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重生軍少辣嬌妻>第204章 顧清風真偉大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4章 顧清風真偉大啊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同人競技

她雕刻出的東西和傳說中顧家的先祖極其的相似。

也許都不用去查看其它,就可以證明她是自己的後人。

但是,該如何去和這孩子開口呢。

顧清風斟酌了片刻,卻開口道,「我知道哪裡有紅靈玉髓。」

「您知道?」顧喬喬驚喜的問道。

顧清風心裡暗想,秦老頭不是早就告訴過她了嗎,此時她竟然還這麼意外?

到底怎麼回事?

顧清風點點頭,「我知道。」

「哪裡有?」

「我有。」

顧喬喬凝眸看向顧清風,咬了下嘴唇,輕聲道,「不知道您老人家肯割愛嗎?」

「你可知道這紅靈玉髓是我的傳家之寶,是要傳給我的後人的。」

「我知道,不過,老當家的,我有一個消息,不知道可以用來交換它嗎?」

顧喬喬一字一句的說道。

「你有消息?」顧清風擰起了眉頭,幾息后,卻認真的問道,「不知道是什麼消息?」

「老當家的,您知道民國的時候,有很多人喜歡帶懷錶吧。」

顧清風心口一跳,定定的盯著顧喬喬,點頭,「知道。」

「那您知道用玉石做的懷錶嗎?」

顧清風的身子一顫,他驀然的瞪大了眼睛,再次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顧喬喬。

用玉石做懷錶。

在民國的時候,整個帝都只有一份。

是他做出來的。

給自己的夫人玉娘作為三十歲的生日禮物。

做成的是機關盒的樣子。

只有他和玉娘知道如何打開。

那裡面有他和玉娘還有坤兒的合影,也是唯一的一張。

最重要的是,那玉石懷錶一直戴在了玉娘的脖子上,跟著她一起消失了。

那玉佩也是玉娘的心愛之物,但是卻不是戴在脖子上的,而是系在玉娘的腰間的。

所以,後來他才對顧坤產生懷疑的。

顧坤看著對面淺笑嫣然的女孩,喃喃的開口道,「我知道,但是卻只有一塊。」

「我在一個人的脖子上看到過,那裡面有一張照片,照片里的女人很像我,照片上的男人很像三十多歲的您,但是那人是一位老奶奶,年齡大約有八十歲,不過,她失憶了,什麼都不知道了。」

顧伯忙扶住了激動的渾身顫抖的顧清風,眸光複雜的看著顧喬喬。

這孩子,到底知道了什麼,還是不知道什麼……

說完這些,顧喬喬用真城的目光看著顧清風,「不知道這個消息可不可以換您的紅靈玉髓?」

顧清風死死的攥著贍床單,甚至還有些目呲欲裂的看著顧喬喬,半晌才沙啞著嗓子說,「那人在哪兒?」

「在沒有拿到紅靈玉髓前,在您沒有能力護她周全的時候,我不會告訴您,但是,請放心,她還活著。」

「她在你的老家,對不對?」顧清風忽然失態的嘶吼道。

顧喬喬氣定神閑的搖搖頭,「不在,我也是才見到。」

「顧喬喬,你到底知道些什麼?」顧清風有些失態的低聲問道。

「我知道的比您多一點。」

「喬喬,你想要紅靈玉髓做什麼?」他深吸一口氣,和緩了聲音問道。

「自然有用處。」

「喬喬,你……」顧清風說道這裡停頓了一下,幾息后,忽然又開口道,「告訴我她在哪兒,我馬上將紅靈玉髓給你。」

「她距離這裡幾千里,您的身體連走路都不成,你怎麼去見她?」

「喬喬,你知道那老人是我的什麼人嗎?」

「不敢確定,她只是喃喃著在哪裡見過我,所以,我不能做判斷。」顧喬喬一字一句的說道。

「她說見過你?」顧清風略微提高了聲音。

「是的,她說看我眼熟,我想,這是可能和我的長相有關係。」

顧清風的眼睛泛起了一絲猩紅,今天的意外一個接一個的來,如果是以前他的身體,肯定是不成的。

他看著顧喬喬,嘴唇顫抖著說道,「顧喬喬,你為什麼和我提玉石懷錶的事?你在哪裡看到我年輕時候的照片的?」

「因為玉石懷錶里有您的照片,至於我怎麼看到您年輕時候的照片,這個我還真不能告訴您。」

「那照片里還有誰?」顧清風啞聲的問道。

「一個少年。」

「你認識嗎?」

「不認識。」

顧清風顫抖的手抓住了顧伯,「你去將坤兒的照片拿來。」

顧喬喬眉頭一蹙。

這裡竟然有爺爺的照片嗎?

沒想到顧伯拿來的竟然是一張顧坤五歲時候的照片。

但是,卻還是依稀能看出爺爺的影子來。

顧喬喬拿著照片,反覆的看了半天,半晌才點點頭,「有八成像。」

這就是了。

顧伯欣喜的看了一眼顧清風,激動的說,「老當家的,大夫人還活著嗎?」

「也許是她,也許不是她,只有見到本人才知道。」顧清風到了這個時候,也終於的回過神來。

眸光複雜的看著顧喬喬,這孩子到底還知道什麼?

接著問道,「她家裡人都有誰?」

「只有一個養女和她相依為命。」

「她其他的家人呢?」

「這個不知道。」

沒有家人?

不對啊,假如她真的是玉娘,她是和坤兒一起走的,應該和坤兒待在一起的,怎麼會有一個養女呢?

他忽然問道,「喬喬,那張照片上的少年,你真的不認識嗎?」

「嗯,不認識。」顧喬喬眼都不眨的說道。

「真不認識?」他再次不死心的問道。

「嗯,真不認識。」顧喬喬說完之後,卻眸光輕轉,「那少年是您的兒子吧?」

「是的。」

「是顧城嗎?」

「不是,是顧坤。」說道這裡停頓了一下的顧清風接著說道,「顧城是二夫人的兒子,是我的養子。」

什麼?

顧喬喬驀然一楞。

卻難道,顧城不是顧清風的兒子嗎?

那麼上輩子的他們全家是被沒有一點血緣關係的小妾和養子給害死的?

顧清風真偉大埃

養大了別人家的兒子,然後害死了自己親生兒子滿門。

顧喬喬定定的看著顧清風,心裡的恨意翻湧如海浪。

她想,不是她不分青紅皂白,確實是顧清風引狼入室。

而後又不作為,由得那個小妾和養子興風作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