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重生軍少辣嬌妻>第207章 我後悔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7章 我後悔啊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同人競技

顧伯開車回去的時候,卻發現顧清風的精神狀態似乎比早晨的時候好了很多。

眼睛里迸發著平日里沒有的神采。

顧伯很高興。

坐在了椅子上,給顧清風倒了一杯水。

顧清風接過來,看著自己的老夥伴,「你怎麼看?」

「假如顧喬喬真是大少爺的後人,咱們顧家終於後繼有人了。」顧伯欣慰的說道。

「嗯,是的。」顧清風點點頭,「剛才我就想了,顧大山也許真是我的坤兒,你看,坤兒的小字是山人,人字加一橫,就是大字,所以,他給自己改名叫顧大山。」

顧伯一怔,仔細一想卻又覺得心酸。

顧清風接著說道,聲音裡帶著悲涼,「可是,他已經死了,死在了我的前頭,所以我寧願相信顧喬喬和我沒有任何關係。」

沒有關係,那麼也就側面證明他的兒子還活著。

「老當家的,別多想了,等你身體好了,我們一起出門去親自調查,這次我們會準備好的,誰敢阻攔,一定會讓他嘗嘗咱們的手段。」

顧伯平靜之中帶著一抹凌厲之氣。

老虎不發威,真當他是病貓嗎?

「張毅那件事處理的怎麼樣了?」顧清風問道。

「已經處理完了,那個副礦長這次是真的栽了,想要找他算賬的人實在太多了,估計這十年都不敢再出現在滇南了,而剩下的幾個小嘍怕受到連累,陸陸續續的走了……」

玉石礦,也算是清算乾淨了。

剩下的就是自己人在那裡好好管理了。

「嗯,不錯。」顧清風滿意的點頭,接著說道,「等張毅回來,就開始清算資產,將北山別墅和御寶軒抵押給銀行,拿著貸款去投資新疆的和田玉石礦。」

新疆的和田玉礦,那不是說是無底洞嗎?

顧伯自然是知道那裡的,如果開採,是要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了。

而且,能不能有質量好的玉石,還要靠運氣。

顧伯轉念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關鍵。

點頭欣然同意,「好,等他回來我們就操作。」

到了這個時候,顧伯才知道,將所有的房產證明放在自己的手裡有多麼的重要。

假如寧宛如不是太貪心,不是這麼早就暴露了狼子野心,也許,老當家的會在死之前,將別墅給她。

只是可惜埃

「假顧坤的事先別查了,除了寧宛如別人不會弄出這麼複雜的連環計來,她早年和玉娘總在一起,將那塊玉佩弄到手,也不是不可能的,而且假如那人是別人弄來的,寧宛如和顧城怎麼會這麼安靜的接受?」

「可是,假顧坤不是死了嗎?」顧伯提出了自己的懷疑。

「那也是因為他們看到我又醒了,又活了下來,聽到我那天說的話,這話別人聽不懂,寧宛如是一定能聽懂的。」

顧伯沉默了一瞬,才點點頭,「我明白了。」

顧清風在顧伯的幫助下,再次的躺下來,輕聲的說道,「我要快點好起來,一定要快點,從現在開始,我一定要按照醫生的話好好的配合治療,再加上這個,我一定會做到的。」

顧伯鼻子一酸,想起了老當家最近的遭遇,忽然問道,「給二夫人一個名分,給顧城一個家,您後悔嗎?」

顧清風看著頭頂的天花板,半晌之後,才喃喃道,「不後悔,給她名分和給顧城一個家,是我親口答應常兄的,但是,我後悔給了他們太多,人心不足蛇吞象,我不應該給他們本就不屬於他們的東西,這事我後悔礙…」

低沉的聲音里,帶著無盡的悔意。

顧伯給顧清風整理好被子,低聲道,「老當家的,這事都過去了,咱們不再提了,往前看,一切都會好的。」

顧清風嘆了一口氣,雖然身體好了,但是今天的事情還是需要靜下心來捋一捋。

他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而此時的北山別墅,寧宛如正狠狠的盯著那一塊金玉石雕。

此時這裡沒有人。

她咬著牙咒罵著,咒罵著顧喬喬,咒罵著眼前的這塊價值二十萬的破爛石頭。

隨後,伸出手去拿金玉石雕,卻忽然感覺好像手被針刺了一下的疼痛。

她忙放下了金玉石雕。

眉頭緊緊的皺著,果然,這塊破爛的石頭和她犯沖。

而這破爛石頭,就和它的主人一樣下賤。

寧宛如越想越覺得渾身都難受,她站起了身子,剛要去洗澡,就聽到外面有匆忙的腳步聲。

轉頭一看,竟然是吳管家。

寧宛如皺緊了眉頭,不悅的盯著越走越近的吳管家,心裡頭忽然升起了煩躁,卻壓抑著沒有去斥責。

吳管家匆匆的走近,在寧宛如的面前停下來,低聲的說道,「二夫人,剛才那頭打電話來,說是顧伯開車去了秦家,將顧喬喬接到了醫院,待了有一個多少小時,然後又送了回去。」

「什麼?」寧宛如驀然的提高了聲音,尖利刺耳,讓吳管家都嚇了一跳。

看寧宛如的神色,卻又忙將這話又重複了一邊。

寧安如的臉色都黑了下來。

惡狠狠的罵道,「都是一群廢物,怎麼就讓他們見面了,為什麼沒人攔著?」

吳管家低頭沒有說話。

寧宛如再次的開口,「這個老不死的老東西,命可真大,怎麼就弄不死他呢?」

「二夫人?」吳管家覺得有必要提醒一下寧宛如,卻沒等說完呢,就被寧宛如給打斷了。

寧宛如的聲音帶著凌厲和怒氣,「什麼二夫人,顧家只有一個夫人,那個人就是我。」

說完,就開始胸口劇烈的喘息起來。

似乎很不舒服的樣子。

半晌之後,吳管家還是關心的問著寧宛如,「夫人,您今天的情緒不好,怎麼了?」

寧宛如似乎這才反應過來,對著吳管家一揮手,「算了算了,讓我靜一靜,」

說完,就有些踉踉蹌蹌的朝著自己的室走去。

吳管家不好在跟了,只能擔憂的看著她,等寧宛如的背影消失在了視線里,才看向茶几上的那一座金玉石雕。

確實是巧奪天工的玉雕。