顧喬喬朝前走了幾步。

她清晰的看到顧清風的手在發抖。

沒有血色的嘴唇也同樣在顫抖,呢喃著只有他自己才聽得清的話。

顧伯沒有見過大夫人,自然不知道顧喬喬和大夫人年輕時候極其的相像。

顧清風和玉娘最後一面的年紀依然停留在玉娘二十幾歲的時候。

只比眼前的顧喬喬大上幾歲。

所以,顧清風才會如此的震撼。

顧喬喬嗎?

卻原來那天在御寶軒看到的女孩,是顧喬喬埃

雕刻出的核雕,送他的平安佛,還有賣給御寶軒的金玉石雕。

都是出自眼前笑意盈盈的女孩手裡。

而她,竟然和玉娘長得如此相像。

顧伯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看到顧清風臉上的表情,還是慎重了許多。

顧伯走過去,扶起了顧清風,輕聲道,「這孩子就是顧喬喬……」

「顧喬喬?」顧清風沙啞的身影在病房裡響起。

顧喬喬點頭,「我叫顧喬喬。」

「你爺爺叫什麼?」顧清風急聲的問道。

「顧大山。」

「他……」顧清風遲疑的問著。

「他老人家已經去世了。」顧喬喬沉聲的說道。

顧清風凝眸看向顧喬喬,握緊了手裡的玉佩,一顆心,在聽到顧大山去世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有些疼痛起來。

這是從前沒有過的感覺。

他再次顫聲的開口道,「謝謝你的核雕,它救了我一命。」

「不用客氣,那是您福氣好。」

顧喬喬聲音平靜,不喜不悲。

她都不知道自己怎麼可以這麼平靜。

而顧清風則是激動了許多。

看著那張和玉娘極其相似的容顏,一個大膽的念頭油然而生。

難道,這孩子才是他的後人嗎?

顧清風握著玉佩的手,再次的握了握,忽然開口道,「孩子,你長得很像一個人。」

「像誰啊?」顧喬喬不在意的問道。

「我的夫人。」

「喔?長得很像您的夫人?」顧喬喬微微挑眉,卻搖頭道,「我在御寶軒外見過一次您的夫人,我們長得可不像。」

顧清風的臉色有些僵住了。

顧喬喬卻笑著接著說道,「不過她看到我的時候,就和您看到我的表情是一樣的。」

顧清風眉目一凜,「你們以前就見過。」

「是呀。」

片刻之後,顧清風才艱澀的開口道,「你長得像我的大夫人。」

顧喬喬俏皮的一笑,「老當家的,您的夫人可真不少埃」

顧清風尷尬的老臉一紅。

半晌才喃喃道,「孩子,你的父親是做什麼的?」

「我的父親在學校教書。」

「喔……好,教書好礙…」

顧清風不知道該問什麼。

他甚至不敢去看顧喬喬的臉,低下頭,摩挲著手裡的玉佩,半晌才接著開口道,「喬喬,我可以這樣叫你喬喬嗎?」

「可以呀,長輩們都喜歡這麼叫我。」

「我想問問喬喬,你要紅靈玉髓做什麼?」

顧喬喬緩緩的勾起了紅唇,不答反問道,「老當家的,您知道哪裡有紅靈玉髓嗎?」

顧清風緊緊的盯著那張和玉娘相像無幾的臉,心潮翻湧。

從顧喬喬進來,那顆歷經滄桑的心,就始終沒有平復下來。

一開始,在顧喬喬沒有來的時候,他就帶著幾分不可知的期盼。

但是,當看到顧喬喬的時候,他是真的再也不能平靜了。

不過這一樁樁一件件的事情都趕到了一起,他卻想起了顧坤的死和自己的車禍。

如今,顧坤的後事也是剛處理完。

他也剛從昏迷中醒過來。

這邊又突然出現了一個顧喬喬,一個和玉娘長得那麼像的女孩。

假如顧大山是自己的兒子,那麼這孩子就是自己的曾孫女。

她有著無與倫比的雕刻技藝和天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